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六 宴会 上

章七十六 宴会 上

    魔法时钟指向入夜时刻,浮世德也被夜色所笼罩。然而浮世德的夜晚并不是黑白二色,而是绚丽多彩的。天空的两端分别高悬着第四弦的苍蓝之月和第五弦的染堇之月,蓝色和紫色的月光交织在一起,铺洒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证明这个世界真实存在,如果此时走出浮世德大门,仰望永恒高原的夜空,比浮世德天空视觉效果要遥远得多的苍穹同样悬挂着第四和第五弦月,或许由于太过缥缈悠远,彩色的月光无法跨越这个距离,所以诺兰德大陆的夜晚是黑白的。

    光带不分昼夜,依然高悬在浮世德上空,沿着玄妙的轨迹缓缓旋转。七轮圆月也随着光带不断游动,运行轨迹隐含着某种规律,可是人类自占据浮世德以来,却从来没能受到启迪以揭示七月彩虹的秘密。今晚是苍蓝与染堇之月,七月彩虹上相应的第四弦和第五弦月就暗淡许多。不过无论什么时候,第七弦的赤金之月总是最暗淡的一个,在一年之中除了几天之外,普通人几乎看不到它的存在。

    围绕着浮世德的云层其实也是一个无比庞大的魔法阵,它的存在让浮世德内的气候四季温暖衡定,和永恒高原的肃杀冷冽截然不同。一到夜晚,那弥散的云气中偶尔会有魔法丝线散发出一线光芒,千千万万根魔法丝线汇聚在一起,也就让那云也有了七色的光华。所以夜晚的浮世德是绚烂的。

    高层轨道的浮岛寂寞无声地飘浮着,而六层和七层的浮岛却是座座灯火通明。这里汇聚了神圣同盟所有强大的家族,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无数阴谋和交易在酝酿和发生着。而孕育阴谋和交易的场所,无外乎密室和宴会。所以每座浮岛上都有数量众多的密室,几乎每晚都有各式各样的宴会在举行。

    哪怕是阿克蒙德家族也不例外。

    今晚的宴会规模不大不小,在城堡外靠近浮岛边缘的一座楼内举行。

    这座三层楼原本就是设计来做大型宴会或集会的,楼外甚至按照一般贵族的习惯建造了花园。一楼和二楼的北侧是有着活动隔断的大房间,按照使用需要可以灵活分割成各种用途的厅,南侧则是大小不一的休息室。三楼的一半是露台,方向朝着岛内。屋顶更是设计成了天台的样式,在这里可以欣赏到其它浮岛以及浮世德的美丽景色。

    现在底层所有北侧房间被打通成为整座大厅,灯火通明,两侧的长桌上放满了食物,女奴和仆役穿梭来去,把一杯杯红酒送到需要它的宾客手上,再把空杯收走。

    角落里,一支乐队正起劲地演奏着,不过水准却显得不是那么完美。不过宾客们反正在意的不是音乐和美酒,而是相互交谈的机会。

    大厅外的回廊后,今天开放了八个大小不一的休息室,而二楼的休息室更多。这些私密空间为需求者提供了必要的便利,可以交谈,也可以偷情。如果是后者,许多人倒是更加中意室外绿树浓荫的花园。虽然被人撞破的机会大很多,但是刺激也会大得多,更何况大多数人并不在乎被人看见。

    阿克蒙德家族今晚的宴会是属于年轻一代的,歌顿和他传奇般的十三骑士都没有出现。大厅中几十个年轻人正三三两两地聚拢在一起,一边取用着食物和美酒,一边谈笑私语。当然在这种场合下谈论的都是些小圈子里半公开的话题,真正的谈判和交易是在休息厅甚至是密室中进行的。

    除了浮岛上的十四个家族外,在浮世德的地面主城区依旧有着不少神圣同盟家族的成员定居或设立了联络处。然而只有占据了浮岛的十四家族才是在浮世德中有特权的豪门。所以阿克蒙德尽管被视为暴发户,但能够得到阿克蒙德家族宴会的请帖却依然被视为身份的象征。特别是在歌顿一举攻占7-3号浮岛后,所有浮世德的家族都清晰认识到了阿克蒙德家族的战力。

    由于利用阿克蒙德阻挡新贵家族进驻浮世德的阴谋破产,那些古老的家族们就出现了分化,有不少开始转而拉拢歌顿,试图在宴会和议事厅的范畴内拴住这头凶兽,让它把利齿和獠牙对准同盟外的敌人。

    直到歌顿成功进驻浮世德,阿克蒙德才看起来稍稍有了些家族的样子。许多在外征战的阿克蒙德把自己分支的年轻一代送到了浮世德。一是让他们开开眼界,二是可以得到更好的保护和更好的发展机会,最后则是可以有更多选择伴侣的机会。不过肯把年轻一代送过来的都是在大陆上混得不是很如意的阿克蒙德,而那些风头正劲的族人根本就不理会歌顿,甚至有几个更是加快了扩张步伐,颇有取歌顿而代之的想法。

    大厅中大致有十位左右的年轻阿克蒙德,不过李察却不在这里,他现在正在顶楼的一个小宴会厅中,这里才是今晚真正的宴会举办地。

    宴会厅面积并不大,装饰却独有风格。这里地面和墙壁都用火山岩装饰,照明则是墙壁上一枝枝熊熊燃烧的火炬。连细部的装饰都是金属和矿石,也完全看不到贵族通常使用的壁挂和帷幕。房间温度里很高,还弥散着淡淡的琉璜味道,和家族墓地的火山环境有些相似,但没有那样的极端高热和严酷。

    除去李察,宴会厅中一共站着四个少男和九位少女,全都在十三至十八岁之间,他们自然而然地分成了三个小圈子,显得彼此之间都很熟悉。这里有李察同父异母的两个兄弟和三个妹妹,其余都是分支家族的年轻一代。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都还没有‘伴侣’。

    少男少女们都在自如地交谈着,话题不外乎战争和性,这场晚宴本来就是一场相互选择的聚会。因为除了李察之外,沃林、温宁顿,这两个歌顿的儿子,以及维妮卡和黛玫,歌顿的两个成年女儿,也都有自己选择伴侣的权利。不过这个选择的权利也只是在有限范围内的他们只有部分权利,看到中意有想选择的对象后需要告诉家族高层,由高层决定他们是否可以和看中的伴侣在一起。

    而李察,则是可以任意指定。所以他们都知道今晚的真正主角其实是李察。宴会厅中只有两个不合群的人,一个是李察,他独自站在厅角。另一个则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柔弱的少女,安静地坐在另一个角落的沙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