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九 惶恐 下

章三十九 惶恐 下

    米妮点了点头,于是铺开一张信纸,给自己的父亲尼奥侯爵写了一封风格类似的信。她的心理负担其实比斯迪文森要小得多,因为她早已被父亲放弃了。压榨出来的每一个金币,都是额外的收入。

    魔法阵的光芒忽明忽暗,把四封信彻底吞噬。斯迪文森又发出最高级别的魔法讯号,召集所有在深蓝中的手下到自己居住区集合。

    米妮知道这个魔法讯息的含义,再次忍不住说:“这样不是把所有的人都暴露了吗?”

    斯迪文森看了米妮一眼,然后自嘲地笑了笑,说:“别天真了。我们还有什么是对方不知道的吗?”

    龙脉术士下意识地转动着手指上的魔法戒指,不断思索着眼前的局势,说:“……把我的人全部召集起来,其实也是一种姿态,表示我已经彻底承认失败,不会再做什么了。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对方暂时放下随时都可能到来的致命一击。而且,这也是要惊动深蓝的上层,让他们必须做点什么。如果他们什么都不做的话,才是最可怕的。”

    此时,斯迪文森几乎已经承认所有的行动和计划都失败了。

    不过,他想到的是另外一个可能性。心里暗自诅咒着那个一开始带领他参观深蓝的老法师,就是从这个饶舌的老头那里得知“李察是未来的构装师”,也得到了一些附带消息,例如李察是一个人在深蓝求学。而他居然就这么相信了,后来也没有想到要去求证。一个大家族族长的直系子弟,被作为未来构装师培养的重要人物,怎么可能身边没有人手?

    斯迪文森判断阿克蒙德家族在深蓝的人手,战力至少要超过血鹦鹉他们那组从10级到14级的杀手们一倍,在外面这不是太值得担心的力量,但是现在他自己身边的一点人手是抵挡不住的。虽然深蓝不允许直接的暴力,可导火索是由他这一方点燃的,深蓝甚至不用介入,只需要保持沉默……想到这里,寒暑不侵的龙脉术士打了个冷战。

    片刻之后,战职者进入了居住区。他的脸色非常难看,眼框深深陷了下去,双眼中布满血丝,显然在焦躁不安中度过了一夜。一见到斯迪文森,他立刻跪下,沉重地说:“少爷,还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我准备自己出去探查……”

    斯迪文森挥手制止了他,说:“不用探查了,一会带着你的人回去,此前所有的命令全部取消。你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就和平时没接到命令时一样就行。如果……如果你们偶尔间听到了什么消息,那么就来告诉我,但不要去刻意打听什么,懂了吗?”

    战职者起初有些糊涂,随即明白了斯迪文森话中的意思,脸色不禁更加难看了。

    斯迪文森看了看魔法时钟,又皱了皱眉,说:“神术师呢?他怎么还没到?”

    就在斯迪文森等得开始不耐烦时,神术师终于到了。他一脸神秘的拖着个长方形的大箱子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摆放在地上,然后才向斯迪文森行了一礼。

    “少爷,这件东西是我偶然间发现的,据说是李察曾经用过的一具魔法人偶,因为没有修复的价值,原本是准备回炉的。但我认为它很有价值,需要给您看看,就花了三万金币把它买了下来。”神术师说。

    三万金币?即使在深蓝一个魔法人偶也不过一千多金币而已,何况还是被使用到无法修复的魔法人偶?

    斯迪文森和米妮都对人偶本身感到好奇,只有战职者出于竞争考虑,置疑了神术师购买的价格。一个原始成本不超过2000金币的人偶,却用三万金币买回来,这中间的差额却贪污得太过火了。无论是幅度还是绝对数量,都超出了斯迪文森能够容忍的底限。

    神术师知道这一指责的厉害,顾不得再故作神秘,连忙一边把人偶拿出来,一边迅速解释。

    原来负责销毁回炉这批魔法人偶的是黑金的得力助手,他一直和手下嘟嚷着李察用过的人偶是多么的奇怪。而他的手下中有神术师的朋友,所以神术师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助手和灰矮人有着共同的特点,即都对遵守深蓝的规矩有着近乎偏执的坚持,但却又并非是完全不可动摇的,只要开价足够即可。在看过一眼李察使用过的人偶后,神术师即刻决定必须把它带给斯迪文森,于是就有了三万金币这个不可思议的价格。

    人偶被取出的瞬间,斯迪文森就被上面遍布的破损和伤痕所吸引。上面那些斑驳的血渍看起来触目惊心。他伸手轻轻抚摸过人偶上的凹陷断裂,问战职者:“你怎么看?”

    战职者脸色十分凝重,说:“看不出有针对要害部位的特殊攻击,应该都是胡乱打击。但是力量却大得惊人,只有训练有素的十级战士才能可能爆发出如此力量。这具人偶应该有着和标准骑士半身板甲相同的防御力,也就是说,李察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可以一拳击毙骑士的地步。但他不是一个魔法学徒吗……”

    尽管已经很肯定事情的结局,可是看到这具人偶,对事情过程的判断似乎又开始转向了一个诡异的方向,斯迪文森再次感觉到阵阵寒意涌上心头。一个拥有十级战士力量的魔法学徒?其实并没有那么不可思议,只是单纯力量的话,种族天赋、血脉能力、乃至于某些强大的魔法物品都可以提供。问题在于,李察身边乃至身上究竟还隐藏着多少他不知道的秘密?

    斯迪文森第一次觉得,他或许选错了对手。可这并不是他能够自主选择的,毕竟他只是自费学生,而苏海伦又只会培养一个构装师。

    “为什么不早点把它拿给我?!”斯迪文森冲着神术师咆哮着。

    神术师实在无言以对,他也是今天早上才得到的消息,能够在这时把人偶背过来已经足够凸显能力了,怎么可能更早点?

    等斯迪文森的怒火稍稍平复,战职者才提醒:“少爷,人偶的头……”

    斯迪文森这才注意到这是一具无头的人偶,本来该是最要害的头部不知道去了哪里,颈部的切口却十分平滑,没有另一边的切口做比对,一时无法确定是怎么切除的。看到斯迪文森的目光向自己望过来,神术师立刻说:“据说这个人偶的头部很特殊,所以黑金把它拿去当成自己私人的收藏品了。我问过黑金的助手,这个头属于可以转让的那类藏品,只是可能价格会很贵,至少要十万金币……”

    很特殊的头部?

    “我给你十五万,去把那个头给我拿回来!”斯迪文森已经不在乎花费了,他至少要多了解些自己的对手,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从而计议下一步的方向。

    神术师看了一眼战职者,建议着:“少爷,要不换个人去吧。”

    斯迪文森摇了摇头,说:“不,就你去。我相信你!”

    神术师一脸感激的离开了,临走前狠狠地盯了战职者一眼,眼神中充满了阴狠。

    斯迪文森并没有等很久,才刚过半个小时,神术师就回来了,只是他的脸色非常灰败,双手捧着一个精致的铜制带锁箱,却迟疑着不愿意打开。斯迪文森一言不发,上前抢过铜箱,啪的一声打开,一把将里面的人偶人头捞了出来,然后怔住。

    这是一个光洁如镜的人偶头部,和崭新的一模一样,都可以倒映出人的面容来。和身体比起来,它的确很特殊,因为找不到一丝伤损。

    “就这东西花了十五万金币?”斯迪文森的声音冷得如同地狱中吹出的阴风。而神术师则汗流浃背,硬着头皮说了声是。

    斯迪文森忽然大笑几声,把人偶头部抛进了远处的垃圾桶,说:“好,买得好!只要钱能花出去,就是好事!”

    战职者和神术师都有些莫明其妙,只有米妮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她却无法象斯迪文森那样笑出来,人偶身体上每一处凹痕,每一点血渍,都沉甸甸地压在她的心头。从这具人偶身上,她看到了一个疯狂的如野兽般的李察,可是平时却又能把行将喷发的火山埋藏在内心深处。只要有第二个选择,她就绝不愿意选择李察这样的敌人。就如斯迪文森刚刚失态时咆哮的那样,为什么不让他们早些看到这具人偶?

    所以米妮知道,斯迪文森现在说不定心情更加沉重了。只是黑金肯收钱,算是最大的好消息了,让他们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线希望。

    此时,黑金的心情同样不错,正一边哼着风暴之锤部落的战歌,一边整理着深蓝的帐目。在计划外收入那一栏的细项下,先是写下一行30000,再添上一笔150000。写完后看了又看,简直觉得每个数字都和宝石原矿般圆润饱满,让他大为满意。而成本,只有区区不到十个金币。就是魔法人偶熔炼以后能回收的那点钢铁的价格。能够把这么一个本该直接扔在大熔炉的东西卖出天价,黑金觉得自己简直就要接近艺术的境界了。谁说财务官的活就只是记记帐而已?

    额外的收入让黑金灵感如潮,而他也丝毫不觉得这笔钱有什么烫手的地方。既然所有的金币都进了深蓝的库房,那么哪怕是再多的钱,他都敢收。

    PS:飞机晚点,未来得及更新,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