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 邀约 下

    黛玫有容貌有人才,有天赋肯努力,又勇于冒险,如果未来不会半途陨落,那么很可能会成为一名出众的人物,至少会达到歌顿十三构装骑士的水准。这样一个少女,是值得尊敬和欣赏的。

    “我的血脉能力是爆发。”作为回应,李察也介绍了自已的血脉能力。

    所有少男少女的关注焦点其实都在李察和黛玫身上。听到李察也觉醒了血脉能力,许多人的脸上都浮现出羡慕。温宁顿和维妮卡则没什么反应。他们虽然还没有自己的血脉能力,但已经很接近了,而且烈火卫士这个职业就表明他们的血脉能力很可能属于附加火焰伤害一类,这类能力评价都要超过李察的爆发。沃林则是一脸的嫉妒和不屑,甚至还低声嘟嚷了一句:“只是爆发而已!”

    其它人或许没注意到沃林在说什么,李察却听得清清楚楚,不过却只当什么都没听到。或许爆发是一个常见而普通的能力,可是沃林却离觉醒能力还远得很。至于他对自己的仇视和嫉妒,李察也没放在心上。并不是每个阿克蒙德都是天才,都能够勤奋,都能够团结在一起。事实上,分裂才是阿克蒙德的规律。

    “爆发?”黛玫怔了一下,然后双眉略皱,说:“这个天赋和你的魔法职业并不搭配,真是运气不好。不过也没什么关系,构装师才是最重要的,血脉天赋浪费就浪费了。你这次的运气不好,下次祝你好运!”

    “谢谢!”李察举起酒杯,和黛玫碰了碰,小饮一口。

    血脉能力往往觉醒在职业选择之后,如果和职业搭配得好,那么就会极大地增强个人实力,比如说黛玫,而苏海伦则是极端完美的实例。

    在某些家族里,如果血脉能够觉醒的能力都与战职有关的话,那么年轻一代就大都会选择与战职有关的各职业。而上位血脉由于可能觉醒的能力种类比较多,战职、魔法职业和神职都有可能,但也会偏向于某个领域。这时家族子弟年轻时选择职业就需要一定运气了。而从已知能力来看,阿克蒙德的古老血脉却是战职与魔法职业各半,却绝对没有神职。

    所以年轻阿克蒙德们的职业选择就变成了掷硬币式的赌博,赌那二分之一的机会。

    在历史上,也不乏有人觉醒了异常强大的血脉能力后重修职业道路的例子。一般来说,三阶血脉能力就值得郑重考虑职业方向,而四阶甚至以上的血脉能力值得无条件更换职业道路。

    李察就是一个失败的例子,至少是暂时的。而黛玫祝他好运,是暗指他有可能觉醒第二个血脉能力。这样美好的祝愿,让李察对她的观感提升了许多,而且她本来就一个极具魅力的少女。

    温宁顿也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微笑着说:“是爆发?多好的东西!我可是很想得到这个能力呢!现在我可是把硬币掷出去了,却还没等到落地,万一是个二阶的魔法类能力,那就真的头痛了。不过黛玫,爆发在李察身上,可不象你认为的那么没用,这个能力如果放在战场上就很有用处了吧!”

    “说得也是!”黛玫思索一下,点头同意。

    战场上,法师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住自己的生命,毫无疑问,在关键时刻,拥有爆发的法师和没有爆发的法师至少在逃跑速度上会截然不同的。而构装师的重要程度更是远超法师,一个高阶构装师则很多都拥有自我判断脱离战场时机的特权。

    “李察,你既然已经是构装师了,那么能做出什么和魔法有关的构装吗?”黛玫问。她知道大多初阶构装师只能做出少部分的标准构装来。

    李察沉吟了一下,说:“我倒是会做一种构装,可以达到魔力增幅的效果,但是效果比二阶的魔力增幅要差些,所以只是一阶的构装。你有兴趣吗?”

    黛玫的眼睛即刻一亮:“魔力增幅?是不是非标准构装?增幅效果多少?”

    “是非标准构装,增幅效果在13-15%之间,要等制成了才能知道准确的增幅比例。”李察说。

    黛玫的眼睛更加亮了,失声说:“这么高的效果,这么小的波动范围?”她显然对于魔纹构装了解的不少,二阶标准的魔力增幅只有20%左右,波动幅度一般从15%至22%不等。也即是说,这张非标准的初阶构装实际上可以和最差的二阶构装相媲美,但是对承载力的要求却相差好几倍。魔力增幅,实际上相当于节约了魔力。如果增幅效果在15%,对于魔力在400左右的黛玫来说,相当于多出了一个四级的魔法。和魔法增效一样,这个构装直接提升了她的战斗力,并且可以随着等级的增加按比例增加效力,而不是按绝对值。

    李察点了点头,表示确认。

    黛玫深深吸了口气,挺起了傲人的胸,说:“我要这个构装!不过不要插件,直接纹在身上!我能够承载任何初阶构装了。”

    她的这句话听起来格外有特殊的感觉,让李察的心中也不觉有些异样。他顺手丢了个侦测术在黛玫身上,这是构装师检验目标构装位置的基本测试。其实不用侦察术李察也可以知道黛玫的构装位置,相信她自己也知道。扔个侦测术只是为了再次确认那个承载构装的位置,因为对李察来说,那个位置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侦测术一闪而过,在李察的感知中,黛玫从胸口至下腹的整片位置都有魔法波动的回应。那即是她承载魔纹构装的位置。

    李察忽然觉得黛玫的目光变得如火一样炙热,让他有些不愿意直视。这算是另一种方式的邀请了。

    “维妮卡!你不也需要一个构装吗?”黛玫回头呼唤。于是维妮卡也走了过来,看着李察,说:“我也要直接纹在身上!至于构装,初级敏捷就可以了。以后再换。”

    又一个侦测术扔在了维妮卡身上,这次有魔法回应的区域从她的后腰至大腿为止。

    李察忽然觉得有些头痛。

    温宁顿呵呵一笑,说:“我都有些嫉妒你了,李察!这样吧,你也帮我做个构装,我就不嫉恨你了。材料我出,手工费便宜些吧。不过我要的可是插件!这点千万别弄错了,我和她们两个可不一样。”

    温宁顿的话如同火上浇油,特别是强调的重点,让李察的头更加痛了。

    好在随后少男少女们讨论起了位面战争,这个话题立刻让他们变得火热起来,李察几乎都插不下嘴。虽然只有黛玫真正参加了位面战争,可是温宁顿和维妮卡却也知道很多关于位面战争的东西,并且他们对参加位面战争的狂热简直让人吃惊。从某种意义上说,李察觉得眼前的阿克蒙德们似乎天生就是战争狂人。

    沃林没有加入到这个圈子里,看得出来,他更加讨厌甚至是痛恨李察了。因为他原本一直缠在黛玫身边,然而黛玫却自己到了李察那里,后来又叫走了维妮卡。而她们两个人对李察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勾引,但那个该死的李察居然还没明确回应!更加该死的是,维妮卡和黛玫根本没有放弃的意思。

    被她们两个缠住,只要是正常的男人,最后都会投降的。

    沃林一杯杯地喝着酒,猩红的酒液变得无比酸涩,身边那个少女和他说的话,一个字都没听到耳朵里去,心头那熊熊燃烧着的烈火,已经让他除了李察、黛玫和维妮卡,再也看不到其它的东西。

    PS:封推期间,还是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