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二 心愿

    李察没有想到,浮岛中央的那座火山就是阿克蒙德的家族墓地。

    跟随歌顿走出城堡后门,一踏上火山,李察立刻发觉周围的空间有轻微波动。没有任何征兆的,眼前郁郁葱葱、凝碧欲滴的树林变成一个红与黑为主色调的世界。

    清新温暖的空气消失了,代之以浓郁的琉璜气息。天空再也不是蔚蓝,而是密布着铅色中透着火红的浓云。周围异常灼热,浮岛上那怡人的恒温似乎被瞬间加热,高温好像下一刻就会凝结成火苗,点燃头发和皮肤,让李察觉得有些难以承受。

    火山通体由黝黑的火山岩构成,有一条不规则的小路蜿蜒着通向火山口。这时的火山再也不不是只喷点烟气的温顺模样,而是时不时的整个山体都在震动,遥遥望去,可以看到火山口喷出大团的火与浓烟,翻滚着升上天空,并且与浓密的云融在一起。

    火山主体也不再是曾目见的五十米高度,而是一下子拔至近千米高,从火山口不时会涌出熔岩。熔岩漫过火山口的边缘,如同流动的火之河,缓缓蜿蜒而下,并且在途中逐渐凝固,化为整个火山山体的一部分。

    奇特的是火山在不断震颤着,熔岩则时时涌出,但是除了火、烟、熔岩河是动态的,山体其余部分却始终没有变化,连石头都没有一块松动的,更看不到爆裂的岩石。

    李察迅速搜寻记忆,难道这就是魔法装备课上老师说过的带有空间属性的装备!想及于此,李察不由有片刻愕然,根据他阅读过的有关书籍记载,最大的也不过是“失乐园”,展开后的空间相当于深蓝一个大型实验室。而眼前高耸近千米的火山,根本无法想象是如何打造出来的,看这个喷发规模和持续频率,里面肯定接通了火元素位面,说不定直接容纳了一个半位面,或许这是诸神的又一神迹。

    小路两旁,就是起伏不平的火山山体,在那深黑色岩石上,则竖着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墓碑。但是这些坟墓的造型十分奇怪,只有矗立的墓碑,其下没有通常半圆形突起的墓体。而且墓碑的数量并不算多,放眼望去,稀稀落落的,整个火山上最多有几百个墓碑。此外,李察还注意到越靠近火山口,墓碑的数量就越少。阿克蒙德的历史并不悠久,却也传承了几百年,家族墓地上至少也应该有几万个墓碑才对。而且以这座火山的规模,哪怕是几十万墓碑也能够挤得下。

    歌顿一路向上,李察则沉默地跟在后面。他发现,火山实际上分成了五个层次,每向上一个层次,墓碑的数量就越少,但材质更好,碑文也从一个简单的名字,逐渐扩展到简介,再到生平事迹。很快,李察和歌顿就站在火山口的边缘,熔岩就在十米外凝固,炙热的气流扑面而来,几乎让李察难以睁开眼睛。

    不过李察知道,现在自己所站的地方就是阿克蒙德家族墓地的最高一层,也是妈妈遗愿中提到的地方。

    这是整个家族墓地最高一层,里面却只有寥寥六座墓碑。幕碑就是由深黑色的凝固熔岩切削而成,没有做任何装饰和多余的雕琢,就象一块块原生态的方型岩石。在这一层,墓碑上却没了大段的生平事迹介绍,每个墓碑上都只有名字,一个长得异乎寻常的名字,并且以一种李察从未见过的语言写成。

    可是一看到那些名字,李察却立刻把它们轻轻地念了出来,就象从血脉中带来的能力,天生就认识这种文字一样。而且在念出它们的同时,李察只觉得自己身体中每滴鲜血都在随着一个个音节震动跳跃着。每个名字都好像蕴含了不可思议的力量,并让李察感觉自己身体深处似乎有什么沉睡的东西即将苏醒!

    李察如同着了魔似的把六座墓碑上的名字都念了一遍,然后才恍若从梦中醒来。歌顿看到这一幕,点了点头,说:“不错!你的血脉非常纯净,将来很有可能在这里安息,回归先祖之地。”

    李察仍然没有从震撼中恢复过来,耳边仍然回荡着苍凉而悠远的咆哮,如同某个远古的存在正在不停地呐喊,穿透时间空间,似乎触手可及。他心有余悸地扫了一眼六座墓碑,却再也不敢轻易颂读墓碑上的名字。

    “这里埋葬着最强大的六位阿克蒙德,他们都洞悉了血脉深处的某些秘密,觉醒了真正的血脉传承,从而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真名。他们当中有极具天赋,从还弱小的时候就拥有真名的天才。但一半却是本不具备天赋,却在血与火的战斗中得到真名的强者!”

    歌顿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真名,是每个阿克蒙德最大的秘密,也是我们力量的源泉。你刚才应该体会到,每个真名都有着强大的力量,而且各不相同。拥有真名,我们其实就触摸到了位面最基本的一点规则。虽然可能微小的无法察觉,但这毕竟是规则的力量,也是我们最终理解规则的惟一途径。真名带给我们力量的同时,也是我们最大的秘密。一旦有人掌握了我们的真名,也即意味着她掌握了我们的生死存亡。她只要念出我们的真名,我们就会知道她要传递给我们的信息。而若是那个人读出我们的真名,并且加以最恶毒的诅咒的话,哪怕是一个全无力量的普通人,也会让我们立刻从位面中彻底湮灭!”

    李察的心中轻轻一颤,问:“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要让别人知道真名呢?”

    歌顿抚摸着短须,低沉地笑了笑,说:“臭小子!将来有一天,说不定你也会碰到这样一个人,让你心甘情愿地告诉她真名,其实只为了能够在她想你时,第一时间知道而已。”

    李察再次沉默,他好象记得在很小的时候妈妈曾经提到过,他的父亲有一个很长很长的名字。

    李察环视墓地最高的一层。虽然仅有六座孤零零的墓碑,但是他却感受到每座墓碑都有些无形而巨大的压力传来。

    李察有些艰难地问:“只有拥有真名的阿克蒙德才会埋葬在这里吗?”

    歌顿平静地看着李察,他的目光再次让李察感觉到阵阵慌张,如同所有的秘密都被洞悉。就在李察开始不断冒汗时,歌顿终于说:“只有阿克蒙德才能埋葬在这里。等我死了之后,这里就会有第七座墓碑了。”

    “那阿克蒙德以外的人呢?”

    歌顿意味深长地说:“那就需要征得所有阿克蒙德的同意,包括我。李察,你的身体中也流着阿克蒙德的血,在你死后,这里也将是你的归属。所以你应该知道要如何才能征得阿克蒙德们的同意。”

    李察当然知道。想要征得一个阿克蒙德的同意,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就是把他打倒。而在这件事情上,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径,。想要完成妈妈的遗愿,就意味着李察必须把所有的阿克蒙德通通打倒,包括他的父亲:。

    歌顿.以塞亚.塞坦尼斯托利亚.阿克蒙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