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七 血与纯真 下

章三十七 血与纯真 下

    只是刹那之间,李察就已经看出了许多东西,而艾琳却冲了出来,站到李察面前,有种想要扑进他怀里的样子,却生生忍了下来。她伸手把李察拉进了房间,然后向外面看了一眼,才砰的一声把门关上,锁死。

    艾琳背靠着门,盯着李察,胸膛急剧起伏着,脸上更是泛起潮红,显得非常激动。

    李察却在打量着房间。这是一套很小的房子,由里外两间和一个小小的浴室构成,功能齐全,却小得可怜,站在门边就已经可以把所有的角落都看个清楚,而且只有卧室那边有一扇通向天井的窗户,其他空间都是四面墙壁。房间中也有配备魔法灯,不过没有点亮,而是代之以一根蜡烛。

    狭小的房间中已经满是蜡烛的烟气,却也难掩少女身体馨香的味道。房间非常小,卧室中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个柜子,浴室则只能站着洗澡。外厅并不比卧室大多少。房间中的东西很多,却码放得非常整齐,而且巧妙地利用了空间,竟然没有多少拥挤的感觉。

    就在李察观察着房间时,艾琳忽然看到李察的指缝间有溢出的鲜血,而且自己的手也有些粘粘腻腻的。她伸手在面前一看,借着摇曳蜡烛的光芒,看到手心中满是鲜血!

    想到刚才是拉着李察的手把他拉进房间的,艾琳禁不住惊叫起来:“李察!你受伤了?”

    李察随意挥了挥手,有些漫不经心地说:“一点小伤,没事。”对他来说这的确是一点小伤,根本不值一提,特别是看过纳亚处理血鹦鹉的全过程之后。

    艾琳却看清了他手掌的伤,本来铁条的粗糙表面就几乎划破了手指到掌心的所有皮肤,李察又数次自己按压,弄得伤口一片狰狞,似乎整个手掌都绽裂开来的样子。

    她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叫起来:“你怎么会受伤的!他们答应过我不会真正伤害到你的……”

    话一出口,艾琳即刻掩住了嘴,脸色一片惨白。而李察则抬起头,没有多少意外的表情,锋锐如箭的目光在艾琳脸上扫过,把她的一切反应都收在眼底。然后他的目光转为宁静深远,平静地说:“你果然也参与了。那么告诉我,他们是谁?”

    李察越是平静,艾琳就越是感觉到寒冷。她下意识地抓紧自己的衣领,深深地低着头,以几乎不可能被听见的声音说:“是米妮。她来找我,让……让我把你引到这里来,她说有些私人的事想要和你说。我……我没有办法拒绝,所以只好答应了。”

    “可是米妮答应过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而且她说过,你是殿下最喜欢的学生,她怎么敢伤害你?”艾琳的声音越来越高,倒更象是在拼命说服着自己。

    而李察则非常平静,问:“米妮?她给了你多少钱,还有,什么原因让你无法拒绝?”

    艾琳这里也逐渐平静下来,苦涩的笑了笑,说:“一共五百金币,另外她答应不找我父亲的麻烦。”

    “五百金币?原来我只值这么点。不过再加上你的父亲,份量就差不多够了。”李察自嘲地笑了笑,然后看着艾琳,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问:“你的第一次也是卖掉了吧,能告诉我卖了多少吗?”

    艾琳脸色瞬间苍白了一下,头低得更深了,但片刻之后还是说:“两千金币。”

    “四瓶普通的魔力恢复药剂。”李察用近乎残酷的方式点评着这个数字,并且继续追问:“对方是谁?你为什么宁可赚他的钱,也不愿意用我的?”

    这是一个很老的问题了,而且也曾经提起过。这一次,艾琳没有选择逃避,她象是豁出去了,很快地回答:“是斯迪文森,也是殿下的学生。我那个时候急需用钱,而他恰好在这时提出了要求。我……我只是在边缘区中生活的普通人,勉强沾了点贵族的边。以他的势力和身份,我没有办法去拒绝。”

    “斯迪文森……”李察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重要的一环咔嗒扣上了,所有的事情如拼图般,次第明朗,一块一块拼接起来,阴谋的轮廓则渐渐清晰。可是他心里依然有些结无法打开,并且身体最深处那些暴虐的血脉也开始蠢蠢欲动。

    “你现在是什么价?”

    李察的话让艾琳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她象是不堪忍受寒冷般抱紧了自己,低声说:“除了斯迪文森,暂时还没有别人。他偶尔会来找我,每次给我两百或者是三百金币。有时候我……很需要钱的时候,也会去找他……”

    “你现在什么价?”李察再次问了一遍。

    艾琳终于咬了咬牙,说:“我欠你一千六百金币,如果是你的话,一百一次吧!”

    李察缓缓伸手,抓住她胸衣的前襟,正在胸膛里躁动的暴虐越发严重,几乎压抑不住。他忽然很想要看到血,而艾琳刻意回避的一个事实更是反复不断地在他心中回荡着。

    “就为了五百金币,你就出卖了我,差点让我没命?!”

    李察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几句话,双眼不知何时已布满了血丝。他双手猛然一分,嗤的一声,艾琳的睡袍已被撕成两半!李察抓起艾琳,走进卧室,把她扔在床上,然后狠狠地压了上去!

    粗重的喘息、野兽般的低吼和少女从喉咙深处涌出的呻吟交织在一起,填满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艾琳就象一叶在狂风骇浪中的小船,身不由已的上下起伏。她的双手紧紧抓在李察的背肌上,到最难以忍受的时候,嗤的一声,在李察的背上留下十道深深的血痕!剧烈的痛楚让李察叫了一声,可是疼痛对此刻的他来说就象是投进火头的干柴,只会让身体中的烈焰燃烧得更加猛烈,于是艾琳的叫声也提高了八度。

    暴风雨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两个人只知道最终分开时,都没有多动一下的力气。

    床十分狭窄,必须紧紧依偎着,才能容纳下两个人。艾琳和李察并肩躺着,一起凝望着灰色的天花板。也不知道如何开的头,少女开始幽幽讲述自己,而李察则在默默的听着。

    和许多故事的主人公一样,艾琳出身自小贵族的家庭。父亲是一位世袭爵士,拥有一块包括两个村庄的小领地,位于圣树王朝边境,毗邻尼奥侯爵领,距离索拉姆公爵的国度也不算太远。如果严格地梳理一下从属关系,艾琳的父亲属于尼奥侯爵附庸的附庸,所以对于她来说,米妮和索拉姆都属于根本无法拒绝的人。

    艾琳的父亲对艺术情有独钟,并热衷于上流社会的交际,惟独不擅长经营领地。所以日积月累下来,债务逐渐变成了一个无法偿还的天文数字。而艾琳从十岁起就被送入深蓝学习魔法,她的确有不错的魔法天赋,但那是以父亲领地的标准而言。在深蓝中,她根本什么都不是。很快,艾琳用光了积蓄,并且从家中得到的资助也越来越少,她只能依靠自己维持在深蓝的生活和学习。而没有钱,她的在魔法领域的进展也随之放缓。

    老爵士根本资助不起一个在深蓝中成长的魔法师,他也并不想培养一个大魔法师出来。爵士真正的想法其实是打上了深蓝的光环后,艾琳就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用贵族之间的通用语讲,就是艾琳可以嫁给一位子爵作夫人了,或者给某位伯爵甚至是势力不大的侯爵当个情妇。而没有深蓝的经历,艾琳只能作一位男爵夫人,而那位男爵的条件高下还要取决于艾琳的嫁妆。

    所以艾琳拼命的赚钱,只为能够继续留在深蓝。一旦她回到家族,就会被当作政治婚姻的一个筹码。而另一方面,老爵士没有逼迫她立刻回去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他的债务已经达到了危机的临界点,随时有可能被收走领地。债主们之所以没有向巡回法庭申请强制爵士破产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会认真考虑一个能够留在深蓝中学习的少女魔法师的前途。他们不愿意为了催收债务而得罪一个未来的大魔导师。艾琳只要留在深蓝一天,债主们就不会太过分。当然,如果她肯回去,债务问题也会迎刃而解。已经有一位上了年纪但是有丰厚资产的丧偶子爵表示愿意为爵士负担债务,前提是艾琳同意嫁给他。

    米妮显然已经调查过了艾琳的身世,清楚她父亲此刻的处境。如果艾琳不肯配合,那么米妮会通过自己家族的力量,立刻收走爵士的领地。爵士早已处于资不抵债的境地,现在领地中的收入在支付了债务的利息后,就已经连维持起码的体面生活都力不从心了。若是被收走领地,也就意味着被剥夺了贵族头衔,对爵士也好,对艾琳也好,都意味着阶层地位下了整整一个大的台阶。

    而且米妮还暗示过艾琳,她想要私下接触李察,有一部分是男女之间的原因,并且承诺了绝不会伤害李察。何况不还是有苏海伦殿下的威严在吗?

    “所以,我根本没有办法去拒绝。”少女最后说。她伸出手去,握住了李察的手,抚摸着他掌上的新伤,问:“他们没有对你做太过分的事吧?你伤得厉害吗?”

    “没事,麻烦已经全部解决了。”李察淡淡地说。

    他并没有说明麻烦是如何‘解决’的,也不想去解释整个过程。艾琳的话中有无法掩饰的关心,在他的真实洞察中并不虚假,可是她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并且这种关心也没有强烈到让她拒绝米妮。对于艾琳来说,尼奥和索拉姆就是眼前的两座大山,已经足够庞大到可以阻挡一切景物的地步。至于新近发生在尼奥领地的战争,目前却只是在大贵族间才流传着的秘闻。等传到艾琳这里,还有很长一段路途要走。

    不管艾琳有再多的理由,最终仍是为了五百枚金币出卖了李察。事后看来她的决定很愚蠢,因为她并不十分清楚李察的背景身世,更不清楚苏海伦和李察的特殊关系。可是大多数普通人在做决定时,都不会得到足够多可资判断的信息,所以决定是英明还是愚蠢,多少要取决于运气。

    艾琳从最初略带纯真的坚持,到最终屈身于斯迪文森,表面原因是她无力偿还的债务,而债务形成却是因为她的家族和自己都没有能力负担在深蓝中的生活。

    “那为什么不回去?你可以恢复正统的贵族生活,也不用过得这么辛苦。”李察问。

    “不!我不要回去!那里只是一个乡下小地方,你无法想象生活的枯燥乏味。就算我嫁给一位子爵,也只是从一个小村子走入另一个大点的村子而已!每天住在阴暗的城堡或者镇上别墅里,和佃农、奴隶、仆人打交道,每隔一年生一个孩子,再找几个附近领地的贵族做情人,这就是生活的全部!也许一生只能见到几次伯爵。而深蓝不同,这里的每一寸地方都充满着梦想,随时都有可能看到在整个大陆上都有身份地位的大人物。这里是能够改变我命运的地方!”

    少女的声音充满了激情和热切,却让李察久久无语。

    “留在深蓝就那么重要吗?”

    “非常重要!”

    在深蓝中接近三年,李察看到太多的人每日苦苦挣扎,只是为了能够留在深蓝。只要能够留下,他们甚至愿意付出一切。在今天之前,李察都对此无动于衷,对这些人既没有偏见,也不会同情。可是现在,同样的事发生在艾琳身上时,却让他的心再次感觉到隐隐的伤痛。

    不知过了多久,李察才淡淡的说了一句:“嗯,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