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五 征服天堂 中

章六十五 征服天堂 中

    “好了,我们该走了。以后你有的是时间看这些。”莫德雷德一挥大手,催动熔岩,向奇迹之峰奔去。李察则抑制住自己激荡澎湃的心情,紧紧跟了上去。

    四人五骑足足跑了一个小时,才真正到达奇迹之峰山脚。只有在如此接近的距离,这座直径五公里、高达三千米的高峰才真正显示出它的雄奇和不凡。人类的视野已经无法完全容纳眼前的恢宏景观,无论是想看看道路还是山峰,都必须不断转动头颅,调整视角。

    远处望过来那一道道沿着山峰盘旋而上的细线,现在扩张成了可容四辆大型马车并行的宽阔道路。路面是由一块块不规则的岩石铺就,却拼接得天衣无缝。平整光洁的表面,仔细看去却又分布着密密麻麻的颗粒,以防止座骑和车轮在上面打滑。道路外缘则由青色的钢铁浇铸出扶手和护栏,并且每根钢柱的顶端都雕铸着栩栩如生的魔兽兽头。道路中央则有微微凸起的岩石带,涂着鲜亮的黄色,以区分上行和下行的车流。

    李察抬起头,视线顺着道路向上望去。从这里抬头,哪怕仰到与天空平行的角度,都只能看到一团笼罩着峰顶的云雾,难以想象高踞于云端之上的奇迹。然而,精于数学的他,看到道路向上的坡度,就自然而然地算出了道路的总长。可是如此气势恢宏的大道,每一块砖石,每一寸护栏都如此精巧,一路修到峰顶,要用去多少钱?李察几乎无法计算这个巨大的数字!这种感觉,只在他曾经试图计算深蓝的造价时有过。而如今,这只是登上奇迹之城的道路而已。

    “嗨!李察,看那边!”莫德雷德的声音传来,李察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大约一公里远的地方,有一座外型颇为奇特的建筑群,它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平平的屋顶天台。不时有狮鹫登上平台,助跑几步,振翼起飞,在空中盘旋几圈后,再开始拉升高度,直向奇迹之峰峰顶的云层飞去。

    大多时候狮鹫背上载了一两个人,单独飞向峰顶。但也有成群结队的狮鹫同时出发,那时情景就十分壮观,狮鹫群张开的羽翼,刹那间使得那片天空为止一暗,而充满威严的鸣叫声,即使在一公里外都可以隐隐听到。

    “那是狮鹫站,如果你想图方便的话,今后也可以乘它们上下山峰。但是这样就不能带自己的座骑了。在山峰另一端,还有两个双足飞龙站,以及两个莫尔斯山鹰站。不过浮世德里的人很难忍受双足飞龙的味道,所以它们大多数时候是用来运货的。好了,李察,跟我来,我们上去!这段路很长,你最好给你那匹马加点什么魔法。”

    莫德雷德一拍熔岩的脖子,这匹体型巨大狰狞的凶兽发出一声低吼,小跑着踏入上山的道路。大道虽然宽阔,但是路上往来的骑士和各种马车货车却非常多,几乎显得有些拥挤。在路上看到的骑士中,竟有为数不少的构装骑士。莫德雷德和两名构装骑士随从也就显得不那么起眼了。

    当铁甲马的铁蹄终于踏入空中不散的云层时,李察已经感觉到云气中有隐约的魔力流动,它晦涩难辩,用心探索下,却又会发现流动的脉络有迹可循,构成了一根根无形的丝线,凝聚不散。当李察把这些无形的魔力线在心中勾勒出来时,立刻大吃一惊,这竟然是魔法阵的一部分!如果所有的云气中都有这样的魔力丝线的话,那么这个魔法阵该是庞大恢宏至何等地步!

    “李察!小心些,前面就是浮世德的大门了。”莫德雷德的声音隐约从上方的云雾中传下。李察精神一振,催动铁甲马,加快了速度。当李察绕过一个弯道时,突然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广场,而眼前再无云雾遮挡,视野骤然开阔!

    这是一片方圆千米的巨型广场,通体以淡金色的巨石铺就,就是李察也分辨不出这种巨石的材质由来,但是仅从铁甲马的铁蹄在地面上留不下丝毫痕迹,就可以想象它的坚硬程度。以淡金为基色的广场上,还分布着藏青和深绿双色的巨型纹路,从那些类似于符文和魔语符号的线条来看,很像一个无比巨大的魔法阵。可是李察同样分辨不出构成纹路的岩石材质由来,也不能从这座无比巨大的魔法阵中感觉到丝毫魔力的流动。

    直觉告诉李察,他现在就踩在一座魔法阵上,虽然这座魔法阵和他以往所学的任何魔法阵都不相同。并不仅仅是不同,事实上,李察连一个符号,一道曲折的含义都不清楚。这座魔法阵根本不是用已知的魔法知识能够解释的。

    随即,李察的目光被广场另一端两座无比巨大的雕像所吸引。那是两座高达百米的武士雕像,他们拄剑而立,面目则被斗篷的罩帽深深遮盖。手中的巨剑朴实无华,只在剑脊中央部位镌刻着几个意义不明的符文,符文同样是藏青或深碧色。两名武士微低着头,如同在向某个至高无上的存在行礼。虽然只是两尊没有生命的雕像,但是他们的虔诚却扑面而来。而且不知为何,李察竟然还从这两尊雕像身上感觉到了隐隐的威压和杀气。

    雕像背靠着两根高达百余米的石柱,两根石柱间则以拱顶相连。无论石柱还是拱顶,皆是用和广场同样的淡金色岩石雕成,上面也缠绕着意义不明的青碧双色魔纹。然而无论李察如何观察,却始终没能从雕像或者是石柱上找到哪怕是一丝的缝隙或者是拼接的痕迹。这意味着什么?难道两座战士雕像和他们背后的石柱拱门都是从一块完整的巨岩中雕刻出来的吗?

    是谁有这样的能力,雕刻出这类完全可以称之为神迹的巨作?

    李察忽然发现自己又有些难以呼吸了。于是他闭上眼睛,先是让自己的心沉寂于空白,然后才徐徐张开眼睛,望向拱门的穹顶。在穹顶的正中央,竟然是诺兰德大陆通用的魔法语镌刻出这座城市的名字:“浮世德”。除了这个名字是用魔法语写就的之外,李察再也找不出这座无比巨大的拱门和这个位面有关联的依据。

    PS:今晚第四更。期待第五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