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四 在一起的日子 下

章五十四 在一起的日子 下

    其实深蓝还是相当安全的,特别是主塔范围。斯迪文森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如此敢于冒险的都是枭雄,不成功则成仁。可是毕竟他还在深蓝中好好地活着,而且手下势力又有所增加。为了确保比赛胜利,索拉姆公爵又送来了许多人手。这一下灰矮人倒是有些后悔当初一力主张把龙脉术士留下来了。现在山与海天天和李察粘在一起,斯迪文森连李察都敢暗杀,山与海也不能说确保安全。毕竟一个人如果失去理智的话,是不会考虑后果的。

    灰矮人深信山与海是杀不死的。能够积累如此财富的人,不管种族老少,不管途径如何,都是有大运气的,是受神眷顾的。而斯迪文森恰好是个反面的典型。所以黑金不担心山与海会有生命危险,只是担心她会被骚扰到。

    灰矮人两难之际,终于痛下狠手。

    那边,斯迪文森忽然发现,自己只要离开居住区,身边就必然会围上来四个执法法师和两名步战骑士,美其名曰保护。就连上课,他们也与斯迪文森寸步不离。

    深蓝中消息传播的速度是相当快的。山与海只跟着李察上了两天课,所有人就都知道了她的身份,还有‘背景’。而她那独特的名字也就不再成为说笑的谈资,至少没人敢当面谈笑。

    时间本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距离比赛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而在此期间,灰矮人私下约见李察,与他长谈了一次。灰矮人首先描述了苏海伦的辛苦,说明她的财富来之不易。接下来委婉表明李察承受的‘苏海伦的喜悦’之多实在是前所未见,再后来则是深蓝财务处境的岌岌可危。在灰矮人口中,深蓝简直明天就要拆散了零卖,以偿还沉重的债务了。就在李察听得心情沉重灰暗,开始考虑自己是否可以为老师尽些什么力时,灰矮人话锋一转,语调升高十六度,以咏叹调的姿态诉说着拯救深蓝的救星已经出现,那就是山与海。

    最后,灰矮人跳到李察面前的茶几上,平视着他的眼睛,以有生以来最大的真诚与沉重告诉李察,现在回报苏海伦的时刻已经到来,那就是陪好山与海,务求让她在深蓝中多呆一段时间,因为少女第一期只订制了一个月的课程,而下次选课的时间即将到来。此外,灰矮人还暗示李察,对少女的一切要求尽量加以满足,比如说,某种‘小礼物’就不妨多送点,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在李察目瞪口呆,怀疑着灰矮人究竟在自己的居住区下了多少魔法之眼时,最后,灰矮人表示,只要李察肯出力,那么灰矮人一定不会忘记他的,赢得比赛胜利完全不是问题。

    离开灰矮人的办公室时,李察的心情变得沉重阴郁。他说不清楚心中的那种感觉,只觉得和山与海之间宛如高山流泉般清澈的关系,由此掺进了许多混浊的小泥流。至于黑金的承诺,李察却在迈出大门时就把它忘在了脑后。

    这天晚上,餐后的山与海如愿以偿地收到了她的‘小礼物’,过程相当顺利。当然,如果李察全力反抗,那么结果也就是收礼物的过程从‘相当顺利’变得‘十分顺利’而已,没啥本质区别。

    心满意足的少女敏锐地察觉了李察眉宇间的阴郁,于是关切地问:“有心事?”

    李察点了点头。

    “愿意告诉我吗?”山与海双手托着下巴,期盼地问。

    李察又摇了摇头。

    少女嗯了一声,安静下来,默默站在李察身边,看着他开始设计新的魔纹构装。

    时间就这样安静地过去,比赛的日子一天天接近了。山与海在深蓝中停留的期限已经超过了预定的一个月,却丝毫没有打算离开的迹象。少女每在深蓝中多停留一天,灰矮人对李察的好感就会攀升一大截。因为她每多停留一天,都意味着一笔不菲的学费和生活费支出,都意味着深蓝的财务报表又好看了一些。

    似乎李察可以一直安静地等到比赛日来临,但世界上总是充满了巧合。某一天上课时,李察又和斯迪文森迎面相逢,这种机会确实很稀少,比赛题目下达后,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人就再也没有选修过同一门课,而以灰矮人的谨慎小心,自然也不会让他们有机会一起上公共课。

    再次看到李察,龙脉术士的脸色立刻变了,本以为能够平静面对的心却再一次沸腾起来。他立刻拉着米妮,不动声色地往李察前进的方向上一站。

    龙脉术士这一次的信心不是源自于自己的手下,而是身后的四个执法法师和两名步战骑士。他已经明白这是黑金派来控制和监视的人手,不过已经不止有一个人误以为这是龙脉术士在深蓝中地位提升的标志。就连大魔导师们出行,也不需要这种等级的护卫啊!所以龙脉术士决心再借助这种误会,来逼迫李察绕路。其实他自己也清楚这种做法没有任何意义,但是能够暂压制李察一下,也是好的。

    然而龙脉术士站到了路中央,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却忽然觉得身后的气场有些单薄。他急忙回头一看,却发现这次所有的执法法师和步战骑士都停留在原处,完全没有跟上来的意思,而且他们的目光全部都聚焦在李察身边的少女身上。龙脉术士暗觉不妙,立刻望向少女,顷刻间想起了山与海的身份,特别是把她和仲夏狂欢之夜某个把他直接撞飞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就在这时,李察抬起头,视线落在龙脉术士的身上,双眉微微一皱。李察倒是不畏惧斯迪文森,只是有些奇怪他的脸色为什么变幻得如此厉害。

    还没等李察反应过来,斯迪文森忽然一个大跨步,拖着米妮冲到了路的另一边,而且目不斜视,如同本来就是要穿过道路一般。

    站到了路的对面后,斯迪文森才回过头,装模作样恶狠狠地瞪了李察一眼。他的目光焦点很讲究,绝对没有触及山与海。为索拉姆公爵招惹一个李察也就罢了,毕竟那时歌顿还没有开始他那震惊大陆的十三骑士远征,可如果再招惹一个千年王朝的殿下,那斯迪文森真就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李察倒是怔了一怔,被斯迪文森一系列古怪举动弄得满头雾水,他认真想了整整一分钟,直到目光不经意间扫过身边的山与海,才算明白了龙脉术士究竟想干些什么。可是等到李察反应过来时,难得好运一回的斯迪文森早已消失在通道的转角处。

    李察失笑,摇了摇头,也就不把此事放在心上。而山与海的视野中就根本未曾出现过龙脉术士,在少女的分类法中,他完全属于可以自动飞走的障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