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五 真实的谎言

章五十五 真实的谎言

    夜晚再次到来。

    斯迪文森的居住区响起了久违的咆哮,米妮则缩在沙发一角,一言不发。她的脸上又多了一个鲜红的手印。而在实验区,几名索拉姆家族的魔法炼金术师正在实验台前忙碌着,他们都有相当丰富的魔纹构装知识,虽然碍于天赋不够无法成为真正的构装师,却在材料前期中期处理,以及魔法阵局部绘制等方面起到不小的作用,为斯迪文森节省大量时间。遥遥听到斯迪文森的咆哮,他们互望一眼,耸耸肩,只当什么都没有听到,又埋头于手中的工作了。

    啪!斯迪文森又砸碎了一个花瓶,却还消解不了胸中的郁闷,忍不住吼叫着:“李察!又是李察!他究竟还有多少东西我不知道?先是苏海伦,现在又是千年王朝的公主,为什么所有的女人都会看上他?看上那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

    嘶吼稍稍倾泻了一点胸中的怒火后,斯迪文森转头望向米妮。米妮是美丽的,也是聪明的,可是和山与海相比,她却在各个领域完败。就连容貌,山与海也稳稳压倒了她。或许米妮曾经能够和山与海相比较的地方就是气质,冷若冰霜与野性力量确实难分高下,只不过山与海更加纯粹些而已。但那已是过去的事,现在米妮只剩下楚楚可怜,曾经的自信与冷傲已经在连番的打击下消磨殆尽。

    在斯迪文森眼中,眼前的米妮已经十足是个累赘,谈不上丝毫助力。更不可能象山与海那样对李察产生决定性的帮助。米妮很清楚斯迪文森目光中的含义,就算本来还心存幻想,挨了重重一记耳光后也就清楚了。她忽然冷笑了一下,坐直了身体,在斯迪文森面前挺起了胸膛,说:“那个女孩叫山与海。”

    “我当然知道她叫什么,我还知道她是迦兰帝君的孙女!深蓝中现在每个人都知道这个,还用得着你说?!”斯迪文森再一次压抑不住自己的脾气。

    “我听说她有惊人的财富,把贝瑟拉斯蛛晶当钱用的。”米妮的声音依然平静淡定,似乎根本不怕斯迪文森可能的又一次狂暴。

    龙脉术士夸张地笑了:“这个我也知道!她第一次用蛛晶支付的时候,我就是被她撞飞的那个人。你是想要讽刺我吗?”

    米妮恬淡地微笑,说:“她现在已经和李察住在了一起。也就是说,她的财富完全可以为李察所用。哪怕仅仅是一块上品贝瑟拉斯蛛晶,也可以让你用金币和家族力量铺就通向胜利之门的计划破产。假如她肯拿出两块蛛晶,或者是等值附魔材料,你获胜的机会就会小于一半。”

    斯迪文森一惊,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米妮所说的话正是他暗中所担心的,只是这件事的后果太过严重,所以他才刻意地忽略了这方面的可能性。现在索拉姆公爵为了支持他可说是已经倾尽了全力,再勉强的话,也不过多拿出两三百万金币而已,还不够三分之一块蛛晶的价值。一想到那张珍贵的火龙颈皮,斯迪文森的心都在滴血。

    “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斯迪文森犹豫了一下,终还是沉声问道。他看出米妮必然有话说,甚至也大致猜出了米妮的想法,因此脸色完全说不上好看。

    “很简单,你不能够光是埋头做自己的事,而是必须要知道李察在干什么,拿到他的设计方案,这样才能够有针对性地改进你的方案。”

    斯迪文森阴沉地笑了笑,却还是顺着她的话问下去:“那我如何能够知道李察在干什么呢?他会自己来告诉我吗?”

    米妮拢了拢散乱的长发,说:“我去。我会假意去投靠他,求他收留我。李察还是个孩子,还有同情心,而且他刚刚成为男人不久,我只要能够演得象一些,他多半会上当的。”

    “刚刚成为男人不久……”斯迪文森嘴里反复念着这句话,背着双手,在地上来回走了十几圈,才在米妮面前站定,盯着她的眼睛,慢慢地说:“为了演得象一些,你多半会跟他上床的,是不是?”

    米妮坦然承认:“是肯定会上床。不这样的话,他根本不会信任我。”

    龙脉术士古怪地笑了起来:“呵呵,你倒是肯付出啊!”

    “因为你已经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我们根本输不起!”米妮的回答当场让龙脉术士的笑声中断。他盯着米妮左看右看,而米妮的目光清澈坚定,丝毫没有回避。

    “女人真是坚强的动物……”斯迪文森嘟嚷着,站直了身体。他走到落地窗前,沉默地看着夜色下的浮冰海湾,今晚有月亮,但是在清淡的光辉下,地面上的一切反而显得更黑暗了。足足过了一刻钟,才缓慢地说:“那你就去吧。但你要记得我们之间的婚约,如果你先有了他的孩子,并且打算生下来的话,那我们之间的婚约也就失效了。”

    “我知道底线。”米妮淡淡地说。她站了起来,走到斯迪文森身后,说:“再给我来一下,刚才那个耳光还不够。”

    斯迪文森眯起了眼睛,死死盯着窗外天际那轮血色的新月,忽然回身轮圆手臂,反手一记耳光将米妮抽飞!

    米妮单薄的身体在空中旋转了几圈,才重重栽倒在地上。血不可抑止地从嘴角、鼻中涌出,脸则迅速肿起,一片鲜红,淹没了原本留下的指印。摔倒时她的额角则敲在坚定的岩石地面,滚热的血顺着鬓发流下,很快盖满了半张面颊。

    米妮没有呻吟,反而笑了起来,尽管笑容十分扭曲。

    “这下够了。”她说。

    深夜,李察仍然在公式和数字的世界中奋战着。而山与海则站在他身边,也盯着密密麻麻的数字沉思着。

    不知从何时起,山与海也逐渐参与到李察的魔纹构装设计中来。她对数字有着惊人的天份,更对魔力流向无比敏感,因此渐渐跟上了李察的思路。山与海对于魔纹构装的具体细节仍然很陌生,但她却可以从圣者图腾的原理出发,对李察的许多设想给出意见。许多时候都让李察眼前一亮,骤然发现了许多新的途径。

    而魔纹构装的原理和设计也很让山与海着迷,尤其是李察用简单精准的语言告诉她一些原理和设计思路的时候,当然,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参与进去的话,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呆在李察身边,从而尽情享受他的味道。

    就在这时,魔法钟忽然鸣响,表示有人在居住区外,想要见李察。李察眉头一皱,忍着被打断思路的不快,快步走到入口,打开了大门。门后站着一个全身都裹在斗篷中的少女,面容则深深隐藏在罩帽下。只看体型数据,李察就立刻把她和米妮匹配在一起,却觉得很不可思议。

    “米妮?”李察试探着问。

    少女掀起罩帽,自嘲地笑了笑,说:“难得你能看出是我。”

    李察更加吃惊了,不是因为自己猜测准确,而是米妮已经严重变形的脸,以及没有完全擦干净的血迹。

    “不让我进去坐坐吗?”米妮若无其事地说。

    “你……好,进来吧!”李察已经看到了米妮手里提着的大手提袋,拉链是开着的,里面装的多半是些随身用品和衣服。

    等米妮在居住区的客厅坐好,李察为她端上来一盘水果。

    自从山与海搬进来后,每天灰矮人都要专门送过来五十盆水果。山与海原本还想再付几块蛛晶,却为灰矮人所婉拒。所有对山与海提供的服务和食物,包括学费和各类其它费用,都是严格参照标准执行,并没有因为山与海那无敌的财富而多收她哪怕是一个金币,当然山与海旷课和深蓝收取计划内的课时费是两码事。只有仲夏拍卖那次算是例外,因为出价多少是拍客的自由。

    从这些细节上,亦可以看到深蓝的骄傲。苏海伦和灰矮人虽然对金币有着狂热的爱好,却并不会多拿一枚不该得到的金币。

    灰矮人依靠提供完美无缺的服务创造着收入,而传奇法师则干脆自己跑去无尽位面中赚钱。

    在深蓝中已经三年了,李察也深受熏陶,所以拿出这盘价值不菲的水果时还是犹豫了一下,因为这是山与海的东西。不过除此之外,他倒是没有什么可以拿来招待米妮的了。

    李察在米妮对面坐下,借着客厅明亮的魔法灯光,他更加清楚地看到米妮脸上的伤。这让李察的心轻轻抽动了一下。

    倒不是李察对米妮有何想法,而是如此美丽的一个少女,却被打成这样,谁看了都会于心不忍。

    “谁干的?”李察皱眉问。米妮怎么说也是苏海伦的亲传弟子,敢打她的人可不多。

    米妮苦涩地笑:“是斯迪文森。不过别去找执法法师,因为这算是我们的……家事。我和他之间已经有了正式的婚约。”

    李察恍然,然后平静地看着米妮,直接了当地问:“既然是你们之间的家事,那我更不可能插手了。不过你带着行李跑到我这里,又有什么想法呢?你觉得,我会收留你?”

    米妮的头微微低了下去,说:“你也看到了,我在斯迪文森那里根本呆不下去。我……我只能来找你了……”

    “假话。”山与海不知何时走了过来。这时已经到了她睡觉的时间,于是两个眼睛完全张不开,就这样闭着眼睛走到桌旁,在李察身边坐下,用脑袋用力拱了拱他,然后趴在桌上沉沉睡去。

    李察看了看山与海,再望向米妮时脸上的微笑已然消失,变为冰雪般的宁静:“你也听到她的话了,我相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