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一 题目

    灰矮人的建议是,再给双方半年的时间,半年后举办一场比赛,让李察和斯迪文森在魔纹构装的造诣上一较高下。而题目由苏海伦殿下现在指定,这半年时间就算是双方学习提高和准备测试题目的时间。李察和斯迪文森谁能真正继承苏海伦在魔纹构装方面的知识,就由这场比赛的结果决定。

    所有大魔导师们顿时心中雪亮,所谓再给一次机会,说白了只是灰矮人想要从斯迪文森身上多赚半年学费而已!

    难道殿下的财政状况已经恶化到了如此地步?不过他们立刻反应过来,传奇法师的财政只会过度健康,出问题的不过是深蓝的财政而已。

    在任何以收集更多金币为目标的生物眼中,时间都是非常珍贵的,诺兰德大陆的时间就更是如此。所以在做出决定后,传奇法师根本没有耽误任何时间,直接在会议上就决定了半年后比赛的题目。

    决定和题目会在当天晚些时候就送到李察和斯迪文森手中,当然米妮也会收到一份。但没有人会对她抱以任何希望。尼奥侯爵战败的消息早已传到深蓝高层,以大魔导师为中心,以他们亲近弟子同僚为外围的深蓝核心圈子,看待李察的目光已经大为不同。以前李察仅仅被认为是个有着惊人天赋的小家伙,并且幸运地得到了殿下的宠爱而已。而现在,随着阿克蒙德家族如火山爆发般崛起,已经没有任何人敢于从家族势力背景上居高临下地俯视李察,最多是在背后骂几句暴发户的儿子而已。

    夜幕降临时,斯迪文森的居住区中猛然爆发出一声欢呼,斯迪文森捧着一纸文书,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反反复复看了十几遍,才敢相信这真的不是梦。

    第一次,龙脉术士觉得苏海伦是偏爱他的。

    染血的阴谋非但没有得到惩罚,甚至连提都不曾提一句,他曾经最担心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既然深蓝高层已经对这件事做了定论,那么无论阿克蒙德家族或者李察本人隐藏了多强大的力量,他都不必担心接下来会面对直接的报复。而最让他欣喜若狂的则是,原本以为已经在自己面前彻底关上的那扇构装师大门,现在竟又重新打开,并且给了他和李察一次公平较量的机会。

    公平吗?斯迪文森一点也不这么觉得。

    他是龙脉术士,已经十七岁了,魔力更是超过十级,并且身后有整个家族财力的支持,最重要的是,他身后还有一位真正的构装师!而比赛的时间被订在半年之后,题目却是现在就发了下来。这简直就是在鼓励他去作弊!虽然解开题目所需的构装要斯迪文森自己制作安插,但是材料却可以由家族代为处理并且提供,而且设计方案完全可以由圣克鲁斯来制订完善!半年的时间,足够斯迪文森针对特定方案补齐所有的短板,并制造出相应的魔纹构装。

    他的居住区多了两个铁笼,其中一个加持了禁锢魔法的大铁笼中关着一只强壮的冬狼。这种身长两米的巨狼是北方特有的凶悍魔兽之一,除了强悍的肉体力量,还可以依靠天赋施放冰冷缓速和冰箭两个魔法,并且活得足够久的冬狼还能喷出寒冷吐息。而另一个笼中则关着几只肥壮的极地雪兔。这种雪白毛皮的兔子拥有出众的抵抗寒冷能力,繁殖极快,然而除了灵活的动作和快捷的速度外,没有一点攻击能力,是北大陆随处可见的最初等魔兽,也是整个魔兽食物链的基石。冬狼便是以雪兔为主要食物。

    苏海伦的题目就是,利用自己制作的魔纹构装武装雪兔,然后战胜冬狼。很简单,却也是很困难的题目。

    冬狼的力量自然完胜,而并不比雪兔慢太多的奔跑速度,再加上攻击距离超过三十米的天赋魔法,雪兔在冬狼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天生的弱小又使它们很难成为好的魔纹构装载体。任何一种初阶魔纹构装都不足以让雪兔和冬狼抗衡,而想在它小小的身躯上加载第二个魔纹构装,就不是初级构装师能够完成的课题了。

    可是再困难的题目也有解决的办法,如果圣克鲁斯不能解决的话,斯迪文森相信李察也不可能完成。而且规则也说得很清楚,如果双方的雪兔都没能战胜冬狼的话,就会对战果进行评估,根据战果高低来决定胜出者。

    狂喜之后,冷静下来的斯迪文森开始认真思考传奇法师的题目。在比赛日,由深蓝提供的冬狼肯定是实力相近的,但是雪兔则是由李察和斯迪文森自己准备的。和所有魔兽一样,雪兔也有大小强弱之分,因为需要加载魔纹构装,经过挑选的强壮雪兔和普通雪兔的最终战斗力也截然不同。半年时间,足够培养出两代全新的雪兔。要知道索拉姆家族可是以培养魔兽见长的,半年之后,斯迪文森一定会以一只全新的雪兔给李察一个大大的惊喜。

    培养新品种魔兽需要巨大的投入,在这种时刻就可以被忽略不计了,假如斯迪文森能够赢得这一仗,那么以前的一切投入都是值得的。铁笼中的冬狼和雪兔,都是深蓝免费提供的试验品,但仅此一回,以后再要使用就需要高价购买,或者干脆自己去捕捉。

    人在绝境中陡然看到希望时,迸发的能量往往是巨大的。斯迪文森已经承认了自己在天赋上的失败,但却决心在新的机会面前,倾家族之力,用金币铺就一条通向构装师的通途。

    一封说明了事件最新进展,以及表达了斯迪文森决心的信再次投入魔法阵。没过多久,通讯的魔法阵就点亮,一页魔法信笺被传送回来。信是索拉姆公爵亲笔所写,只有寥寥几行,但意思却十分清楚。索拉姆家族将会倾力支持斯迪文森,夺得这次构装比赛的胜利。信的最后,公爵只提了一个要求,不要再做蠢事。

    斯迪文森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歌顿在命运之日的事迹已经传遍大陆,现在阿克蒙德家族在地位上并不逊色于索拉姆家族。如果斯迪文森再干出类似于刺杀未遂的蠢事,那么谁都救不了他。

    而斯迪文森这一次决心在规则的范围内堂堂正正地击败李察。苏海伦对他还是偏爱的,只是她的口味……略显奇特而已。龙脉术士觉得既然传奇法师连李察都可以入口,那么将来有朝一日未必不会轮到自己。等到那一天……真的有那么一天,斯迪文森却并无绝对自信。有一个关键点是难以绕开的,拥有浓郁龙血的术士很可能在传奇法师面前根本无法振作男人的雄风,除非传奇法师肯收敛她的逆向龙威。但那玩意是能收敛的吗?至少龙威是无法收敛的。

    而在低了几层的居住区中,李察正蹲跪在铁笼前,观察着冬狼和雪兔。传奇法师的决定也让他感到非常意外,初时甚至还有些委屈和怨恨。不过随着对题目的不断研究,李察已经把所有的情绪都抛诸脑后,专心沉浸在魔纹构装的世界里。

    他已经把所有有记载的初阶魔纹构装都过了一遍,却觉得没有任何一种足以让雪兔战胜冬狼。特别是冬狼有着很强的毒素抗性,哪怕是为雪兔附加短时间的剧毒属性,也至多是让冬狼吃下肚子以后感觉到不适而已。

    李察继续翻动着身边那本厚厚的构装入门,他的查阅内容已经到了二级目录,但还是没有足以让雪兔战胜冬狼的构装。而从三级构装开始,才开始有了能够为目标生物附加各种能力的魔纹构装,而不再是简单的属性加成。五级构装甚至可以模拟血脉能力,比如说著名的天国武装,就可以为目标附加圣洁属性,并且增加诸多天界生物的能力。

    李察合上书页,不再去看后面那些名目让人眼花缭乱的高级构装,重又把目光投向铁笼,他目前仅仅制造成功过一个半成品的初阶构装而已,按照正常进度,就是半年之后,也只可能制作初阶的魔纹构装,根本不可能做出二阶构装来,更不要说三级以上的构装了。但是苏海伦不可能给出一个明显无法完成的题目,所以李察开始思索。

    在魔纹构装的世界中,有无穷多的可能。已有的标准构装仅仅是构装世界中很小的一角,那些真正在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构装师的作品都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几乎无从模仿。想到这里,李察若有所思。既然标准魔纹构装无法解决问题,那么不若干脆绕过它们。

    创造才是构装世界永恒的主题。

    想到这里,李察豁然开朗。传奇法师其实是通过这次考试检验他是否具备通向圣构装师之路的必备素质,那就是创造。

    圣构装师不能是他前进的终点,因为深蓝咏叹是超越了五阶的魔纹构装。虽然现在只是一个实力低微的学徒,可是李察的骄傲却使他愿意倾尽一生之力去完成对苏海伦的承诺。在他的人生中,这个承诺的重要性仅次于妈妈的遗愿。

    直到许久以后,李察才明白,这种发自灵魂深处的骄傲其实属于阿克蒙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