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三 银月传承 上

章七十三 银月传承 上

    “有心事?”歌顿的声音忽然响起,把沉思中的李察吓了一跳。

    “没有。”李察随即恢复了平静,摇头否认。

    歌顿没有继续深究,而是走了两步,随意找了个墓碑坐在上面,一点也看不出对阿克蒙德先祖强者的尊重。而他这个动作也让李察大吃一惊。以他学到的知识,诺兰德大陆贵族对祖先非常尊重,许多种族中甚至有秘传法术可以保存部分先祖的灵魂,从而传承知识,甚至可以以之施放出诸般威力强大的秘技。因此除了以永恒龙殿为代表的诸神之外,先祖崇拜也是大陆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信仰分支。而以蛮族为主的卡兰多大陆,以及辽阔海域中的诸多水族中,先祖崇拜更是超越了诸神,是信仰的第一来源。

    “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歌顿微笑着看着李察。

    尽管心头总是扎着一根拔不去的刺,可是李察却不得不承认,歌顿现在的举动似乎很对他的心意,而且歌顿的微笑也的确富有魅力。

    “我们阿克蒙德只看实际,如果想要表达对先祖的敬意,那么最好的办法便是觉醒血脉力量,并且留下血脉传承,这比任何没有意义的仪式都强。尊敬,是流淌在我们的血脉与灵魂深处的!好了,小子,现在让我看看你过去几年都学到了点什么,魔法和构装就不用说了,我对那玩意儿也不是很懂。不过看你的身体步法,应该也学了些战技,就把这个拿出来看看吧!”

    歌顿环抱双臂,随意坐着,目光不断从李察身上扫过,每一下扫视都让李察有种被彻底看透的感觉。

    李察宁定心神,取出一把暗淡无光的匕首,开始展示从纳亚处学到的黑暗世界战技。灾刃最为闻名的灾厄诅咒其实属于血脉能力,李察没办法学习。就是能学他也不会把它纳入日程表,毕竟李察的主体职业仍然是构装师和魔法师,分心的结果只能是每一项都学而不精,只通皮毛。

    这套战技并不复杂,难度在于精确。当年灾刃出手,可以用手中短刀轻而易举地将一根头发剖为三片,用刀之准堪称黑暗世界一绝。只是本体力量不够强大制约了纳亚的整体战斗力,但是精妙的战技却让他可以越级挑战。在从黑暗世界中消失之前,仅仅十六级的灾刃多次依靠天赋的灾厄诅咒和战技成功刺杀过圣域强者。

    李察的数字化视野却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出这套战技的威力。比如一记匕首刺出,李察立刻可以知道刃锋是高了五毫米,还是低了两毫米,从而加以修正。当然他本身并不是武者,对身体的掌控能力有极限的,而且战斗和绘制魔纹也绝不相同。绘制魔纹时可以选择最适宜的环境,并且有为数众多的工具辅助,所以李察已经可以将精度稳定控制在0.2个毫米之内。当精度突破0.1个毫米时,也就意味着突破了大构装师最重要的一个瓶颈。接下来就是对魔法的掌握,对构装的理解和创造,以及珍稀材料的获得,而这些都需要依靠时间才能取得。但是在战斗中,李察需要发挥得很好,才能把出手精度控制在一毫米附近,而当他使用血脉能力爆发的时候,随着力量的暴增,出手准确度则会直线下降。

    一整套战技施展完,不过三分钟时间。其实这套所谓战技,就是一个个分解开的动作,并且有些怪异无比。比如说曾经救过李察一命的,如蜥蜴般的贴地爬行移动模式。这套战技施展得接近完美,即便灾刃看到也会赞不绝口。不知为什么,在歌顿面前,李察总会不由自主地激发出最佳状态。

    李察并不是战士,虽然童年在山里的生活打下了不错的底子,但是选择了魔法师的职业后,体质还是偏弱了一些,就是经过苏海伦精心喂养,也达不到有天赋战士那样的强壮。所以施展这套以精准为主的战技反而更加适合。

    但是歌顿看了,非但没有什么喜悦和欣赏,反而摇了摇头,说:“小子,把你手上那把破铁片给我看看!”

    李察依言把匕首递给了歌顿。这把匕首材质为精炼乌钢,是普通钢铁的六倍重,并且附魔‘隐晦’和‘锋锐’。‘隐晦’使匕首本体暗淡无光,也几乎不会反射光线,在黑夜中更加难以被发现。而锋锐则使它的杀伤力比普通乌钢匕首提高了20%。在合适的杀手手中,这把匕首可以迸发出不俗的杀伤力,良好的材质和不错的附魔让它的价格也不菲,如果出售的话,至少也在8000金币以上。

    这个价格放在深蓝中根本不算什么,可是却成为灾刃收藏的武器之一,最终送给李察防身。由此细节,就可以看到传奇和一般强者之间那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歌顿哼了一声,随手把那柄匕首揉成一团,抛进了火山口:“娘们用的玩意儿!你是我的儿子,是伊兰妮的儿子,是构装师,是魔法师,不是那些只会躲在黑暗中戳人屁股的阴险家伙!当然,戳人屁股也有可能戳出一个传奇来,但那不是属于你的道路,你根本就没那个天份。还好教你的那家伙只给了你最基础的东西,勉强可以称得上是通用的战技,并不会影响到你今后走的路。要不然的话,哼哼,我非得到深蓝走一次,把那家伙给剁了不可!”

    现在的李察可不只是一个十五岁的青年,在过去五年中,经过无数繁复知识的考验,他的智慧天赋也在缓慢成长着,现在一年时间吸收融汇的知识足以相当于正常的四年时光。所以李察现在对于人情世故的通透至少相当于三十岁左右的人,而所学到、记忆起来的知识则接近于三十二三岁。

    对于歌顿的豪言壮语,李察却不买帐,淡淡地说:“想要对付教我这套战技的人根本用不着你去吧?甚至不用莫德雷德,刚刚看到的那四个人随便哪个应该都足够了。但你为什么还要自己去呢,是不是担心我的老师?”

    “我怎么可能会担心她?!笑话!”歌顿腾的一下从墓碑上跳了下来,吼叫咆哮着,一脸的铁青。李察还从没见过他如此失态,而歌顿也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干笑两声,缓缓又坐回到墓碑上,就象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不过再开口时,歌顿原本的不羁与玩世不恭却都不见了,代之以深沉和威严。这才象个豪门家主的样子,可是李察却看出来,这只是歌顿掩饰尴尬的手段。

    “哼,苏海伦那个女人,我怎么可能会怕她?不过,这个,嗯,说实话呢,虽然你老子我很厉害,但是也没厉害到可以单挑三五头黑龙的地步,……至少也得过段时间才行。所以和那个财迷女人单挑不是很现实。不过假如只是去深蓝里揍个小人物的话,她还不至于来追杀我。而且……因为某种原因,我也不能对她下杀手。”歌顿的口气严肃而正经,但是气势上和一开始相比,却弱得根本不是一点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