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三 在一起的日子 中

章五十三 在一起的日子 中

    时间久了,李察也发现了山与海的一些小秘密。她根本不在乎食物的口感,而只在乎食物内含的能量和属性。李察甚至怀疑,有可能的话,她会不会直接啃魔晶。

    除了吃之外,睡似乎是少女人生中同等重要的大事,特别是一旦吃饱,她就会进入睡意朦胧的状态。李察睡觉的时候她也睡觉,李察冥想的时候她也睡觉,李察工作和学习的时候她大多时候在旁边随便找个舒服的地方蜷着睡觉。只有李察上课的时候,偶尔她不会跟着,不知道跑到深蓝哪里去玩了。其它大多数时间,她都始终停留在李察周围五米之内。

    哦,对了,她还是按照深蓝的学规,选修了足够份量、完全符合传奇法师弟子身份的课程,不过,那张课程表大概也只在每月签支付凭据时派派用处。

    少女似乎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着顾忌,就连洗澡时都不刻意避开李察,所以时间久了,李察也就不止一次看到过她美丽且充满力量感、如猎豹般的胴体。那淡茶色的肌肤散发着绸缎般的光泽,似乎抚摸上去会有极细微的摩擦感,让人不自觉的心动遐思。而她的双腿长而笔挺,完美得会让任何男人变成野兽。

    李察已经是男人了。

    所以每当晚上山与海蜷在他身边睡觉时,都对他是一种异样的折磨。少女睡觉时并不老实,总是会抓住一切机会往李察的怀里拱,到最后整个人都会缠在李察身上。如此纠缠,自然敏感部位少不了亲密接触,李察正是血气最盛的时节,又日日被成长中的血脉和食物刺激着,分外难以忍受如此的亲近。

    何况抛开力量与财富,山与海的美丽也是无以伦比的,四溢的青春活力也为魅力加成不少。

    “我们是朋友,我们是朋友……”每当李察难以入眠,甚至有些想翻身把少女直接压在下面时,他都要如此默念,由是慢慢平静。有时候他也会看看少女熟睡中的小脸,无奈地安慰着自己:“这也不是我能够选择的啊……”

    李察没有注意到,虽然他在这样的辗转反侧中浪费了一点时间,但是睡眠仍然保证了他白天的精力,也没有拖慢魔力进展的速度。

    而李察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忽略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想要强压山与海的话,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直到某一天,一只蚊子嗡嗡飞向午睡的少女时,李察才若有所思,用心观察这只小小的飞虫。蚊子是种奇异的生物,哪怕是在深蓝,哪怕是传奇法师,也无法让它们彻底在深蓝灭绝。

    在李察的注视下,蚊子在空中盘旋两周,然后径直向少女的小脸扑去。但它刚刚飞入少女一米范围内,忽然啪的一声轻响,飞蚊直接变成一缕青烟,然后消散无踪。

    李察忽然出了一身冷汗。

    搬入居住区的最初几天,每到李察上课的时间,山与海都会自行消失。据她自己说有各种各样的活动,偶尔手痒了,也会和族人们下海去抓抓鱼。可是再接下来,少女似乎对其它活动都失去了兴致,粘在李察身边的时间越来越长,就连李察上课她都会一起跟去。乌拉利祖和钢岩已经很少出现,千年王朝的宫廷禁卫们似乎也开始享受难得的假期。

    这个变化立刻让密切关注这边动态的灰矮人出了一身冷汗,山与海的安全似乎一下子全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不说责任和后果,仅仅看在解决深蓝未来一年财务危机的份上,灰矮人也决不容许山与海出任何差错。这是于公,于私人感情上,每当看到山与海,灰矮人都觉得自己看到了生平前所未见的一块巨大宝石原矿。崇拜已不足以形容灰矮人的情感,只要看到这块传奇般的财富之原石在面前晃过,他就可以幸福许久。

    所以灰矮人决定倾尽全力保护山与海,于是在李察居住区到公共教学区之间的地域内,执法法师的数量悄然增加了一倍,日常执勤的小队中更是增加了一名全副武装的步战骑士。而在各层哨点内待命的法师数量也相应翻了一番。除此之外,十七名大魔导师亦开始轮番在底层待命,以便在可能出事的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深蓝的边缘区也同样暗流汹涌,许多在灰色地带讨生活的人忽然发现周围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似乎在每个阴暗的角落都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看着他们。这些人就如老鼠,对危险的嗅觉无比敏锐。而另一方面,灰矮人一次性在边缘区各个区域添加了一千个魔法之眼,数量也的确是太多了些。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信号,于是灰色地带顿时清明了许多。

    仍然有些搞不清状况的老鼠,自我感觉十分强大,既然嗅到到了危险也不愿意放弃出去觅食。于是它们都在某个阴暗的夜晚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就象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敢在这种关键时刻给灰矮人找麻烦的话,就会发现黑金发怒时的恐怖并不下于他那些喝醉酒的同族。他不需要大张旗鼓的警告,因为不断消失的自以为是的家伙就是最好的警告。于是所有的老鼠都躲回窝里。

    这些天纳亚的心情一直不是很好,因为他后厨中的血腥气又要很长时间才能逐渐消褪了。他和同伴们都很讨厌血腥味道,因为这样会让纳亚煮出来的东西变味,也会让酒窖中的藏酒多出一股奇怪的味道。其实在黑暗世界中混得越久,就越会厌恶血腥。当然,变态的人总是有的。

    纳亚心情不好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已经为黑金做了这么多的事,却不能因此少交哪怕是一个金币的税。因为灰矮人认为,执法法师团不宜在没有事件发生的时候介入边缘区的灰色地带,秩序的维持者不能自己去扰乱秩序,所以所有清理老鼠的脏活累活都是灾刃带着两个兄弟去干的。昔日只肯斩杀大人物的血色弯刀,现在却不得不粘满了太多小老鼠的脏血。

    真正的杀手也是有尊严的。

    当灾刃忍不住向黑金抱怨时,灰矮人只是回了他一句:“时代已经变了。”

    时代已经改变,但税永远不变。

    灰矮人管这叫做潜规则,而纳亚则会愤怒地痛骂几声:“去他/妈/的潜规则!”当然,他只会在灰矮人走后才开骂,然后不得不一边老老实实地去巡视是否又有不开眼的老鼠想出来觅食,一边心痛着这个月要上交的税款。现在他每个月交的税比小酒馆过去一年的收入都多。

    其实纳亚如此任劳任怨,灰矮人背后强大至无可抗衡的武力是一方面,无从逃脱传奇法师的追捕是另一个方面,但真正的原因,却是他已经喜欢上了深蓝的安宁与稳定,也喜欢看着李察每天在自己的教导下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