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八 宴会 下

章七十八 宴会 下

    温宁顿的表情很平和,他在看李察,也在观察着其它的少女。而沃林看向李察的目光却有些奇异,似乎混杂着掩饰不住的嫉妒,还有些许痛恨。另一个少年则是旁支的子弟,实力年纪和沃林相当,却显得低调很多。三个少年明显都对黛玫和维妮卡更感兴趣,而其它少女中也有一个漂亮火辣的吸引了不少关注。

    不过没人关注可可,找了她作伴侣,那几乎注定是悲剧的结果,在力量的领域里,美丽是最没有价值的。

    而维妮卡和黛玫不光拥有自己的挑选权利,黛玫更是得到了家族重点关注。小小年纪,她就已经显示出出众天赋,以及果断冷静兼而有之的风格,被很多人视为下一个艾莉婕。

    但是李察不同。就在这两天,人们讨论的话题已经是李察是否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歌顿。当然大家都公认在个人武力上,或许李察这辈子达不到歌顿的高度,但是一个构装师,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

    这是两个不在同一个数量级上的前景。

    李察已无需在战斗上展示自己,现在仅仅一个构装师的身份就足以压制在场所有的少男少女,不是一年两年,而是相当长的一个时间段。用一种简单的力量对比方法来计算,普通的构装师一年中可以制成两至三个一阶构装骑士,卖掉一个就能收回成本,那么余下的一个构装骑士完全可以横扫这批小家伙。所以说这是一种另类的战斗。

    宴会厅中的少女其实每个都相当美丽,少年们则各具英姿。维妮卡和黛玫因为血统和强大更是散发出独特的魅力,特别是黛玫,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桀骜不驯会让男人产生由衷的征服欲望。而她修长有力的腿,曲线十足的身材,则表明在另一个重要的战场,床上,她的表现也不会比战斗天赋差多少。

    李察端着一杯酒,一个人站在角落里,偶尔要松动一下领口,透口气。他不畏高温,只是有些不喜欢硫磺的味道,更不喜欢晚礼服和这种场合。他身上的晚礼服耗资近千金币,是家族总管特别邀请顶级裁缝缝制的,穿在李察身上,把他融合了银月精灵和阿克蒙德血脉而产生的独特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但是李察却更是怀念自己的魔法长袍。

    其实他是喜欢魔法长袍上附加的魔法效果。李察通常穿着的魔法袍上就一个附加效果:精神专注。这是个辅助性的魔法,在战斗中的作用是增加在混乱环境下的精神集中度,从而提高施法概率。由于是永久效果,所以这类附魔都十分昂贵,比储存战斗类魔法要贵上十倍不止,却没有多少实战效果,因此选择的人不多。但是对李察来说,这却是最重要的一个附加效果,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可以进一步提升他在绘制魔法阵方面的准确性!

    李察已经习惯了在精神专注的效果下生活工作,所以换上礼服就让他感觉到格外的不舒服,因为晚礼服上没有任何附魔效果。顶级裁缝的制品也就千余金币,而李察那件长袍则是以万枚金币起价的。这就是魔法世界与普通世界之间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李察无聊地晃动着手中的酒杯,让猩红的酒液在杯壁上旋转,同时开始默默计算了一下时间。晚会开始至今才刚刚过去半个多小时,意味着至少还有两个半小时的煎熬。两个半小时,对李察来说已经是一次冥想的时间,代表着至少0.1的魔力总量增长。

    魔力和斗气一样,没有太多速成的手段,只能在漫长的时间中依靠恒心和毅力逐渐增加。这也意味着假如李察什么都不做,连续冥想30年的话,单论魔力就可以进入大魔导师的境界。当然没有什么人可以连续冥想30年,可是李察现在所使用的冥想术已经接近于诺兰德大陆最顶级的水准。深蓝传承,至少在魔法领域内罕有对手。

    等李察度过10级关口时,才能够真正开始学习苏海伦专用冥想术的入门篇《深蓝幻想》,在大魔导师级别时则能够开始修炼《深蓝梦境》,而在传奇阶段则是《深蓝咏叹》。只有当跨出深蓝以后,李察才一次又一次地意识到,作为老师亲传子弟的意义。

    由于要做的事情太多,而目标总在身后紧紧追赶,所以李察对于时间有着近乎于偏执的珍视,这种气氛的宴会,以及宴会背后的强烈目的性,让他根本提不起丝毫的兴致来。

    选择一个伴侣其实付出不算大,很多时候就相当于多了一个床伴,有了后代就各奔东西。李察早就成为男人了,对女人自然不会排斥,更不会抗拒,而且黛玫、维妮卡各具独特气质,其他的少女们也都差不到哪里去。作为一个上床的对象,她们都超出标准太多。然而让李察抗拒的最大原因不在这里,而是阿克蒙德这个姓氏。因为现在代表着这个姓氏的是歌顿。

    李察没有任何动作,不代表其它人也没有动作。那名旁支的少年早就和两名同样是旁支出身的少女打得火热,并且有意无意间互相碰触摩擦着对方身上的敏感部位。他们都有足够的聪明,并不打算尝试越级的选择,而那个少年只能拥有一个伴侣,却被两名少女争抢着。少年自已的实力血脉都不算弱,和沃林差不多,自然是她们能够找到的最佳伴侣。

    阿克蒙德家族数百年来征战无数,为数众多的成年男子都死在战场上。所以族中男丁数量要少于女人。而且因为古老血脉的关系,阿克蒙德想要繁育后代却是比其他人类困难得多。

    诺兰德的普通人类生命周期在70年左右,孕育周期则是六个月。一个普通的女人可以在两年内生下三个孩子。然而阿克蒙德族人平均三年才有可能怀上一个孩子,再加上孕育期,整个周期就接近四年。相差近六倍的生育率,在短时间内看不出什么,可是放在十六年一轮的成年周期中,就意味着每对阿克蒙德只能生下四个后代,而普通人却会有24个子女!随着第二代长大成人并进入生育期,这个差距会越来越大,百年之后就是大到完全无法弥补。

    无论是大陆还是位面间的战争,种群的数量永远是最重要的要素之一,巅峰的力量即使能超越时间的束缚,其效果也终有上限,再强大的传承也需要通过血脉来延续。因此才会有了阿克蒙德古老而神圣的第一原则。

    作为弥补方式,每个阿克蒙德男人都会有为数众多的非阿克蒙德女人。这样生育后代的机率会高一些,但是相对应的,古老血脉也会被稀释。他们寄希望的是当基数足够大时,就会有很小的概率生出一个血脉格外浓郁的后代,这种希望经过漫长的年代已被证明过不是妄想,例如李察。

    孕育后代不止是要花费时间,而且还会使母亲的力量有些许的下降。孩子天赋越好,则母亲实力下降越多。当然从另一方面来看,母亲的力量越强,则下降的幅度也就越低。但那是对如黛玫和艾莉婕这样早早就展示出超人一等天赋的女人而言,对于普通的阿克蒙德女人来说,地位却大多由生出的孩子决定。生出一个天赋达到标准要求,也就是成年后可以觉醒一项血脉天赋的孩子,家族的奖励可以让女人一生衣食无忧,并且有选择第二次伴侣的权利。

    是选择,而不是被指定。不少幸运的阿克蒙德女人,就是通过第二次选择再度提升自己的地位,或者找到了一个可以相伴一生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