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八 骑士们 上

章六十八 骑士们 上

    广场的东侧,则竖立着一座二十米高的塔楼,塔顶的射击平台上安放着一张巨弩,两名骑士正站在巨弩旁,警觉地观察着四周。这座塔楼把传送阵和飞行场全都覆盖在射程内,可以同时应对很大一片空域中的来犯之敌。

    箭塔的基座和井梯显得很新,应该建成不久,但是塔身上却有不少战斗的痕迹,由金属铸成的箭台也有几块修补之处。显然就在不久之前,这座塔楼接受过战火的考验。

    浮岛的面积并不算特别大,李察目测下来大致是约五百米直径的不规则圆形。浮岛上大半是连绵起伏的地势,在北侧地势的最高点比李察所站在小广场高出约五十米。但是直到踏上浮岛,李察才发现浮岛内部的景象和外面乃至模型上看到的并不相同。

    无论是模型,抑或是站在永恒高原上远眺,进入视线的浮岛景物都是有山有水,绿树成荫。所有浮岛的地貌气候几乎都是如此,只是面积大小不同而已。可是李察现在看到的是这座浮岛最高峰竟是一座火山,活火山,覆满淡灰色灰烬的山口还在不断向外喷吐着缕缕浓烟!奇异的是,淡灰色的火山山口以下,则迅速被树林覆盖,大片深深浅浅的绿色,泾渭分明。

    在火山下,一座巍峨宏伟的古堡依山势而建,深色的墙体和丛林般高耸的尖塔与李察记忆中的黑玫瑰古堡风格相似,却少了些威严沉稳,而多了狰狞凶厉。在城堡外,密密麻麻的建筑同时依地势而建。大部分建筑物都有着坚固的墙体和狭小的窗户,在街巷战时可以成为坚固的掩体。而几处制高点上,则矗立着醒目的箭塔,把整个浮岛都覆盖在它们的射程内。

    看到那座火山,李察不知为何忽然心跳加快了几分。空中弥散的隐隐硫磺味道,也让他觉得有些亲切。

    这时两名全副武装的骑士走来,接过了熔岩和铁甲马。莫德雷德则领着李察,一路向城堡走去。

    通向城堡的路虽然宽敞,却十分曲折,每每在转折地带,李察都会看到一座极为坚固的堡垒。一把把精钢手弩从扁而长的射击孔中瞄准了道路。在不到十米的距离内,这些威力强大的弩箭可以轻易射穿重甲骑士的胸甲。

    道路上来往的人流与下面城区相比不算多,也有妇女,甚至还有老人和孩子,但是其中彪悍战士的比例却是格外高。

    就在从广场到古堡的几百米路上,李察至少看到了六位加载了两个构装的战士。他们虽然还达不到构装骑士的标准,但是也算是精英级别的步战骑士了。重要的是,这些战士都还很年轻,未来依然有提升空间,只要体质增强到可以多承载一个构装位,就达到了构装骑士的最低标准。以一个构装骑士单位五个魔纹构装的标准而言,这些战士还需要配备可以承载两个魔纹构装的座骑,并且经过长达一年的特殊训练,才能成为预备役构装骑士。不过能够承载两个构装的座骑价格都极为昂贵,这笔费用都可以培养十几个步战骑士了。而且座骑的战斗力和骑士自身的战斗力显然不在一个数量级上,所以理想的构装骑士单位构成,一般都是四构装骑士和单构装座骑的组合。

    ‘熔岩’是个例外,这匹加装了四个构装的魔马和歌顿的‘暗月火山’‘暗月黑炎’属于同一个级别。

    仅以一路所见,李察就感觉到这座三号浮岛已经武装到了牙齿,完全是一座空中的浮动要塞。

    不过阿克蒙德素有穷兵黩武的传统,歌顿又是刚进浮世德没多久,要是浮岛被修成宫殿和花园那才是奇怪。想到这里,李察倒是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一层排位倒数第一的七号浮岛上又是什么样子。

    不等莫德雷德叫门,城堡的大门就自行缓缓打开。门后是一个小小的露天广场,但是四周的墙壁都高达十米,设置了可以向广场内部进行攻击的射击孔和箭塔。所以哪怕城堡大门被攻破,敌人也会在小广场上受到致命打击。

    城堡主体内部十分阴暗,需要用魔法灯或是燃料火炬照明。城堡里的通道也并不宽阔,甚为复杂曲折,通道中到处是暗室和兵器架,还靠墙摆放着不少厚重的方型铁盾,盾面上打造着数根三棱尖刺。兵器的刃口簇亮,盾面打磨得光可鉴人,尖刺闪动着寒芒,这些凶物显然并不是装饰品,在必要时把铁盾往地上一插,再用特制的支架顶住,立刻就成为坚固有效的掩体。显然,这座城堡就建筑之初就作好了和敌人在城堡内决一死战的准备。

    整个底层,都是由兵站、仓库、军械库和暗道构成,自二楼起才陆续有客房和起居室。当走入四楼的指挥大厅时,李察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父亲,歌顿.阿克蒙德。

    指挥大厅中央是一座巨大的石台,台上闪耀着蒙蒙魔法光辉,微黄的光芒均匀地浮起近十公分,呈现出一幅立体魔法地图。大陆地形是李察的必修课,这种大比例尺的地图覆盖范围达到上千公里,如果描绘的是诺兰德任何角落,李察都能一眼认出来。不过眼前的图形却是完全陌生的一片区域,各类标记也大多不明意义,看来根本不属于诺兰德大陆。

    除了歌顿之外,魔法地图周围还站着四个形姿各异的人。

    最奇特的是一个四十多岁,一脸虔诚的男人,穿着一件洗得有些发旧的传教士长袍,就连袍角袖边的花纹都有些破损。他腰间用铜链挂着一本厚厚的教典,黑色封皮,封皮上镶着铜制玫瑰,却看不出是什么神的教义。

    而在教士的右边,则站着一个高达二米五的壮汉,一身虬结的肌肉充分说明了他力量的可怕。他只穿了一件斜挎的皮甲,祼/露着大半个左胸以及整条手臂。在胸口和手臂浓密的毛发下,可以清晰地看到大片密密麻麻刺青,让壮汉的形貌更加狰狞恐怖。不过李察一眼就看出那些根本不是刺青,而是三阶的魔纹构装!只看露出来的刺青面积,就知道至少是两个构装,甚至有可能是三个魔纹构装。而以壮汉的强健体魄,至少能够承载五个构装,很有可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