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 碰撞 上

    山与海总算没再忘记镀金这个词,但她这番话说得理所当然,也好歹想起来了,对着自己的老师用上了敬语您,却没注意到传奇法师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当然,就是她注意到了苏海伦脸色变化,该说的话也一定会说的。

    苏海伦忽然笑了,眼睛如月牙儿般微微眯了起来,妩媚动人,先前的阴霾似乎一扫而空:“镀金?就因为我是传奇法师?”

    山与海点了点头,说:“嗯,是啊!加上您,我就有三个传奇的老师,背景足够了。”

    “那你的另两位老师是谁啊?”传奇法师笑靥如花。

    “一个是我们部落的大长老,另一个是千年王朝的武圣藏剑啊。”山与海同样笑咪咪地回答。一缕小辫不知何时逃到胸前来了,她顺手一拨,微微侧了侧脸,这个蛮荒少女的姿态突然也变得有些妩媚了。

    苏海伦哈哈笑了几声,说:“这么说的话,千年王朝的迦兰帝君还和你有点关系了?”

    “她是我奶奶。”

    传奇法师的笑容立刻凝滞了一秒,然后才继续流动。她不动声色地狠狠盯了灰矮人一眼,黑金却是一脸无辜。自费生的资料早在第一时间就送上去了,但是传奇法师眼睛中肯定只有那串长长的数字,而把其它内容通通忽略掉了。

    苏海伦伸手一抓,捉来一个比她拳头还大的水花果,指甲轻轻弹了一下,果壳自动裂开,她慢条斯里地捻出一瓣洁白晶莹如玉的果肉:“我听说千年王朝的皇室中流淌着高等精灵的血脉,怎么会突然多出你这样一个孙女呢?你明显刚从蛮荒大陆出来不久嘛。哦,对了,我想起来了,十多年前迦兰帝君的三皇子,千年王朝四大名将中最年轻的苍鹰曾经率领五万大军远征蛮荒大陆,难道他……”

    “哦,当时他登上卡兰多大陆后不久,就率领大军和我们部落的勇士在落鹰平原展开决战。结果一开战就被妈妈带领的圣庙武士击溃了中军,自己也被生擒活捉。那五万战士大多被抓,妈妈吓唬几天后就都放了回去。而他则变成了我爸爸。”

    卡嚓一声,苏海伦口中传来了清晰的果核破碎声。传奇法师脸上微笑不变,小嘴动了几动,不动声色地把嘴里的东西都咽了下去,好象那瓣果肉里根本没长核一样。在必要时候,传奇法师的小嘴也可以与地龙的咬力相比肩。

    “这么说,你的妈妈也是一位传奇了。有四位传奇作后台啊,真不容易。”苏海伦缓缓地说。

    山与海点了点头,说:“是的,再加上您就是五位了。大长老说,有了这背景,基本上在诺兰德就能横着走了。遇到麻烦时,只要把背景报一报,对方基本就会乖乖地绕路走,用不着靠拳头解决问题。”

    传奇法师呵呵呵呵地笑了,笑声又开始变得很奇怪:“这么说,你就是想靠四位传奇的靠山来压我了?难怪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那么,你身后这几位,谁有兴趣和我打一架吗?!”

    苏海伦的眼瞳骤然射出灿烂光芒,一头金发几乎全部飘飞竖立,而眼中射出的光芒几乎耀得别人看不清她的本来面目!

    传奇法师端坐不动,目光一一扫过山与海身后的四个人。两名宫廷禁卫闷哼一声,如同被无形铁锤击中,骤然向后飞出十米,重重撞在墙壁上,然后缓缓坐倒。而钢岩则腾腾地后退几大步,然后暴喝一声,这才站稳。他摆出冲刺的姿势,面容凶狠地盯着传奇法师,嘴角鼻孔却有丝丝鲜血渗出。只有老人依然站在原地,不过他的头发猛然向后飘飞,如同被狂风吹过,颈间挂着的两枚骨饰则啪的一声爆开,冒出一缕淡淡白烟。

    老人脸上泛起一缕无奈的笑容,徐徐张开了眼睛,干瘪的嘴唇翕动着,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的动作一如既往的迟缓,传奇法师说话却是又脆又快,老人一个字都没吐出来时,传奇法师已经说了好几句话。

    “哼哼!终于让我试出你来了。虽然我们根本没见过面,但是远古兽魂的气息却骗不了我。刚刚就是你吵醒了我的午睡吧!乌拉扎祖大祭祀,你不老实呆在大雪山苍穹池的圣庙里,跑到我这里干什么?我就只能理解为你想要找我打一架了?”苏海伦的小手用力一挥,对着大魔导师们说:“你们都出去!免得我们尊贵的客人日后说我靠着人多取胜。那只老头,你在传奇境界少说也呆了四五十年了吧,所以输了后也别说我欺负你。还有那个大块头,你也一起上吧!那两个废物看来暂时是站不起来了。”

    大魔导师们互相看了看,没有一个人动弹,他们现在终于知道,苏海伦为什么在接见人的时候用紧急召唤把他们全部叫过来了,这是实力的展示,也是群殴的保证。当然,眼下的场面却是传奇法师有必胜把握,所以需要数量足够的观众来喝彩。

    腾的一下,传奇法师已经站了起来,用力搓着两只小手,双眼放射出兴奋的光芒,说:“好久没有好好打一架了,正好你们蛮族讲究用拳头说话。姐姐我今天心情不是很靓丽,所以快点开始吧!喂,你们不过来,那我可先动手了!”

    乌拉扎祖用力顿了顿手杖,把已经咆哮着开始冲锋的钢岩定在原地,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尊敬的苏海伦殿下,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一是为了保护她,二也是为了向您表达我们的诚意。如果只是为了找一位传奇强者给山与海作老师,那我们其实没必要付出千万金币的代价。”

    苏海伦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大祭祀说得没错,如果只是要一个名分,那么两百万金币就足以打动许多传奇强者,并不是每个传奇强者都象苏海伦这样会敛财的。大祭祀见她有所动摇,适时地又抛出了一个筹码:“并不是每个传奇强者都够资格成为山与海殿下的老师,事实上,我们在诺兰德大陆上的候选名单相当的小。”

    “哦?那名单上有几个人?”传奇法师被成功地勾起了兴趣。

    “2个。”一个让苏海伦有些意外的答案,但明显让她心花怒放。另一个人选千年王朝的武圣藏剑,是一个完全可以和苏海伦并列的名字。

    二选二,侧面说明了大雪山圣庙和迦兰帝君并没有把大陆其它传奇放在眼里。或许背后还有其它原因,但是苏海伦反正就准备这么理解了。

    “哎呀,老头,你虽然打扰了我的午睡,可是你的眼光却的确得到了兽神的祝福,很是不错嘛!千万金币的诚意已经足够了。哦,对了,山与海,你为什么会叫这样一个名字呢?似乎不太符合卡兰多大陆的习惯。”传奇法师再看向山与海时,目光已经柔和了许多。这当然不是乌拉扎祖那番话的作用,而是千万金币的魔力。这么大的数字,足以让传奇法师的目光可以用温柔来形容。

    刚刚睡醒的传奇法师脾气总是比较差的,现在才是真正的苏海伦。

    面对传奇法师的问题,山与海给出了一个与李察稍有不同的答案:“族人们说,只有高山和大海才足以形容我的财富。”

    苏海伦掩着小嘴,矜持地笑了起来,说:“用山和海才能形容的财富?这么说,你不是比我还要富有?”

    这是个很冷的笑话,大魔导师们都跟着干笑了两声,以示捧场。只有灰矮人表情奇特,脸上的笑容纠结得比哭都难看。

    果然,山与海点了点头,以一贯直截了当的风格说:“我是您的自费生,比您有钱是理所当然的事。一千万金币不算什么,您不用放在心上。当然,我现在理解了为什么诺兰德大陆流行的是镀金,而不是镀深渊翡翠魔铁了。”

    传奇法师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两根小眉毛缓缓竖起,以温柔甜腻的声音说:“你刚才说,你比我要富有?!”

    “当然!”山与海很用力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