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八 朋友

    仲夏狂欢之夜,亦成为在李察心中留下浓重烙印的一个时刻。直到回到居住区,他依然有些难以置信刚刚发生过的事。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可是手里的火龙颈皮却是实实在在的。

    这幅价值千万的火龙颈皮,就被山与海胡乱卷成一团,硬当作礼物塞给了他。李察把颈皮打开,铺放在宽大的工作台上,用手轻轻抚摸着。

    火龙颈皮足有近两个平方米,铺开后占据了大半张台子。它整体呈暗红色,又有丝丝缕缕鲜红纹路,完整铺开后皮面上竟透出隐隐的红色光芒,即使在明亮如日光的魔法灯下,都丝毫盖不掉那种濛濛雾气般有若实质的光芒。当李察的手抚过时,指尖都能感受到灼热的火焰力量。

    这幅火龙颈皮是李察一生中触摸过的最珍贵的材料,随着他的手抚过,大量数据不断涌出,让李察对它的特性越来越熟悉。如果用这张皮作原料,李察的许多设想都会变成现实,至少能有三成的把握作出强大到足以让雪兔战胜冬狼的魔纹构装。然而这张皮来路不明,至少在李察的心目中来历不明。

    其实李察很愿意和山与海成为朋友,当然作她的男人是另外一回事。可是现在,他依然不能确定山与海的真正意思。

    如果用心,可以感觉到蛮族少女的真诚与质朴。但如果用人类多年形成的智慧和理智,却会认为少女此举背后必然有阴谋。

    而李察有自己的原则和思考方式,那就是和山与海成为朋友,却不准备动用她那山与海般的财富。他虽然年纪还小,但思想和原则的大框架已由伊兰妮在童年塑造完成,并且多少受到了歌顿.阿克蒙德阴影的影响。

    在被送往深蓝之前,歌顿.阿克蒙德曾经说过一句让李察印象深刻的话:“每个阿克蒙德的心底都有一种沸腾的骄傲,他们宁可用自己的双手去开拓出一片天地,也不愿意借助他人的力量。这有利有弊。坏处是阿克蒙德永远也难以团结在一起,好处则是每个成功站起的阿克蒙德都让人畏惧。”

    银月精灵当然也是骄傲,不过是冷漠的高傲。来自血脉的对完美的追求,让他们很难看到其它。

    两种不同的骄傲在李察身上混为一体,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偏向银月精灵多些,还是偏向阿克蒙德多些。

    他把火龙颈皮重新卷起,着手准备封印的魔法材料。如果不用魔法封存,那么火红颈皮中蕴含的魔力就会渐渐散失,除非也拥有一个半位面来储存。也是在这时,李察发觉龙皮上流动一层隐约的力量,苍凉的气息立刻让他联想起了蛮族少女。这缕力量是她把龙皮送给李察时附加其上的,以保护龙皮魔力不散。而把这东西当披肩时,她可没附加什么力量,纯是当成普通兽皮用的。

    没想到这个横冲直撞的家伙,也有细心的一面啊!

    李察不自觉的浮上一丝微笑,细心将火龙颈皮封存好,然后把它小心地放到仓库内魔法材料架最上层。

    这天上午依惯例是满满的课程,时间如飞流逝,很快又到了午餐时间。每天的午饭和晚餐,李察都是以战斗的心情来对待的。现在他的食谱不再是传奇法师特别调制了,不过仍然由深蓝中最高级的炼金师隔一段时间做些调整,共同的特点是耗材昂贵、份量惊人,所以每次送饭的人手已经增加到了两个,而且是大力的黑肤奴隶。

    然而回到居住区时,李察却意外地看到山与海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她身后只跟着钢岩、老人和两名宫廷禁卫。把少女一行人带入居住区后,李察的午餐也被两个黑肤奴隶送来了。

    餐盒摆好后,少女立刻欢叫一声,自行在桌旁坐下,向李察说:“请我吃个饭吧!请我吃个饭吧!”

    “当然可以!”李察还是很希望有朋友的。他又招呼钢岩和老人,却被蛮族武士婉转拒绝了。巨人般的钢岩几乎对所有人都摆出一张不屑的臭脸,但对李察的态度却还不错。

    山与海得到邀请,立刻毫不客气地动手了。她根本懒得使用多达十余种的精细餐具,而是真正动手。无论是龙肋排还是海龟壳,都被她轻而易举地撕成几块,丢进嘴里,喀喀嚓嚓地嚼碎咽下。滚烫的热汤则连同里面的汤料一起倒进嘴里,不管里面是什么,都直接一口吞下。少女的牙齿似乎可以咬碎世上一切物质,龙骨龟壳在她嘴里,脆得和果仁一样。

    老人则表示想参观一下传奇法师弟子的居住区,李察爽快地让他们尽管随意走动。反正他这里的资料都是基础魔法知识,在诺兰德大陆上根本不是什么秘密。招呼好老人和钢岩,李察回到饭桌边时,愕然看到山与海已经把桌上的东西一扫而空。

    才几句话的工夫而已……

    山与海看着空空如也的餐具,自己也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说:“啊,这里虽然其它方面都不怎么样,可是食物的确不错!”

    少女站起来,一把拉住李察,说:“这样吧,你跟我到我的营地去。我的族人们昨晚就下海捕鱼去了,现在过去,你可以吃到鲨鱼和魔鲸。”

    “你不住在深蓝?”李察有些好奇。

    “当然!这里有什么好的,只能从这么大一点的窗户中看到外面的高山大海。我喜欢醒来时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天空。其实浮冰海湾很壮丽,比我的家乡只差那么一点点而已,为什么你们要把自己关在这么狭小的笼子里呢?”

    看着表情真挚的山与海,李察又是无奈,又是有些好笑。他本想说这里用不着到冬天,就是初春深秋在野外露宿也会冻死人的。可是看少女的样子,恐怕根本就不知道冷是什么。

    不过对于山与海的邀请,李察只能婉拒:“不行,下午要去见老师。”

    山与海咦了一声,突然想起来什么,恍然说:“我也和她约在下午,差点给忘了。其实见不见她没什么区别,但是既然你也要去,那么到时间就一起去吧!”

    距离约定的时刻还有一点时间,李察也不打算再换地方觅食,只是用内部通讯器让送饭人来收餐具时,顺便再带几份点心过来,便和山与海在大大的落地窗边,找了个视野开阔的位置开始聊了起来。

    少女讲述了许多蛮族世界的风光,由她的讲述中李察知道,蛮族生活在诺兰德东方的一座大岛上。其实论面积,它已经可以称为一片大陆了,所以也被称为蛮荒大陆。在蛮荒大陆生活的土著部落则把这片大陆称之为卡兰多,意为英雄辈出之地。

    而李察也讲了很多鲁瑟兰村的风光生活,这是大陆最底层民众的生活,山与海却听得津津有味。

    这时钢岩与老人已把李察的居住区整个转了一圈。

    钢岩的目光逐一扫过各类魔法材料和魔法书藉,甚至偷偷从书架上抽了一本厚而枯燥的《位面几何》出来,打开翻了几页。这本书中夹了许多便签,上面都是李察写下的一些心得。每张便签上只有寥寥一两句话,但是便签的数量却很多。钢岩把书放了回去,用粗如钢柱的手指又轻轻拈出另一本魔法理论,翻开后看到的是同样情景,于是点了点头,把书推回书架。和普通人类比起来,钢岩简单就是一个巨人,但是他此刻的动作却出奇灵活,所过之处未曾留下一丝痕迹。

    老人则站在李察的工作台前,弯着腰,仔细看着桌上未完成的一幅作品。这是李察对魔纹构装的一个设想,总体构架还没有最后完成,还需要计算和验证公式。因此铺开在桌面的大幅羊皮纸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数字和公式,偶尔有两个魔法阵的局部草图。这样一幅连构想都没有完善的作品,任何一个构装师可能都不会有兴趣多看一眼,可是老人站在工作台前,由始至终都没有动过,似乎对这些枯燥乏味的数字有莫大的兴趣。

    这时钢岩走到老人身边,向工作台上扫了一眼,就开始皱眉,明显对这些数字有些不以为然,说:“这是魔纹构装?和我们的圣者图腾比就差得远了。这小子挺勤奋的,也很节俭和自律,不过还是穷了点。而且这幅魔纹构装好象还没完成,哪,这个公式就有一处致命的缺陷。”

    老人摇了摇头,说:“一头雄鹰长大后能否翱翔蓝天,从它在巢中振翼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了。”

    钢岩搓着一双巨大的手掌,说:“这小子将来会是头雄鹰?”

    对于这个问题,老人却没有回答,而是说:“是去见苏海伦殿下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