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六 无法原谅

章五十六 无法原谅

    米妮咬了咬牙,说:“我……好吧,我想问你,这次的比赛你有把握获胜吗?”

    李察笑了笑,说:“我当然不会告诉你。”

    米妮叹了口气,说:“我明白。我的请求只有一个,如果你觉得自己能够获胜,那么……那么请你收留我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就足够了。那时斯迪文森一定会被清出深蓝,而我,也会因为支付不起学费而失去老师学生的资格。实际上老师现在的态度很明显,就是只会留下你一个学生。我的家族早已经把我卖给了索拉姆,但我不想和斯迪文森绑在一起沉没。只要你帮助我渡过这次难关,今后我……我会象艾琳一样,靠自己想办法在深蓝中生存下去。”

    “真话。”山与海迷迷糊糊地说。

    李察有些哭笑不得,本来严肃凝重的气氛被她破坏了不少。他随手在山与海头上敲了一下,然后才继续盯着米妮。这个小动作也就是李察能做做,换了另一个人,多半还没碰到她的头,就会先发现自己的手臂不见了。

    “是吗?我收留了你,又对我自己有什么好处呢?现在能看得见的后果却是更增加索拉姆家族对我的仇恨。”李察淡淡地说。

    米妮挺直了身体,把自己刚刚具备诱惑力的曲线展示出来,然后认真地说:“我可以把斯迪文森到目前为止的准备情况全都告诉你,还有索拉姆家族的物资和资金支援方案我也知道!另外……另外在收留我的期间,我…….都是你的,你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

    “真话。”山与海睡得很沉,已经开始发出轻轻的鼾声,却不忘评价。

    李察忍不住抬起手又想敲她的头,却还是放下了。

    米妮立刻趁热打铁地游说:“你和索拉姆之间的仇恨还小吗?根本不在乎再多这么一点。何况大家族之间没有永恒的利益,也没有永恒的仇恨。这么一件小事,对大局来说根本微不足道,他们就算只看在歌顿侯爵的面上也不会特意过问的。斯迪文森如果输了比赛,就只有放弃血脉去跟着圣克鲁斯学习。圣克鲁斯自己不过能做出两三个三级魔纹构装,根本连大构装师都算不上,靠他的话,斯迪文森根本迈不过二级构装师的门槛。他只有成为龙脉构装师,才有可能制造出特定的三级魔纹构装。”

    “真话。”

    李察说:“但不管怎么说,他不还能成为一个构装师吗?这个结局也算是不错了。”

    “不,不一样的。索拉姆家族为他投入了太多太多。如果他不能成为大构装师的话,一生都要在家族控制下服役,根本没有什么地位可言的。”米妮争辩着。

    “真话。”

    李察站了起来:“不管怎么说,你也还算是一个构装师和大贵族的妻子,这结局很不错了。比强留在深蓝中要好多了,所以我帮不了你,你走吧。”

    “啊!不,为什么?我不想成为他的妻子,那纸婚约完全是把我卖给了索拉姆家族!而且你也有责任,就是因为你们阿克蒙德家族的艾莉婕子爵,父亲才把我卖给了索拉姆家族。”

    “真话。”

    李察挑了挑眉,淡淡地说:“那么,你是想追究我的责任了?”

    米妮脸色一变,随即低下了头,眼泪更是止不住地流下,轻声说:“我哪有能力追究你呢?至于我父亲,他现在只求不要再有一个阿克蒙德打过来了。好吧,我知道我过去有很多对不起你的地方,但是这场比赛对你也同样重要吧?如果你还看得上我,那么只要你愿意,我今后就都是你的。这样可以吗?”

    “真话。”

    李察已经打开了居住区的大门,说:“我对斯迪文森在做什么毫无兴趣,对你也是一样。所以我帮不了你,对不起。现在已经过了我冥想的时间了,请你回去吧!”

    米妮双手提着行李,失魂落魄地走出居住区的大门,然后在她身后,金属重门沉重合拢,发出一声低沉的颤音。

    “李察!我恨你!”米妮冲着金属门声嘶力竭地叫了一声,然后跌坐在地上,抱着双膝放声痛哭起来。

    即使隔着厚重的金属门,米妮的声音也隐隐透进。

    “真话……”山与海含糊说了一句,然后觉得睡得很不舒服,撑起身体,勉强张开眼睛,这才发现米妮已经不见了。“咦?她人呢,你赶她走了?她后来说的可都是真话呢。”

    李察沉默片刻,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

    “你倒真是狠心!”山与海站了起来,用力伸展着身体,眼皮却又撑不起来了。

    李察又叹了口气,说:“有些仇恨,是无法原谅的。”

    山与海顿时清醒了点,这次努力睁开眼睛,认真地看了李察一眼,才说:“你真不象一个十三岁的家伙,倒象是一百三十岁的老头!”

    李察无奈苦笑,只得再解释一次:“可能是我从小遇到的事情比较多吧……”他现在已经大致理解了智慧的作用,但这是无法解释的理由。

    山与海一边掩着嘴使劲打哈欠,一边打断了他:“知道,知道!你都说了好几遍了,无非就是国仇家恨儿女情长嘛!诺兰德的男人都是这些套路!这样吧,你来做我的男人,有什么仇我都帮你报了,你看如何?按你们诺兰德的话说,姐姐我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背景有背景!”

    李察又好气又好笑,扬起了拳头准备敲她的脑袋,一边说:“都是谁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还有,不要学老师说话!”李察同时在奇怪,就是一刻钟的见面时间而已,还谈不上愉快,山与海是怎么把传奇法师的神态学得这么生动的。

    “好的。”山与海出奇的乖,并且把大大的头送了过来,准备让李察敲。李察哪里忍心打得下去,何况他也知道这不过是她的小把戏,只是想凑自己近些而已。

    “我该去冥想了。”

    听到李察要去冥想,山与海立刻一声欢呼。

    片刻之后,李察已经在冥想室坐定,逐渐进入深层冥想状态。冥想室内香烟缭绕,一缕缕奇异的香气从一根点燃的手指长短的线香上冒出,蒸腾着氤氲室内。在香气的氛围下,李察晋入深度冥想的速度格外的快,再配合强效魔力恢复药剂的效果,冥想效力提升了数倍不止。线香是山与海的,不知由什么材料制成,反正她睡觉时都要点上一支。因此李察哪怕是在睡觉时候,魔力增长的效果也要超过以往的冥想。

    而现在,山与海就象一头小狮子蜷在李察身边,紧紧地拱着他,发出微微的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