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九 命运之战 下

章五十九 命运之战 下

    李察放出来的是一头雪兔,仅仅比一般的兔子肥壮了点,但仍是一头雪兔,体型还不到斯迪文森那头雪兔的三分之一大。这头雪兔和普通雪兔的区别,就是躯干部分的毛色是淡褐色的。这是插装了魔纹构装的缘故,而且那些部位的毛皮有点破损脱落,从掉毛的地方可以看到清晰的魔法阵纹路。这些特征一方面说明李察的构装插件制作还不够完善,没能让魔纹与转载体全部融合,另一方面则是说明雪兔本身的体质还不够强,只能勉强承载构装。

    这头雪兔一出现,索拉姆家族的区域立刻响起一片松口气的声音。

    如此弱小的一只东西,怎么可能战胜冬狼?

    山与海依然用双手托着下巴,用心地看着实验场中的一切,可是从她的小脸上一点都看不出担忧或者紧张诸如此类的表情。

    而雪兔进场时,菲尔大师突然坐直了身体,一向沉静的脸上竟然出现惊疑不定的表情。而在山与海身后,大祭祀乌拉扎祖则张开了混浊的眼睛,仔细打量了雪兔一会,嘴角浮上一丝玩味的微笑,又慢慢闭上了眼睛。

    而高高在上的苏海伦干脆小脑袋一歪,用小手支着脸蛋,开始打盹。看得出来,这次位面间的赚钱之旅很是辛苦,传奇法师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体力。

    李察离开了实验场,冬狼的注意力立刻被雪兔吸引过去。而这头小小的雪兔居然胆子也不弱,炸起了颈毛,对着冬狼发出呜呜的嚎叫!

    受到这样弱小种族的挑衅,冬狼毫不犹豫地进入攻击状态,它喉咙间发出低沉的咆哮,身体慢慢伏低,忽然闪电般跃出,一口咬在雪兔背上!大出观众意料之外,表现得毫不畏惧的雪兔竟然毫无抵抗之力,被扑了个正着!

    雪兔吃痛,拼命挣扎起来,可是它已被冬狼叨在空中,再怎么挣扎也只是四肢空划而已。然而就在这时,雪兔忽然拼命吸了一口气,双眼竟由冰雪结晶般的微蓝转为血色深红,身体迅速膨胀,而厚重的毛皮亦不能遮掩身体内的滚滚火焰光芒!

    轰!实验场中央骤然腾起一个火球,冉冉升起,再化作一小朵蘑菇云,继续直线上升,撞到实验场顶的魔法阵才消散!

    雪兔已完全消失,冬狼的楔形口吻也不见了,整个前半身都焦黑一片。它挣扎着走了两步,忽然一头栽倒,四肢抽搐了几下,就再也不动了。

    实验场边一片寂静,变化实在是来得太过突然,从雪兔进场到爆炸,前后不过眨了几下眼睛的时间。除了寥寥三五人外,没有一个人会想到竟有如此变化。

    李察站在实验场边,抬头向苏海伦望去,平静的脸上却有不加掩饰的骄傲!

    传奇法师闭着的眼睛忽然开了一线,向他眨了眨,眼角眉梢,全是笑意。

    寂静忽然被一声歇斯底里的嚎叫打破:“作弊!这是作弊!!”龙脉术士不顾手下的阻拦,正拼命想要翻过栏杆,冲向李察。

    李察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动,只是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左手的几根手指下意识地开始快速颤动。如果龙脉术士真的冲过来,李察会让他好好体会一下黑暗世界的战技。钢岩的目光随即落在李察的左手上,然后又看看拼命嚎叫挣扎的龙脉术士,脸上闪过一抹不屑,呸的一声,动作明显,方向明确地冲着那边重重吐出一口痰。

    索拉姆家族的人只当没看到钢岩的举动,几个武士忙着按住斯迪文森,另外几名魔法师则在一起交头结耳,低声讨论着什么。而米妮坐在索拉姆家族的人群中,怔怔望着李察,神色说不出的复杂。

    索拉姆家族的区域已是一片混乱,而深蓝的大魔导师们却个个端坐不动,除了互相用眼神交换意见外,就没有大幅度的动作。而山与海现在只顾看着李察,其它的一概不管。只是当凝视着李察的脸时,她的神情却开始变得有些垂涎,不过还是努力端正坐着,保持住诺兰德大陆上所谓的淑女姿态。

    她身后蛮族战士大多看得一头雾水,不明白刚刚实验场中发生了什么,而几名宫廷禁卫却见识不俗,脸色微微变化,显然想到了一些东西。

    实验场中央,那头半焦的冬狼静静地躺着,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可能。

    “我不服!!他作弊!”龙脉术士已形同疯狂,用尽全身力量挣扎着,连四个武士都难以把他完全按住。他甚至一口咬在身前一名家族武士的手臂上,痛得那武士倒吸凉气,却绝不敢松手。

    索拉姆家族后排站起来一名装束普通的老者,叹了口气,挥手瞬发了一个睡眠术,丢在斯迪文森的身上。龙脉术士原本对睡眠术一类魔法抗性极强,可是老者的魔法却似乎让他没有丝毫抵抗力,勉强挣扎了几下,就沉沉睡去。仅从一个睡眠术附带的诸多超魔效果,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老牌的大魔导师。

    老者看了看斯迪文森,吩咐道:“把他带回去吧。”索拉姆武士立刻抬着斯迪文森离开了实验场。

    直到斯迪文森被抬远,老者才走出索拉姆家族区域,遥遥向苏海伦行了一礼,带着十分的歉意说:“实在抱歉,这是我们索拉姆家族管教子弟不严,还希望殿下不要放在心上。”

    苏海伦拍拍小嘴,打了个哈欠,勉强张开了眼睛。至于老者刚才轻描淡写之间用出的魔法极效、魔法穿透等超魔技巧,根本没放在她眼里。这个睡眠术如果从她手里扔出来,可以瞬间把索拉姆家族在场的所有人放倒。甚至钢岩这种天生抗魔的圣阶蛮荒武士成功抵抗的机率也不超过一半。而老者本身的地位和恭敬的态度才是让她表现得认真一点的原因。

    “弗龙.索拉姆伯爵啊,你怎么也偷偷跑到我这里来了,居然不打声招呼。是不是怕考试会有不公平啊?”苏海伦似笑非笑地问。

    弗龙.索拉姆伯爵是索拉姆公爵的弟弟,属于实地贵族,本身也是十八级的大魔导师,在索拉姆家族内是一个非常有实力的分支。他现在出现在深蓝的原因,不言自明。

    弗龙伯爵叹了口气,表情复杂地望了一眼李察,说:“不,比赛的确是我们输了,结果很公平。刚才那只雪兔身上附加的应该是模拟自爆能力的魔纹构装,能够用初阶构装模拟出三级构装的效果,哪怕只有三分之一的威力,这也接近于大构装师的手法了。您指定这个赛题的考点应该是对魔纹构装的理解,李察能够自创魔纹构装,而我们只用了标准构装。不管这个魔纹构装的设计是否真出自李察之手,仅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都已经输了。”

    “你能够这样想就好!也不要这么沮丧嘛,不过就是失去了一次机会而已,机会这东西嘛,在我这里总是有的!”传奇法师笑靥如花地说着,“考虑到深蓝和索拉姆公爵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我还可以再考虑给你们一个自费的名额,学费和以前一样,只要标准自费生的一半就可以了。当然,这次学习方向不会是构装师领域了。嗯,这样吧,我在血脉天赋术士的领域中还没有学生,你们要不要考虑一下?一个强大的血脉术士在战场上就是一台移动魔导大炮嘛!”

    弗龙的脸庞抽搐了几下,再次诚挚地感谢了传奇法师的好意,表示回去一定要公爵好好考虑一下,再选择一个真正有天赋的子弟来深蓝求学。

    弗龙伯爵的确有老牌贵族的风度,再次欣然向李察表示了祝贺之后,才带着索拉姆家族的人离去。在索拉姆的人都离开之后,灰矮人忽然叹了口气,充满了惋惜。其实在斯迪文森被抬走的时候,传奇法师也同样用恋恋不舍的目光看着他。

    不是每个学生都能变着花样给传奇法师送钱的,在这个领域内,龙脉术士的确没有遇到过对手。

    可惜传奇法师虽然专门为他量身打造了一个血脉术士的领域,索拉姆家族却似已下定决心不再让损失扩大了。

    这时,深蓝的法师进入实验场开始清理,他们翻看着焦黑的冬狼尸体,低低地交头接耳。

    菲尔大师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向李察提问道:“李察,你在雪兔身上附加的魔纹构装是模拟的自爆能力还是内向爆裂?”在说到内向爆裂时,菲尔大师的语气也不禁有些颤动。内向爆裂可是九级魔法,能够再现它的魔纹构装就只有所罗门家族秘传的五阶魔神套装。而话一出口,菲尔也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了。内向爆裂,哪怕只是模拟出部分威力,也得是三级构装才行,而李察用于雪兔身上的分明只是初阶构装。

    李察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向大魔导师们的方向微微躬身行礼,如在课堂上回答老师问题般:“我的魔纹构装参考的是自爆构装,不过只能达到自爆效果而已,和标准自爆构装的结构完全不同。三阶构装中有太多我目前还制作不出来的结构,所以实际上我是用了取巧的办法,在构装内设置了三个火球的魔法阵,由雪兔的生命力依次激发,其中两个火球附加了魔法延时的魔法阵,以达到使三个火球在同一时刻爆发的目的,从而取得威力叠加的效果。当雪兔在生死边缘全力挣扎时,迸发的生命能量就会触发魔纹构装的效果。”

    三个标准火球术同时爆发时,产生的叠加威力超过七十个能级,足以对冬狼产生致命伤害,何况还是在嘴里这种脆弱部位炸开?

    同时激发复数的魔法是二级构装才有的结构,李察现在还无法做到,所以他选择了依次激发三个火球的方案,并为前两个附加了延时爆发效果。可是延时爆发要调整得如此精确,确保三个火球同时爆裂,却绝不是一般构装师能够作得到的,也惟有拥有精确天赋和数字化视界的李察能够办到。仅是两个魔法延时魔法阵,就耗去了他足足半个月的时间。即使有数字视界辅助,但要把手上的动作控制在0.2个毫米之内,依然需要大量练习和一点点的运气。

    然而李察的话却让众多的大魔导师们炸开了锅,忍不住彼此窃窃低语。

    “三个火球术外加两个魔法延时?!还能够精确控制延时时间?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这么多的功能魔法阵,居然全都能插装在同一个初阶构装里?”

    “真的是李察自己制作的构装吗?”

    大魔导师们的惊诧不无道理,因为在窄小的初阶构装内加载如此多的结构,一般都是大构装师才有的手段。而且这是一个非标准的构装,如果真是出自李察之手,那么意味着他通向大构装师的道路上,根本没有任何阻碍!在三大帝国的范围内,大构装师都是无比尊贵的人物,有些大构装师就连苏海伦都奈何不得。能够亲眼看到一个未来的传奇人物崛起,即使是这些大魔导师们也禁不住有些失态。

    听了李察的解释,菲尔大师点了点头,缓缓坐下,意味深长地说:“李察,这个构装的创意不错,很有你的风格。但是你要记住,力量之门已经在你面前打开,而通向巅峰之路仍然十分漫长,只有走到最后的才能笑到最后。自爆只是最后的手段,而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有其它路可以走。所以,李察,拼命并不是最优选择。”

    李察脸上的微笑一滞,菲尔的话让他有些慌乱,也有隐隐的触动。魔纹构装果然是一道双向的桥梁,在李察创造出带有自已烙印的构装时,也让旁人透过它窥探到了李察的一丝内心世界。

    在菲尔大师说这番话的时候,李察明显感觉到四道闪亮的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一半是苏海伦的,另一半则来自山与海。

    不管怎么说,李察赢下了这场关系到命运的比赛,并且第一次展示了能够跨越至大构装师的天赋。可是在他心中,这不过算是一生路上一个小小坎坷而已,虽然和斯迪文森之间的仇怨绝不会如此了结,却不急于一时。正如他对山与海说的,有些仇恨,是无法原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