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九 约见

    在居住区的另一边,李察和山与海正聊得越来越投机。少女正眉飞色舞地说着自己前几年单身捕猎寒地猛犸的光辉事迹,而李察却听出有些不对劲来。

    “等等,山与海,你刚才的意思是,你是武士?”李察问。

    “是啊!大长老说过,我将来是有可能继承全部圣者图腾的神武士呢!”少女理所当然地说。

    李察有些混乱了,努力斟酌着措词,以免误伤到少女的自尊心:“那你能够学习魔法吗?哦,我的意思是,同时学习魔法与你们部落传承的战技,会不会有冲突,反而拖慢了进境?”

    “为什么要学魔法?这种复杂而又麻烦的东西,学了也没什么用呀!哦,对不起,李察,我并不是在说你。”山与海歉意地向李察伸了伸舌头,然后看着李察嘴唇,又露出馋嘴的表情。

    李察立刻下意识地向后仰了仰身体,少女才知道自己又露出马脚,于是立刻正襟危坐,绷起一张小脸,一本正经地说:“魔法对我来说真的没什么用,你们五级以下的魔法,我都可以一巴掌拍散了。六级魔法想要锁定我几乎不可能。另外我现在还小,等再长大一点,能够免疫和规避的魔法等级会更高的。”

    虽然已经知道山与海的力量很强大,李察却没想到竟然会强大到这种地步,看来卡兰多大陆的部落武力绝不比诺兰德低。但这还在意料之中,李察奇怪的是另一件事。

    “山与海,你既然不打算学魔法,为什么要当老师的学生呢?”

    山与海用手指把玩着一根垂下的小辫子,理所当然地说:“因为苏海伦殿下是一位传奇法师。我只是想找个传奇当老师而已,并不打算向她学什么。加上她,那么我就有三个传奇老师了,外加妈妈和奶奶。大长老说,这叫做‘背景’,你们诺兰德大陆很看重这个。至于来深蓝,花点小钱也是值得的,就算什么都没学到,也算是有了‘背景’。用你们诺兰德的话说,这就叫……就叫……钢岩!”

    如小山般的蛮族武士一路小跑而来,俯身,辛苦地凑到少女耳边,还要努力压低声音,说:“叫镀金。”

    “镀金?好奇怪的词,为什么要镀上金子呢?金子不是到处都是吗?如果要形容,我觉得镀上一层第九深渊出产的翡翠魔铁会更形象一点。”山与海一本正经地和钢岩讨论着。

    蛮族勇士显然没有深入想过这个问题,于是他为难地搓了搓手,试图为这个词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也许在诺兰德大陆,金子就已经是贵重东西了。您看,这里任何东西都是用金币标价的。”

    山与海恍然大悟:“难怪大长老说在诺兰德大陆,用蛛晶和用金币代表着两种不同的境界。”

    “正是如此!”钢岩很为少女的智慧赞叹。

    李察却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可又说不出来。如果黑金在此,必然能够以无可辩驳的论据抨击蛮族的无知,货币的最小流通单位和大宗交易完全是不同的概念,蛛晶根本不可能代替金币。

    但哪怕是黑金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使用蛛晶和使用金币,的确代表着不同的境界。

    很快,传奇法师约见的时间就到了。

    苏海伦一向很讲究准时,但都是对别人的要求。她自己则有些巨龙的习惯,那就是会偶尔的不守时,比如迟到个几天之类的,至于因为没睡醒而推迟约会时间一两个小时的,那就更多了。对此,所有的大魔导师们都十分理解,因为传奇法师不可能浪费时间,哪怕睡觉,也是增长魔力的好时间。深蓝的真正根基,就扎根于苏海伦那深如渊海的魔力上。而前来深蓝拜访传奇法师,又会遇到特殊情况的人,一般不介意为苏海伦殿下多支出一两个小时。

    今天下午,李察和山与海的运气亦好亦坏。好在传奇法师的午睡已经醒了,坏在传奇法师不是自然醒的。

    传奇法师预定要见李察和山与海的,是同一地点,那是个小会客厅,还不到两百平方米的面积,在她的私人区域内的确是最小的会客厅之一。

    此刻的传奇法师正侧卧在香妃榻上,一只**的小脚高高搭在卧榻扶手上,左手则横着伸出卧榻,手指偶尔勾动几下,地上金盆中的水果就一颗颗自行飞起,落入传奇法师的小嘴里,然后彻底消失。她的睡姿很不雅观,可是雪白的手臂和小腿却足以构成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人完全忽略那些与优雅完全不沾边的举动。

    苏海伦的眼睛半张着,但是晶亮的瞳孔却没有焦点。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是她还没有睡醒的标志。这个时候,也是传奇法师最危险的时候。

    会客厅中早已回荡着魔法钟悦耳悠扬的鸣声,原本蕴含了清醒提神魔力的声音却对传奇法师一点效果都没有。眼看着传奇法师眼皮逐渐下垂,又要继续开始不知尽头的睡眠时,她前额垂下的一缕卷曲长发却突然间竖了起来,如同有自己的灵性般,警惕地向四周探查着。它的颤动越来越厉害,忽然猛地向上一跃,传奇法师顿时痛得一声惊呼,呼的一下坐了起来。

    她的双眼已完全张开,眼眸深处闪耀着愤怒的火焰,从挺直高翘的鼻中喷出两道五颜六色的气流,那是浓得化不开的元素涡流。一时间,空间中的元素似乎都被唤醒,全都欢呼着,跳跃着涌向传奇法师,围着她划出一道道玄奥的轨迹,随时准备听从调遣。

    传奇法师目光如电,开始寻找敌人,却发现会客厅中空无一人,除了零食水果,没有需要消灭的对象。

    苏海伦看了看响个不停的魔法钟,再看看头顶缓缓垂落的那缕长发,忽然笑笑,敲了敲卧榻的扶手。随着她的小动作,十几座隐藏在各处的魔法钟同时鸣响,这是紧急召集各位大魔导师来议事的讯号。

    片刻后,十七位大魔导师鱼贯而入,而一队黑精灵少女搬来十七个座椅,为每个大魔导师都摆了个座位。苏海伦再弹了弹指甲,厅外的黑精灵女侍者已经得到了命令,于是把已经等候着的客人带进了会客厅。

    山与海走进会客厅的时候,依然亲热地拉着李察,钢岩、老人和两位宫廷禁卫也跟在她身后。原本来访者的随从一向是不被允许进入会客厅的,但今天传奇法师的传令中却特别要求把所有的人都带进来。

    一行人刚刚进入会客厅,传奇法师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微眯的双眼在钢岩、老人和宫廷禁卫的身上一一扫过。钢岩和宫廷禁卫全无异样,只有老人的脚步微微一滞,但随即跟上了少女的脚步。

    十七位大魔导师都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体,各种元素暗流开始在空中涌动。他们见识广博,早已看出两名宫廷禁卫均是十八级的战士,而钢岩实力更是稳在宫廷禁卫之上。在如此近的距离,如果大魔导师们没有预先防备,单单是这三名战士就能把他们杀光。何况旁边还有一个连他们也看不透实力的老人。而少女虽然尚显稚嫩,身上却透着股蛮荒苍凉凌厉的凶悍之气。看着她,就象看到了一头还未成年的远古凶兽。

    传奇法师很少会使用紧急召唤,因此大魔导师们都知道肯定发生了些什么意外的事情。现在看到蛮荒少女一行,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散的紧张气息。不过让他们有些迷糊的是,李察似乎和蛮族少女关系极好,怎么传奇法师却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当然魔导师中有心思细腻的,已经把传奇法师的愤怒和命运之夜的事情联想在一起。

    李察一踏进会客厅,也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压抑,如同暴风雨将来的前兆。他一抬头,恰好看到苏海伦亮如星辰的双眸,当即一怔,心中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于是悄悄把手往回抽了抽。山与海松了手,李察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向苏海伦和一众大魔导师行了一礼,自行站到了角落里。少女出人意料的体贴,要知道以她的力量如果不想放手,李察就是力气再大十倍也挣脱不了。

    山与海走到苏海伦的对面,自行坐进给尊贵客人准备的大沙发中,并且向后一仰,找了个最舒适的姿势,气势上丝毫不输传奇法师。

    苏海伦的眼睛微微一眯,问:“你是?”

    “你可以叫我山与海,是深蓝的自费学生。你就是我的老师?”少女回答得很自然,完全是和苏海伦平起平坐的气势。

    传奇法师笑了笑,说:“是我的学生?呵呵,虽然我不限制自费生的资质和人选,但是你一个蛮族武者,又继承了圣者图腾,怎么跟我学习魔法呢?如果我没有记错,圣者图腾最大的特性就是排斥魔法吧。”

    “啊,我根本就没想学习魔法啊!只是因为您是传奇法师,所以我才选择到深蓝来……嗯,那个镀个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