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五 山与海 中

章四十五 山与海 中

    顷刻间,大厅中众多强者都对那股无名力量暗自做了个评估,并且得出了并不让人愉快的结论。

    这时从大厅中走进一行人,最惹人注目的是被人群簇拥在中央的一个少女。少女穿着一袭风格奇异的武者袍,上面饰以各种野兽图纹。除了与大陆迥异的样式和图案,她的衣饰无论是质地还是配件并不出众奢华,然而却能让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把目光集中到她身上来,有如万兽中真正的王者。

    少女身材匀称高挑,微茶色的皮肤并不绝对细腻,却似在散发着朦朦光芒。长及腰部的头发接近黑色,随意披散,上面编着七八根小辫子,辫梢则挂白骨、珠宝、兽牙等各种装饰。

    她的美丽,是混和了绝色、蛮荒、苍凉、古老与霸气的美丽,有种让人说不出的味道。而左脸上用苍白色颜料涂出的两条带着蛮族气息的色带,则让人过目难忘。那两道苍白色带,自然而然就在散发着无尽荒原山脉的气息,涂抹手法也古老刚劲,就是普通人看了也能够感受到它内中蕴藏的隐约力量。而真正的强者则为之色变,他们自然能够看出这不是单纯的装饰,却分辨不出属于魔纹构装还是蛮荒大陆流传的圣者图腾。无论是哪一种,都说明少女绝不简单的身份。

    少女的姿态窈窕美丽,步伐却绝不轻盈。她每一步落下,大厅中都好似随之轻轻颤抖,仿佛走进来的并不是少女,而是一头数百吨重的上古凶兽!如此威势肯定不是她身后那些随从造成的,因为大厅每一次震荡的韵律恰好应和着少女的步子。

    此时,大厅中的权贵们神情各异,有的是被少女旁若无人的气势冲撞而恼怒,或是干脆为少女的异样风情而着迷,可是当他们的目光也开始变得异样时,却忽然感觉到双眼阵阵刺痛,视线模糊,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流了下来。权贵们的贴身随从想要发作,却被其中的强者所制止。

    这时,少女身后一直被她强大存在感所遮蔽的随从中,一个瘦小枯干的老者仿佛撕开迷雾般突兀地闯入了人们的视线。他有着一双混浊的琥珀色眼睛,苍老得几乎走不动路,身上穿着一件华丽而怪异的巫祭长袍,头上插着鲜艳羽毛,脖颈上则重重叠叠挂着至少十几串各种材质做成的项链,让人担心会不会压断那干枯如树枝的脖子。老人手里握着一根木杖,是由三截木枝拼接而成,用布带和兽皮缠紧的接头处明显凹凸不平。杖头雕着一条盘曲毒蛇,杖身则挂着成串的兽牙和白骨。

    老人就紧跟在少女身后,无论少女走得快慢,一步不多一步不少,看他颤颤巍巍的样子,似乎随时都会摔倒死去,却始终没有倒下。本来他毫无存在感可言,除了极少数人,大厅中人们的意识里原本根本就没有他的存在。可是现在,老人却直接生硬地闯入了人们的视野,甚至把少女的影像挤了出去,所有聚精会神想要看看少女脸蛋、腰肢、胸脯和屁股的人,现在看到的就只有老人一张干桔般的老脸和黑黄色的大牙。

    一时之间,大厅中不由自主流泪或是受惊的足有数十人,其中不乏权势者。可是局部的混乱短得好像根本不存在,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人人都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各归各位,重新聚拢在拍卖品展台前,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这里是深蓝,并不是他们自己的领地,而老人显示出的力量也让他们明白,少女的身份或许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招惹得起的。所以这一点点委屈,他们就都含笑受落了,等弄清楚形势再说。

    那些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场合冲出来咆哮的蠢货,早在几十年前就被乱刀分尸了,等不到过来扰乱深蓝的拍卖会。

    其实异变并没有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大厅中仍然有为数不少的人在潜心研究着拍卖品的品质和报价策略。对他们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事。这些人有的是专注入神之际不受外物影响,有的是力量等级太低感应不到层次跨度太大的威慑。

    斯迪文森就是其中一个,他正站在火龙颈皮前,运笔如山,写下沉凝有力的一个个数字。至少从目前看,似乎还没有什么大贵族对这块颈皮感兴趣,而想要竞价的都是些个人强者。现在的价格不过是一百三十万金币,距离他心目中三百万的极限底价还差得远。当斯迪文森写下第二位的3时,用眼角余光看到原本报价的两个人脸色都变了。于是他面带微笑,含笑写下了第三个数字0,并且打算把后面的一串0都写得圆润饱满。

    反正不急。

    但是第四个0还未落笔,斯迪文森忽然感觉到身侧吹来一阵带着浓烈蛮荒气息的热风,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如同被一头狂奔的比蒙撞个正着,立刻腾空飞了出去,眼前所有的景物都变成无数细碎的光块,耳中则灌满了风和野兽的呼啸,再也听不到其它声音。

    接下来,就是剧烈的碰撞。撞击带来的剧痛让斯迪文森濒临混乱的意识清醒过来,而手下们也赶了过来,手忙脚乱地把他从地下扶起,神术师一个瞬发中等治疗则已扔到斯迪文森头上。龙脉术士这才勉强能看清眼前的景物,却差点吐血。

    就在斯迪文森面前,一名少女走到展台前,一把扯下了火龙颈皮,在手中用力抖了抖,再揉搓几下,才满意的说了句:“不错,质地很柔软!我正好少带了一件衣服。”然后她竟然直接把龙皮围上肩头,还左右顾盼了一下,似乎那是件雍容华贵的披肩。

    她身后一名极为高壮的武士俯下上身,在少女耳边提醒了一句:“殿下,钱。”

    少女恍然,拍了拍自己的头,略显歉意地说:“唉呀,你不说我差点就忘了!诺兰德大陆上的人们最看重的就是钱,我还是得注意些。谢谢你,钢岩。谁是主持拍卖会的!?”

    最后一句,少女提高了声音,其实不用她提高声音,灰矮人早已在少女的手摸上火龙颈皮的刹那,飞速奔过来,候在了旁边。黑金以多年锤炼的敏锐嗅觉,惊讶地发觉少女的气场是他平生所见最强大的,甚至比苏海伦还要强大些。那种浓浓的金币味道,不,是远超金币的味道,让灰矮人气血翻腾,难以自已。

    看到冲到面前的灰矮人,少女随手从腰畔的兽皮包内抓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头,看都不看就抛给了灰矮人,说:“这是龙皮的……钱。”

    石头灰扑扑的毫不起眼,可是抛在空中时却亮起许多银色斑点,并在空中拉出多道银色轨迹,如同条条银色蛛丝。

    灰矮人刹那间全身僵硬,伸出双手去接这块石头,看他的表情,紧张、谨慎、郑重的好像是每个月底做深蓝总财务报表的样子。可是他的双手肌肉都在痉挛着,姿势硬得如同地底深处的曜岩,灰色石头落在他手心,不听使唤的十指一下子竟然没有抓牢,弹了一弹,又向地面落去。灰矮人一声凄厉惨叫,全身扑倒,如一块岩石般重重砸在地面,然后双手用尽力气前伸,终于在灰石落地前将它稳稳接住。

    这时,空中布满了数十道绚烂的银色蛛丝,清晰勾勒出灰石飞行滚动的轨迹。

    大厅中已经有十几个人的脸色变了,而缓缓爬起的灰矮人则以颤抖的声音说:“这是贝瑟拉斯……蛛晶,真的是蛛晶!”

    灰矮人手里的这块东西,是四阶魔纹构装必备的材料之一,在大陆任何角落都能随随便便卖出个五六百万金币,而只看这块蛛晶拉出的银丝之多之长,就知道品质绝佳,很可能价值已经接近千万金币。千万金币捧在手中的感觉,足以让灰矮人感觉阵阵眩晕。不是每个灰矮人在一生中都能被人用千万金币砸一下的。

    顿时无数的目光都集中在少女腰间的皮包上,强者们都能够看出那是一个空间装备,只是里面有多大的容量却不好说。哪怕它只是一个普通的皮包,如果装的都是贝瑟拉斯蛛晶,也足以让人感到窒息。

    可该死的,它还是个空间装备!

    斯迪文森原本向着围在少女肩头的龙皮伸出手,用沙哑的声音吼叫着:“那张火龙颈皮是……”可是少女抛出的蛛晶,立刻把“我的”这个词堵回了他的喉咙。

    斯迪文森的嘴张开又合拢,合拢又张开,却没有一点声音发出来。就是把龙脉术士给卖了,他也拿不出一块蛛晶,连半点粉屑都没有。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上的较量,甚至根本称不上较量,因为斯迪文森连上场的资格都没有。如果他想提出抗议,或许惟一能够找点摆得上台面的理由,就是刚刚被少女撞飞了。

    少女这时才仿佛想起了什么,皱着眉,转头问身边的蛮族武士,“钢岩,我刚才是不是撞到什么东西了?”

    钢岩俯下接近三米的庞大身躯,咧开大嘴,笑着说:“只是有点小东西挡了您的路。”

    他抬起头,盯了一眼斯迪文森和他的随从们,不屑地说:“不过是群半穷不富的家伙而已,用不着放在心上!您可是苏海伦殿下的学生,自费生!”

    说到这里,钢岩环视全场,提高了音量,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再次喷出了那个具有魔力的词:“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