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六 山与海 中下

章四十六 山与海 中下

    大厅中一片哗然,众人终于不用克制自己心中如同揣了只小猫挠爪般的好奇,纷纷议论起来。

    钢岩瞬间双眼喷出如同实质的火焰,那分明是深入圣域的标志。面对一个十九级,甚至很可能二十级的蛮荒武士,在场没一个人敢说有战而胜之的把握。至于斯迪文森这边,那两个索拉姆公爵特别派过来的战士根本不敢与钢岩对视,真要扔进斗场,他们两个或者还不够钢岩几拳砸的。

    而人们议论的焦点,却不是钢岩,而是少女的身份。苏海伦放出的自费生资格在千年王朝拍卖出千万金币的天价,这已经不是新闻了。大陆上最顶尖的那一批贵族们都知道,最终竞得这一资格的是千年王朝迦兰帝君的孙女。

    千年王朝其实可以追溯到精灵大帝国时代,帝室血统中有着不少精灵血脉,因此王朝也是以艺术、魔法和精湛武技闻名于世。可是谁都没想到,迦兰帝君的孙女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分明是个蛮族少女,身边的护卫也大都是蛮族,这反差也未免太强烈了。但是少女身份一揭示,立刻就有人发现她随从队伍中那几名装束罕见的人类战士,其实就是千年王朝最精锐的宫廷禁卫。

    知道了少女的身份后,人们的目光立刻变了。不管刚才流露的是不满还是歪念,此时权贵们个个形容端庄,神态谦逊中带着恰到好处的自傲,完全是经常在宫廷出入的大贵族派头。千年王朝皇室直系血脉,迦兰帝君之孙,这个身份已经稳稳压倒了在场所有的人。

    斯迪文森的嘴再次动了动,有种想说自己也是自费生的冲动,好在没有愚蠢到真到把它说出来。自费是个有魔力的词,放在少女身上气势如山,放在他身上就是个笑话。

    钢岩显然意犹未尽,还想再说点啥。目光到处巡视,双手做了几个抓握动作,看他的意思分明是想找人打一架,活动活动筋骨。然而少女忽然抬起了手,钢岩立刻闭上了嘴。一瞬间,整个大厅都因为少女的动作安静了许多。

    少女闭上眼睛,仰起头,小巧而挺拔的鼻子不断抽动着,似乎在空中嗅着什么。而少女身后昏昏欲睡的老人也在这时完全睁开了眼睛,向大厅中扫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奄奄一息的模样。

    少女用力一拍钢岩的手臂,说:“味道!你闻到没有?”

    钢岩也用力吸着气,并且掀起呼呼的风声,但看一脸近乎呆滞的茫然就知道他没闻到什么。少女再次闭上眼睛,开始循着空中无形的味道走动。而十多名蛮族武士则亦步亦趋地跟在少女身后,举手落步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蛮族武士的动作都有着部落舞蹈的韵律,可是当夹杂在其中的几名人类武士也一起高抬腿、轻落步时,由于身高和体形的强烈反差,整个队型就显得十分滑稽。

    但是大厅中没有一个人发笑,嘲笑几名十八级的宫廷禁卫绝不是件明智的事。

    少女如出入无人之境般,从一群群贵族中穿过,把无数好奇、期待和失落的目光扔在身后。而在她前方的人们则纷纷让路,动作稍慢的,或者不够识时务的,就象刚才的斯迪文森一样下场。少女总是会把自觉或者不自觉挡在她身前的一切障碍物都毫不犹豫地撞飞或拍飞。

    少女小小的身躯中蕴藏着惊人的力量,几乎就是一头人形远古比蒙!当她随手一巴掌,把两个十二级战士连同他们的领主一起拍飞到几十米外后,再也没有人愿意挡在她前面,去试试看她嗅的是不是自己身上的味道。

    大厅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李察正站在一张巨蜥皮前,手中拿着纸笔,不断在勾画计算着什么。

    这张标价十二万金币的巨蜥皮质地相当不错,可以当成初阶魔纹构装的载体。然而它明显有些大,总价也过高了。要知道在一个完整的魔纹构装中,载体基质占总成本的比重还不到10%。如果基质都要十二万的话,那么不准备从歌顿那里拿哪怕是一个金币的李察是负担不起的。所以他在计算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利用这张皮,比如说把用剩下的材料制成其它魔法物品出售,以便回收一部分金币。

    巨蜥皮的形状并不规则,当初采集的人显然也不够专业,虽然保持了皮子的完整性,但是剖分的边缘凹凹凸凸的,还有几个细节部位的取皮方式十分奇怪,使得整体形状愈发古怪。而李察打算用来做魔纹构装的部分要求完整均一,所以切割分配也是个相当高深的问题,既要确保构装载体占到其中最好的部分,又要留下不能太过零碎的边角料用来制作魔法物品。李察一直潜心计算着,以制定最大化利用的方案,魔法纸上已经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数字。

    其实巨蜥皮放在这座展厅中根本不够格,也不知道它当初是怎么混进传奇法师库存里的。灰矮人一度想把它剔除出去,但是基于蚊子腿也是肉的原则,还是放了进来,或许深蓝拍卖会能稍微提升一下它的身价呢!

    至于拍卖品的文字说明就没有那些高级品般详尽了,除了本身的尺寸和质地外,来源一栏只有两个字,未知。

    灰矮人的怀疑是在殿下狩猎时这头倒霉的家伙恰好跑进了魔法范围,又或者根本不是传奇法师本人的猎物,而是随手从什么地方拿来打包用的,不过溯源求本实在不值得,所以灰矮人大笔一挥使用了“未知”这个意味无穷的词。

    但它对于手中金币和材料都极为有限的李察来说,却如雪中送炭。

    一旦沉浸在数字的世界里,李察几乎就忘了周围的环境。反正这是大厅展区边缘靠近库房的角落,也没有什么人会对这么一张普通的东西感兴趣,所以他一直可以清静地完成自己的计算。

    然而李察并不知道,自己忽然就成了大厅中所有人注目的焦点。

    被数以千计的目光同时注视,其实和被巨龙盯着的感觉差不多。李察蓦然出了一身冷汗,从冗长的公式中惊醒,本能地抬头向大厅中望去。

    在他的视野中,一个装束奇特的少女正仰着头,闭着双眼,只用鼻子不断在空中的嗅着,快步向他走来。少女身后还跟着十多个装束奇异的蛮族,以及几名甲胄华丽的武士,都以在他看来,好像是蹑手蹑脚准备偷东西的姿态跟在少女身后。然而李察的真实天赋敏锐地向他发出了警示,那些滑稽的动作背后是极为可怕的实力,因为哪怕是那几名全身缀满了金属的武士,在行动中也没有发出任何声息。

    被大厅中所有人同时注视,以及又有这么一队诡异的人迎面而来,李察登时也紧张起来。他连忙向左看,左边无人。再往右看,右边也没人。可是李察很明显正挡在少女的路上,既然左右无人,那么目标就在自己身后了。但是身后……

    李察恍然大悟,回头看了一眼挂在架上的巨蜥皮。然后他就看到少女身后十多个蛮族人人对自己怒目而视,如同自己侮辱了他们的女神,又或和他们有生死大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