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一 振翼

    李察并不知道深蓝外的市价,即使知道了也不会在意。现在他正对于收到的三万金币激动不已,因为这是依靠自己力量赚到的第一笔钱。虽然和他目前已经消耗掉的资源相比,几万金币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李察只为额外收入激动了几分钟,就又投入到永无止歇的工作和学习中去。而黑金却戴上了高倍炼金放大镜,整个人都趴在了工作台上,一根线条一根线条地观察着李察送来的魔纹构装,完全不知道时间的流逝。

    直到房间中完全暗淡,灰矮人才惊觉天已经黑了。他立刻点了七八盏魔法灯,把房间照得亮如白昼,然后又跳上工作台,继续观察那幅仅仅花了三万金币收购来的魔纹构装。不知不觉,当灰矮人长出一口气,站起身时,却发现天已亮了。而鸣叫的肚子则在提醒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但是灰矮人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他发疯一样的找来了最顶级的魔法箱包,小心翼翼地将初级敏捷封存好,然后匆匆离开了深蓝。

    这个月底,李察照例扫了一眼自己的帐单,却意外发现在出售构装所得的三万金币和‘苏海伦的喜悦’之外,又多了一项高达八十万的进帐,名目是‘构装拍卖分成’。

    李察努力回想,似乎自己交给黑金的只有一幅初阶敏捷。他对大陆构装的行价还是有点模糊认识,知道不管怎么样一个初阶构装都卖不出二十万金币,就算自已的初阶敏捷加成突破50%的极限,也就值二十万而已。怎么可能拍出如此天价,连分成都有八十万?而且这笔收入并不是来自苏海伦,而是源自黑金。以李察对灰矮人的了解,他是绝对不会把全部拍卖收入给自己的,一半都不会!四成也不会!

    一幅初阶敏捷而已!

    但是随即李察就在构装设计的研究中遇到了一个棘手的新问题,于是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而灰矮人却突然对李察的兴趣高涨,隔个一两天就会在李察面前晃过,不时会亲切询问他还需要些什么。灰矮人的异常显而异见,然而李察全副心神都投入到那个几乎无法克服的难题中,根本没有意识到灰矮人如此举动的背后有什么含义。

    李察还不知道自己那幅初阶敏捷的构装在神圣同盟拍出了五百万的天价!因为它超乎想象广泛的适应性以及超过标准构装达11%的加成幅度,使得它可以被附加在许多四阶甚至是三阶构装上,从而成为复合构装,却不必占用构装骑士身上极度稀缺的构装位置。

    构装的适应性越好,对于构装骑士每个构装位的承载力要求就越低。任何构装都不能超过构装位的承载力上限,而且必须留有一定余量。因此哪怕是量身定制的魔纹构装,也会存在一定的承载力浪费问题。位阶越高的构装浪费的承载力就越多。许多四阶构装浪费的承载力加总起来完全可以负担一个初阶构装了。复合构装出现的初衷,就是最大限度地利用承载力,从而使构装骑士的战力最大化。

    而构装的适应性和效力是矛盾的,适应性越广泛,对承载力的要求越低,那么单属性加成的效力就越低。适应性能够达到李察水准的初阶构装不是没有,但是市面上可以找到的构装加成大多在20%左右,远远低于标准的30%加成。李察这幅构装的珍贵之处就在于高达41%的加成!超越普通高适应性构装一倍的加成效果,人们愿意为之付出的价格就是普通构装的50倍!

    真正高端的构装骑士,对于构装战力的压榨都是达到极致的,假如李察能够在同等适应性下制出加成42%的构装,那么价格就会达到600万。这即是高端市场的规律,人们愿意为额外的每个1%付出的价格是以几何级数上升的。上升幅度则取决于稀缺的程度。

    李察此刻还不知道这些细节,就是知道了也不在意。他的目光已经放在更远的地方,并不会为眼前的一点利益而改变。黑金又是一个极为讲道理、有原则的灰矮人,虽然期待着更多的魔纹构装,却从来没有催促过李察。

    时间就这样悄悄流逝,深蓝似乎永无变化,只是在深蓝中生活的人们每过一年就会变老一岁。

    春天来了,又走了。

    当再一个春天到来时,李察蓦然惊觉,自己已经十五岁了。

    十五岁,在诺兰德大陆上就意味着成年。此时的李察已经是八级魔法师,并且就在昨夜完成了最后一个标准的初阶魔纹构装。至此,他已经学会了所有的初阶构装,只待制成一个二阶的构装,就可以宣布是名符其实的构装师了。这不过是时间问题,而且不会很长。事实上,如果不是李察执意要学会所有标准的初级构装,或者早就能够制作出二级构装了。而纳亚那些黑暗世界的艺术,也已经把所有的基础教给了李察,如今欠缺的只是实战经验而已。

    传奇法师依然大多时候不知所踪。自从见过山与海后,她留在深蓝的时间就越来越少,大多时间都去了茫茫位面深处,不知在忙着什么,反正多半和赚钱有关。

    不知不觉,又到了春天,又到了李察的生日,而且过不了多久,又该是命运之日了。每年的命运之日都不一样,前后总会相差一两天,因为只有七弦之月同时高悬夜空的时候,引动了位面潮汐才有改变命运的力量。

    在命运之日的前夜,李察忽然觉得,自己离开深蓝的时候已经到了。

    苏海伦仍然没有回来,李察却隐约感觉到,她是不会回来了,直到自己离开,传奇法师才会回到深蓝。

    在命运之夜,李察早已整理好自己的东西,也通知了黑金自己将要离开的消息。他还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却相信等命运之日过去,就会有答案了。深入魔法世界后,李察的直觉渐渐敏锐,这其实也是他魔法力量逐渐提升的标志。

    这一夜,李察破例什么都没有做,而是煮了一杯清茶,象个老人一样,静静坐在落地窗前,看着七弦明月照耀下的浮冰海湾。人生十五年,如雾亦如露,一一在心底流过。李察没有对自己的过去做任何评价,只是把所有重要的事情都回想了一遍,如此而已。

    十五岁的李察,已有了二十五的智慧,和三十五的心情。

    当第一线晨曦在海上升起时,七弦月一一沉入山峦之后。命运之夜过去了,又不知有多少人的命运在这一夜改变。

    一头苍鹰忽然振翼,自恒冬山脉升空,然后横掠浩瀚的浮冰海湾,消失在茫茫天际深处。

    苍鹰的身影落在一双深不见底的瞳孔中,并且在瞳孔深处那些浓得象血浆一样的暗红色中激起片片涟漪。

    这是一名骑士,高大粗壮的身躯几乎和蛮族武士相当,一身深黑色的重甲已显得有些陈旧,那些斑驳的暗红色花纹模糊不清,甲面上更是布满了密密麻麻刀砍枪刺的痕迹,触目惊心。让人甚至不敢去揣度这套盔甲究竟陪伴着主人度过了多少场生死之战。肩甲、手肘和膝盖处的粗大尖刺有许多已显钝意,却还没来得及修补打磨。这是一套把主人彻底包裹在内的全身重甲,从一些翻卷的甲片边缘看去,足足厚达五厘米,整套盔甲的重量可见极为惊人。

    而骑士的活动却分毫未受影响,如同这套重甲根本没有一点重量。只是在他举手投足之际,似乎总会有些浓郁的黑红色血气会从盔甲缝隙中泄露出来,但随即又被盔甲吸了回去,如此循环,似乎把骑士包裹在了若隐若现的氤氲红雾中。

    骑士胯下的战马同样极为高大,身量几乎超过普通战马一半。庞大的马躯披着黑色的重装马甲,甲裙一直下垂到马腿的膝关节处。而四只大得惊人的铁蹄奔跑翻飞中,隐约露出其上纹饰着的淡金色魔法符号。此时战马被主人勒停在原地,有些不耐烦地用铁蹄刨着地面。在它每一次踢抬之下,坚硬的深青色岩石纷纷碎裂。

    骑士微仰着头,目送那只苍鹰远去,才耐人寻味地笑了笑。他的面罩是翻上去的,露出棱角分明的脸,暗红色的短发和钢硬如针的髭须。若不是胸甲前叶的恶魔头饰已被无数刀斧劈砍的痕迹彻底破坏,完全看不出原本的图案了,一定有很多人会从那雕铸的魔鬼头颅上立刻认出他的身份,跟随歌顿进驻浮世德的十三骑士之首,莫德雷德。

    似乎感觉到胯下战马的不耐,莫德雷德轻轻拍拍老伙计的脖颈,于是那匹狰狞悍然的凶兽长嘶一声,四蹄踏动,不疾不徐地向前走去。

    在莫德雷德前方,深蓝已隐约出现在地平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