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四 银月传承 下

章七十四 银月传承 下

    李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直截了当地问:“我的老师不会也给你留下一个什么阴影了吧?”

    “怎么可能!”歌顿大怒,又想要站起来,但是好在屁股刚刚抬起一点就醒悟过来,于是生生坐下,把那块记载了先辈阿克蒙德真名的墓碑都坐得吱嘎作响,似乎随时有破裂的可能。

    但是在李察狐疑目光的压迫下,歌顿的脸色逐渐向青色过渡,最后终于哼了一声,说:“阴影确实是有那么一点,不过根本没关系!不就是钱吗?!你老子我征战领军可是一把好手,多打下几个位面,再过个百八十年的,我就不信还不了那点债!”

    这番豪言壮语,听在李察耳中,却怎么听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

    李察本来还想追问一句这百八十年,究竟是位面时间还是诺兰德时间的,却稍有些犹豫,会不会对歌顿的打击过于沉重了。

    但和苏海伦以及山与海相处过后,李察的性格也被她们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不小,比如说穷追猛打。

    不过李察刚想一开口,歌顿的心头突然浮现一股很不好的熟悉感,敏锐地感觉到不妙,于是立刻打断了他的话,说:“好了,小子!别说没用的了,把你在深蓝那学的破烂东西忘光吧。我来教你点真正的本事,可以发挥你本身血脉力量的东西。”

    歌顿站了起来,看了看脸色变幻不定的李察,叹了口气,说:“先不要急着拒绝,我教你的东西并不属于阿克蒙德,而是你妈妈应该教你的。不过我看你还不会,所以只能自己教你了。”

    “妈妈?”李察一怔。他始终认为妈妈只是一个普通的魔法学徒而已。虽然在深蓝的学习中已经让他明白伊兰妮原本的身份肯定没那么简单,可是也绝没有到大魔导师的程度。

    歌顿点了点头,说:“是的,你的妈妈原本是银月精灵王庭一员,是月之女神艾露西娅的祭祀。所以你身上其实也有着银月精灵的血脉传承,我现在要教你的,就是银月精灵月神殿流传下来的秘剑。”

    歌顿在手腕上一抹,掌中已经多了一把足有一米半长,剑身却只有四厘米宽,刃锋笔直,只有一侧开刃的奇异武器。与其说是剑,倒不如说是一把超长的细刀。歌顿轻轻在刀刃上一弹,长刀即刻发出一声悠长的轻吟,刃锋也在不断颤抖着。

    “小子,看好了!这就是秘剑.破灭!”歌顿突然前跨一步,手中长刀骤然弹起,笔直指向前方!

    一轮蓝色的弯月悄然出现在歌顿的头顶,把水幕般波光粼粼的蔚蓝色月光灌注到他身上,于是那把超长战刀的刃锋上也泛起一抹莹然蓝色,歌顿那庞大的身躯如同有神秘力量在推动,骤然前突十米,然后手中的战刃无声无息地向前一刺!

    这一剑美丽且凄凉,梦幻般的蓝色染满了歌顿踏过的土地,而第四弦苍蓝之月的力量似乎完全附着在剑上,呼啸而至,哪怕前方是头巨龙,也会被战刃刺穿胸膛!

    不知何时,歌顿又站在李察眼前。他已收剑,但是第四弦的苍蓝之月似乎真的跨越空间降临于此,那不知是投影还是幻象,依然悬在歌顿头顶十米处,不断把清冷月光洒在他的身上。

    歌顿轻轻抚摸着手中长刀,怅然地说:“这是你妈妈当年用过的一剑,所以我记得牢些。而其它的几剑只是这几年我闲着无事时研究出来的,但我毕竟没有银月精灵的血脉,所以也不知道对不对。你先学着,等将来有机会再想办法完善。”

    就在这时,歌顿头顶的弦月忽然由蓝转红,从第四弦的苍蓝之月转为第一弦的绯红之月,他的气势也骤然提升,身体一侧,同样前跨一步,手中长刀带着一抹浓浓的绯红月光,无声斩下!

    如果说刚才那一刀如单骑破军,一往无前,这一刀则如千军齐发,雷霆万钧。随着长刀的轨迹,空中的弦月倾泻而下,恍若销镕的微红色水晶,在歌顿舞动的空间里勾勒出一抹新月。这即是第一弦绯红之月对应的精灵秘剑:新月斩杀。

    随后,是第二弦琥珀之月引动的命运之环,这是环攻四周的全方位斩击。第五弦染堇之月的羽落领域,则是飘忽不定的斩刺,适宜用来对付行动迅捷的对手。而第六弦银色的霜砂之月,则会引动螺旋回廊,对敌人发动无休止的攻击。

    最后,当歌顿头顶的圆月忽然转为碧色的天青之月时,他忽然收刀而立,淡碧色的月光倾泻在他两肩,如水银流动,触到地面后却氤氲弥漫开来,一直扩散到数米之外。

    凡是月光所到之处,都有无比浓郁的生命气息扩散,于是原本是深黑色的火山岩石也被染上浓浓的绿色,在火山口狂暴的岩浆喷发中都没有丝毫动摇的岩石,却在此时从缝隙中有嫩绿的草芽冒头!第三弦天青之月所对应的秘技:虔信者的祈祷,原来是可以恢复生命力的秘法。

    当天青之月缓缓消失时,带有浓郁生命气息的碧色月光也随之褪去,炙热滚烫的气息重新统治了一切,新生的嫩草则立刻焦黄枯焦,再化为灰烬。这些余烬由深灰迅速转淡,最后完全消失。

    一切都恢复原状,仿佛刚才六色弦月的变幻只是场梦境。

    “这套秘剑应该还有第七弦的赤金之月,可是我却怎么都琢磨不出来了。”说着,歌顿把手中的长刀抛给李察,然后说:“哪!这把刀是我从异位面的一个精灵国度抢来的,现在就给你了,至于名字,以后你自己取。”

    李察接过长刀,却感觉到异常的轻盈,不由得一惊。而刀锋上依然带着浓浓的六弦圆月气息,却让李察身体深处的某些东西开始隐约震动。至于第七弦月,那是七轮月亮中最暗淡的一个,一年中只有少数几天才会悄然出现,即使出现了,那暗金色的月面也很容易被人忽略。它的月力也最为晦涩难寻。

    这是把无鞘的长刀,李察用手轻轻抚过刀锋,一不小心指尖就被划破,一滴鲜血落在刀锋上,却毫不停留地滚过,坠向地面。长刀刀锋却丝毫没有一点的血渍留下。

    李察不由自主地用双手握住刀柄,让刃锋笔直指向前方。长刀的刃锋忽然轻轻颤动了几下,刀锋前缘隐约现出一点蓝色。不知为什么,李察对歌顿最初施展的那式秘剑.破灭有特殊的感觉,甚至现在就模糊感知到了第四弦苍蓝之月的月力。

    “或许是因为他亲眼看到过妈妈施展这一剑,才会领悟得比其它几式秘剑都要深厚吧?”李察想着,却不知道当初,歌顿是用胸膛和心脏去体会了秘剑破灭。不过李察此时忽略了一个问题,为何歌顿可以用出只在月神殿内流传的精灵秘剑。

    歌顿又找了块墓碑坐下,恢复了原本的样子,说:“现在和我说说,你今后一段时间准备干些什么?你可以呆在这座三号浮岛上继续研究你的魔纹构装,也可以到我的领地上去组建一个新的构装骑士小队,暂时就先给你十个名额吧。当然,想跟着我的军队参加位面战争也行,我会给你安排的。原本阿克蒙德的传统是要先从普通小队长干起,但你也是构装师,所以可以直接成为随军法师,并且可以有自己的亲卫士兵保护。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建立一个自己的魔法实验室,继续研究魔法。”

    对于未来的选择,李察早已有了自己的想法。所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我想自己去位面征战。”

    “自己?”歌顿怔了怔,有些难以相信李察的选择。

    “是的,我自己!我想要自己去探索位面的秘密,打下属于自己的位面,而不是跟着你的大军行动。”李察说得无比坚定。

    歌顿呵呵一笑,说:“想法不错,但位面之间的那是战争,而不是普通的冒险。就算是冒险,也要组建自己队伍的。战争不是游戏,你不可能靠自己打下一个位面来。”

    李察皱了皱眉,说:“我已经算是合格的构装师了,只要给我两到三年的时间,我就能够组建起两个小队共二十人的构装骑士部队。到时候我可以交给你十位骑士,自己留下十位作为位面战争的核心部队。我记得在一些低等位面,十位构装骑士已经是足够强大的初始武力了。交给你的十位骑士,可以充抵一部分家族前期在我身上的投入。我知道这远远不够,但是我想早些开始异位面的探索。”

    听到李察的话,歌顿双眼骤然一亮,肃然问:“你是说能够在三年内创建出二十位构装骑士?”

    李察点了点头,补充说:“但都是一阶的构装骑士。”

    歌顿忽然大笑起来,用力一掌拍在李察肩膀上,差点把他带了个趔趄:“一阶也够了!看不出来,你小子倒还真有点本事,或许能比我更早在无尽位面中混出点名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