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七 山与海 下

章四十七 山与海 下

    这些蛮族个个武力极强,带着杀气的目光有如实质,就象十几把尖刀在李察身上刺进刺出,沉重的压力让李察几乎无法呼吸,冷汗阵阵涌出!他再怎么迟钝,也明白这群蛮族不能招惹,而自己显然是挡了那少女的路。

    在李察开始冒冷汗时,少女鼻子的翕动明显加快,脚步也变快许多,转眼前就到了李察面前。李察立刻向左横跨两步,而少女则同时右转,方向仍然笔直对着他,而脚下却进一步加快,几乎是在小跑了。

    少女脚下一加速,李察感觉脑海一乱,眼前景物大变,窈窕美丽的少女突然消失了,代之以一头小山般的巨兽扑面而来!此时此刻,充斥他全部意识的只有一个感觉,如果不能及时闪开,那下场只会被巨兽踩成齑粉,而巨兽还未必能知道自己刚刚踩了东西!

    生死关头,李察下意识地迸发出身体潜藏的力量,纯以足底足尖的力量推动身体,如同鬼魅般向右平移出五米,而上身却纹丝不动。这种移动法分明属于黑暗世界上级战技,在闪开敌人的扑击后,接下来就是雷霆般的凌厉反击!

    一身魔法师装束的李察却突然展示出高阶战士的力量和黑暗世界的精湛技艺,顿时让所有人为之震惊,特别是那些知道李察身份的人更是如此。一直呆站在原地的斯迪文森突然间出了一身冷汗,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和李察站得那么近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

    而刹那间,少女身后一众武士几乎人人武器出鞘,作势欲扑,却没有一个人真的扑击跃空,也没有一个人发出任何声响!显然,哪怕是看到李察的能力后,他们也有信心在李察真的出手时把他提前斩杀。

    此时,整个大厅陷入一种诡异的气氛中,武器出鞘、人体平移都没有发出半点声响,连衣服的摩擦声都没有。只有少女那轻盈的身姿,和依然震荡着大厅的步伐。

    少女则在措不及防之下扑了个空,她咦了一声,却依然没有张开眼睛,而是伸脚在地上轻轻一踏,身体就骤然换了个方向,如闪电般追向李察,速度比使用了爆发后的李察还快了一倍。

    以少女借力踏足的一点为中心,无数裂纹瞬间在无比坚硬的青晶石地面上出现,并且蔓延数米之远。

    李察只觉得罡风扑面而来,已完全无法呼吸。如果两人撞在一起,李察毫不怀疑自己全身骨骼都会被撞碎。但是在反击和闪避之间,李察闪电般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闪避,虽然明知道自己只怕是根本躲不开。

    就在这时,李察的注意力不知怎地突然偏斜,不由自主看向少女身后那群蛮族中,有一个老人睁开了眼睛,于是一时之间,他的视野中就只剩下老人的那双眼睛!幻觉一闪而逝,而李察却绝望地发现自己双脚象是钉在了地上一样,根本移动不了半分,而少女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撞上来!

    见鬼的是,她还闭着眼睛!

    李察双眼上翻,绝望地等待着最终的撞击。他甚至怀疑自己被撞飞出去后,身后这堵厚厚的石墙能不能挡住自己。

    然而,碰撞并未发生。

    少女就停在李察面前,双方的鼻尖距离还不到十厘米。李察根本不知道她是如何停下来的,反正她就是突然停下了。

    少女依然闭着眼睛,小鼻子却快速翕动,小脸上开始显露出沉迷陶醉的神情,并且向李察这边越凑越近。哪怕是被一头猛虎如此嗅着,似乎都没有这个少女给李察的感觉更加可怕。冷汗不断从他额头渗出,双脚不能移动,就只能尽量把上身后仰。可是少女却背着双手,踮起脚尖,不断凑向李察,到后来整个人与地面已经倾成四十五度角。这同样不符合李察所学过的世界常识,但就是发生了。在真正的强者那里,常识往往会失去作用。

    李察已经后仰到了极限,而少女却依然俯身前倾,双方的鼻尖终于不可避免地碰在了一起。少女这才睁开了眼睛,于是在李察眼前出现了两颗无底的眼瞳,有若星穹。

    空间是有力量的。

    李察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都被那两点无底的漆黑所吸去,一时间身体僵硬,动弹不得。其实此时就算他想动,也连一个手指头都抬不起来。被十几道杀机锁定,李察早已全身麻木,如果不是一股神秘的力量抵销掉了部分杀机,李察连后仰这个动作都作不出来。而李察已经发现这道力量其实是来自少女身后的老人,所以只要那个老人愿意,那么自己随时都会退回到麻木状态。

    李察被少女眼瞳中的力量吸引时,少女也在看着李察,同时小鼻子一直没有停止过翕动。她忽然眉开眼笑,有若万千风光、无尽山河尽数在李察面前绽开,然后伸出舌头,狠狠在李察嘴上舔了一口,这才站直了身体,眉梢眼角,已尽是心满意足的笑。

    李察震惊之余,艰难地站直了身体。血脉爆发的效力早已在看到老人一双眼睛时消失,现在全靠自身的体力在支持着。再这样挺下去,他真怀疑自己的腰会不会断掉。

    他的唇齿间还留着少女的味道,很难形容那是什么,并不香甜,却甘冽悠远,有若十万大山的苍劲。李察甚至弄不清这是少女本身的味道,还是因为她的气质过于浓冽。

    而少女根本没在意李察方面有什么想法,只是微眯着眼睛品味刚刚的战利品。“嗯,好浓的琉璜味道,还有燃烧的熔岩烈火……咦,这里本该还有些深渊恶魔的异味的,怎么不见了?嗯,好甜的味道,很熟悉很熟悉,是……精灵的味道吗?这两种味道居然可以混合在一起,难怪这么好闻!”

    少女以蛮荒部落的古老语言喃喃自语着,所以大厅中几乎无人听得懂她在说什么。而那行将就木的老者再次张开眼睛,有意无意地看了李察一眼。

    少女忽然一个战栗,从迷离状态清醒过来,立刻又挂上了那种舍我其谁的无双气势。她向李察一指,不容置疑地说:“你,先陪我三个月吧!我喜欢你的味道。这是给你的钱!”

    说话间,少女从口袋中抓出一把贝瑟拉斯蛛晶,足有五六颗之多,不容分说地塞进李察的手里。

    李察立刻感觉到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炽烈了很多,其中带着杀气的更是十倍增加。这是蛛晶啊,还是一把!不过大厅中都是聪明人,杀气的目光只是冲着李察,偶尔有贪婪的目光掠过少女腰际的包囊,也只敢蜻蜓点水般一掠而过。

    李察或许还有许多珍稀材料不认识,但作为魔纹构装核心高阶材料之一的贝瑟拉斯蛛晶还是听说过的。他当然知道这一把蛛晶的份量,或许会是他一生也赚不到的财富。这还是因为李察将来会是一名构装师。而对普通强者来说,完全可以去掉或许这个词,不到传奇境界,根本赚不到这把蛛晶。

    李察摇了摇头,把蛛晶塞回到少女手里:“对不起,我不能要。也没办法陪你三个月。”

    少女一脸惊讶:“为什么?你们大陆上的人,不都是只要有钱做什么都行吗?我给的钱不够多吗,只是三个月而已,只要你陪我三个月。”

    说实话,把数千万金币推出去的时候,李察的心情也有小小的纠结和矛盾,毕竟这是一笔震撼的财富。不过蛛晶交还之后,李察即刻觉得轻松了许多,于是向少女笑了笑,说:“我不缺钱,而且事情很多,没办法陪你。”

    “不缺钱?”少女看了看李察,再看了看巨蜥皮,脸上写满了疑惑:“不缺钱你为什么要为这张东西算计那么久?它不是以金币计价的吗?金子又不值钱!啊,难道你对巨蜥有特殊的性趣,想要创造巨蜥人吗?这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不用这么费事,因为已经有蜥蜴人了。觉得蜥蜴人太弱的话还有龙人呢,它们肯定比巨蜥人强,你不用这么牺牲自己的!”

    少女的话险些让李察昏过去,他哭笑不得,又没法发作,只好说:“好吧,我没什么钱,但是有多少用多少啊,所以不需要你的钱。”

    “啊!我明白了,是嫌少吗?那这些都给你!”少女居然把腰间的兽皮袋解了下来。

    大厅中过半的人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居然把兽皮袋解了下来!她不知道那是空间装备吗?

    “不要!”李察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因为本来快要得出结果的公式正在脑海中渐渐淡去。他可不想,也不能浪费这块巨蜥皮。

    “那只陪一个月!”少女咬牙说。

    “一天也没时间!”李察拒绝得极为彻底。

    少女的脸上渐渐凝出杀气,但并没有吓住李察。他拾起掉落在地的魔法纸,重新开始自己的计算,羽毛笔以极高的频率振动着,除了巨蜥皮,时间对他来说更为宝贵。

    李察的举动有些失礼,不过少女脸上却突然绽放出笑容,她回头冲着老人用部落语叫着:“这个人不要钱!”

    老人睁开混浊的双眼,点了点头。少女一声欢呼,冲到李察面前,一把抓住他的领子,把他提到自己面孔前一公分的地方,大声说:“你!味道很好,又不要钱!所以我决定了,让你当我的男人!”

    这一次的惊吓非同小可,两人身量几乎等高,因此李察感觉自己只要稍微一动,就会撞上那张开开合合的小嘴。可是少女手上的力量如山一般沉重,李察刚用过爆发的羸弱身体落入她手后,完全动弹不得。挣扎无果,李察更是很清楚无人会替自己解围,只得苦笑着向少女说:“这样不好吧!”

    少女即刻哼了一声,说:“有什么不好的,这里有谁不服,我立刻把他扔到海里去!当初我爸爸就是带领大军进攻我们部落的领地,结果被我娘杀得全军覆没,他自己也成了我娘的男人,如此才有了我。你既然打不过我,那就跟我走吧!你放心,我不会立刻欺负你的,总要在一起生活个一两年,我才能知道你这个人是不是讨厌,免得白被你占了便宜,却生不出厉害的神战士来。如果最后让我发现你只是味道好闻的话,我一样把你扔海里去!”

    面对少女的宣言,李察完全无言以对。

    老人忽然咳嗽了几声,于是钢岩上前一步,在少女耳边低声用部落语说了几句。少女皱了皱眉,看了眼老人,才打量着李察,问:“你叫什么名字。”

    “李察。李察.阿克蒙德。”李察无奈地说。他忽然发现,越来越多的时候,他要靠名字后面的姓氏来摆脱窘境。

    “阿克蒙德……没听说过,很有名吗?”少女回头问。钢岩立刻从怀中掏出本厚厚的羊皮册子,翻了翻,指着几乎快到尾页的一行,大声说:“他们很穷!”

    宫廷禁卫的首领又在钢岩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于是钢岩补充了一句:“但很能打,是真正的战士!”

    少女把李察轻轻放在地上,还替他理了理衣服,这才退后一步,认真地看着李察,说:“很好,我喜欢真正的战士。你虽然弱得可以,但很勇敢,又不要钱,味道更好。所以我还是决定让你当我的男人。”

    “这个……”李察又是苦笑,正准备继续婉转拒绝,没想到少女打断了他,说:“但是我决定按照大陆的规则来,我爸爸说,两个人想要在一起,就要先成为朋友。”

    这时钢岩又凑了上来,努力压低声音:“殿下!大陆的规则是两个人要在一起,先得由双方家族谈好交易。”

    “啊,是这样的吗?”少女讶然,求助的向老人望去。老人再次努力张开眼睛,先是看了看李察,然后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缓缓地说:“规则是由人订的。在这片大陆上,殿下您觉得什么样的规则合理,那就是什么样的规则。至少在这里,不会有人反对的。”

    少女显然不喜欢啰嗦,立刻说:“好,那就先做朋友!这是爸爸说的话,他虽然打不过妈妈,但妈妈也说过他是个很有智慧的人。”

    少女凝望着李察的眼睛,右手握拳抚胸,以无比严肃认真的神情问:“李察,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又是一个李察没有想到的局面,可是他能够感觉到少女发自内心的认真和执着。少女直截了当的性格其实也很对他的胃口。于是他也认真起来,说:“如果是朋友,当然愿意。但是……”

    “是朋友就可以了,当我男人的事以后再说。既然我们是朋友,我不会强迫你的。”少女又打断了李察的话,然后脸色变得神圣而庄重,说:“既然我们是朋友,我就要告诉你我的名字。我的全名是特莉.本莎芭.托.提拉弥尔斯……”

    少女刚说出前几个音节时,钢岩的脸色就为之大变。他刚想上前阻止,老人却摇了摇头,于是这名蛮族勇士犹豫着又收回了迈出的脚步。只是老人把手杖轻轻在地面点击着,嘣嘣的敲击声逐渐扩散至整个大厅,于是厅中的人忽然发现自己听不清少女在说什么了,直到少女把自己的名字说完,他们听觉中世界的声音才重新变得清晰。

    所有人都知道老人在捣鬼,所有人都不敢说出来。

    少女的名字出奇的长,整整说了一分钟才说完,在李察耳朵里,完全就是一个个独立音节的集合。如果不是超强的记忆力和智慧精确天赋的加成,他根本记不住这么长的名字。

    “记住了?”少女一脸期待地问。

    “嗯。”李察点了点头。少女先是惊讶,随后是欢喜,说:“你居然能记住我的名字!好厉害,我可是只会说一遍的呢!”

    不过李察为难的是,这么长的名字,以后却要如何称呼她?

    少女知道李察在想什么,笑着说:“部落里的人都叫我‘山与海’,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山与海?”李察很好奇少女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一个名字。去除服色和装饰的奇异,以及极有个性的举止,即使以大陆种族的通用标准来看,她也是惊人的美丽。这个名字却有一种苍茫磅礴的气势,不象通常用来形容女孩子的。

    没想到少女用力地点了点头,说:“是的,因为长老们说,属于我的财富堆积,可以变成高山。而我未来的力量,则和大海一样深不可测。”

    “好,山与海,我们是朋友了。”李察说。

    少女忽然狡诘地一笑,说:“既然是朋友,那我就可以送你礼物了。这件礼物就送给你吧!”

    于是,在斯迪文森的目瞪口呆中,少女解下了刚刚到手的龙皮披肩,卷成一卷,塞给了李察。李察立刻皱眉,准备拒绝:“不行!这件东西太贵重了。”

    “不,你也要回送我礼物的。”少女很认真。

    “当然!但是我没有这么贵重的东西,所以你还是换……”李察一句话没有说完,少女忽然伸手,一把把他捉了过来,在他嘴上用力亲了一记,然后笑着说:“就这个礼物吧!”

    李察愕然。

    在外人看,少女是非常亲密的亲吻,可是李察自己却知道,少女这下其实是连咬带舔,根本和暧昧无关。这不,她正心满意足地回味着,还赞了一句“好甜!”。

    仲夏狂欢夜终于结束了,留给人们的又会是足以讨论四年的谈资。

    在这一晚,黑金对少女的情感已经从震惊升华到了崇拜,甚至超越了苏海伦殿下。同样是货币,用金币的和用蛛晶的显然不是一个水准。同样用蛛晶,以颗为单位和以把为单位又是不同的境界。

    而这狂欢一夜中,斯迪文森或许是最失意的一个,或许不是。无论是与不是,都没有人愿意去关注这个无意间被撞飞的龙脉术士的心情。人们要谈论的话题很多很多,有少女的皮袋,有李察和少女的‘朋友’关系,甚至还有钢岩、老人和千年王朝的宫廷禁卫。而在这些话题中,贝瑟拉斯蛛晶和自费都会成为被反复提起的关键词。谁还有空去关心一个小小龙脉术士呢?其实斯迪文森被提及的次数并不算少,但是在人们的话题中,他总会以‘被撞飞的那个家伙’出现。

    只有斯迪文森自己明白,那山与海般的压力所带来的不是打击,而是碾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