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一 阴谋  上

章八十一 阴谋  上

    所幸的是,当日晚宴之后歌顿并没有催促李察立刻决定伴侣,事实上,如果不是特别约定时间地点,两人也几乎没有什么机会碰面。

    李察在岛上分配到的住所虽然只是一个很狭小的套间,但是距离阿克蒙德家族图书馆却很近,而李察就经常整天呆在图书馆内翻阅大陆历史风貌、诸神教义等书藉,同时也可以免于被打扰。

    当然,这种程度的挡箭牌对于维妮卡和黛玫是无效的,她们第二天就结伴前来拜访李察。不过,幸运女神再次眷顾了李察,她们最近恰好在进行一个很重要的修炼课程,所以并没有逗留太多时间,也十分遗憾的,在接下来至少四、五天都没有时间和李察做更深入的互相了解。这次拜访的主要讨论内容围绕着魔纹构装展开。

    面对两个兴致勃勃想亲眼目睹这种传奇物品制造过程的少女,李察本来以还没有准备好足够的魔法材料来拖延一下,没想到黛玫和维妮卡却说李察可以先‘熟悉’一下准备承载构装的区域。因为对黛玫和维妮卡来说,最重要的相互了解,当然是要让李察熟悉需要附加魔纹构装的位置。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熟悉过程,万一李察对她们彻底‘熟悉’了,也就意味着必须和她们成为伴侣。因为在第一次指定伴侣前,阿克蒙德的少女都要求保持纯洁,以维护后代血统的纯正。不过如果是与其它家族联姻,这条禁令却不一定必然要求执行。

    打发掉她们后,接下来的几天终于难得地平静。除了温宁顿出现了一次,送来了制造构装所需要的材料外,李察没再见到其他人。至于那天晚宴上的其余少女是不够资格,还是放弃了试图去跨越地位上的巨大鸿沟来接近李察,这些并不在李察的关心范围内。

    他似乎又回到了在深蓝的日子,给自己制定了如魔法钟般精准的时间表,开始大量吸收位面战争,浮世德历史,以及永恒龙殿的相关知识,再扣除给温宁顿制作构装插件、制定未来属于自己的构装骑士的装备方案和冥想的时间,他的时间也所余无几。

    然而,在表面的平静背后,暗潮却开始涌动。

    六层第六号浮岛是约瑟夫公爵的领地。作为神圣同盟奠基的十大家族之一,约瑟夫家族虽然没能再进一步,却也没有衰败。随着时间的流逝,家族底蕴愈发深厚,如同一棵古树,根已经深深扎入神圣同盟的土壤,再也难以撼动。

    和阿克蒙德家族7-3号浮岛上充满战争味道的要塞风格不同,约瑟夫家族6-6号浮岛上的风光更加符合人类大贵族的审美观。几百年来的苦心经营和比7-3号更大的一公里直径,让这座岛屿成为建筑艺术和园林艺术展示的所在。

    如果从高空望下去,整座浮岛笼罩于一个若隐若现的浅紫半圆形屏障中。在浮世德光辉绚烂的天穹下,那道屏障平时几乎很难辨别,但是,如果有外物从天空穿越,浅紫色的涟漪就从那一点被激发,层层向外扩散,如同盛开的莲花。

    地面则大部分被郁郁葱葱的植被所覆盖,在一年四季的恒温下,树草凝碧欲滴,各种各样的花卉几乎永远保持着开得最好的时节,恍若进入了传说中神祗后花园明水之域。建筑物散布期间,风格无一例外高雅古典,环绕着缠有常青藤的花棚和凉亭、以及经过仔细修剪的树丛。

    一道溪流从浮岛西南的山顶流下,在山脚下汇聚成一个小小的湖泊,而一座古老的城堡就建在湖边,城堡中心广场四周以柔和魔法光源衬托着精美的雕塑,矗立在正中央的奢华喷泉则是吸引访客视线的焦点。

    城堡的一座小型私人图书室内,几个或精明、或干练、或阴狠的男人坐成一排,个个坐姿笔挺,强者的气息隐约从每个人身上散发出来。在他们面前,一个高瘦的贵族青年站在书架前,正抱着本书,不断查阅着什么。他穿着剪裁得体合身的便装,戴着一副水晶眼镜,容貌英俊中透着睿智,只是身型却显得有些单薄。

    他一边翻阅着手中的书,一边说:“消息确认了吗?”

    最左边一个透着精明干练的中年男人说:“已经通过多种途径证实,可以确认李察.阿克蒙德的确是一名初级构装师。不过深蓝那边暂时还没有得到更加详细的消息,无法确认李察的构装水准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在深蓝中,有关李察的信息出奇的少,消息贩子们的表现也很奇怪,不是一问三不知,就是扔过来一堆琐碎却毫无用处的情报,我们的人未必能得到更进一步的消息。”

    “还需要证实什么?一个十五岁的构装师,未来还需要证实吗?”另一个高壮的男人冷冷地说,然后右手用力向前一挥:“哪怕李察一辈子只是一个构装师,如果让他长大了,阿克蒙德家族会多出多少构装骑士来?早就应该在路上杀了他的!哪怕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魔法师,在深蓝中学了五年,就应该杀了他!因为那就是一个未来的大魔导师!”

    一个法师模样的人冷笑着说:“西比尔,你说的倒是轻松,想杀李察就那么容易?歌顿派去深蓝的可是莫德雷德那个魔王!在野外的复杂地形下,就算你有那个能力准确截击,要花多大代价才能从他手下杀死李察?如果李察未来只是个大魔导师,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付出的代价可能数倍于一个大魔导师。至于未来的大魔导师?每个家族有多少具大魔导师潜力的子弟,难道你准备把他们全干掉吗?除非能够杀死莫德雷德,可是他一心想逃的话,谁有把握能够围杀他?现在你知道李察是构装师,才来说这种话,不觉得有些太晚了吗?”

    他说完,意犹未尽地冷笑了两声,又向咆哮的壮汉说:“要不纳西比你带队,去伏杀莫德雷德吧,弄掉那个魔王,或许比搞掉一个未来的构装师要有用得多!”

    名为纳西比的大汉脸色立刻涨得通红,愤然咆哮:“贾文,你这是什么意思!”

    名为贾文的法师冷笑着说:“你刚才是什么意思,我现在就是什么意思!既然你觉得我出谋划策不得力,那你这个负责领军的就多发挥点作用好了。收拾莫德雷德有些难为你,那么歌顿手下其它十二骑士随便杀掉哪个都行,寒尔冬?科琳?还是丽娜?”

    这时右手边的老人咳嗽了一声,说:“贾文,纳西比,你们现在争吵没有任何意义。毫无疑问,阿克蒙德家又出了一个有天赋的小家伙,但目前仅仅是有天赋而已。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究竟要给李察标定多少的优先级。”

    那位正在书架间来回踱步的年轻人停下了脚步,抬起头,问:“对了,我差点忘了,我们那位令人尊敬的小少爷曾经说过,李察正在准备做一个魔力增幅的构装。这可是一个非标准构装!你们不会认为,他现在就能做出二阶的标准魔纹构装吧?”

    “非标准构装?”贾文低呼一声,对于魔纹构装也有一定知识的他立刻做出了判断:“这个李察将来很有可能成为大构装师!”

    这直接使得李察的预测价值飙升了五倍,并且在众人的议论中,他的危险程度已经被列为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并且进入了阿克蒙德家族的前十位。

    “各位,我刚刚还查阅到了另一条有趣的消息,是关于一年多以前一次拍卖会的。”年轻人扶了扶眼镜,用手指抚摸着手中的书页,指着其中一行,说:“这届拍卖会最耀眼的拍品就是一张极品的初阶敏捷构装,它对承载力要求低至可以附加在三阶构装上,而加成幅度却达到了可怕的41%,只看加成幅度,就完全达到了二阶构装的标准!这幅构装拍出了五百万的天价,足以说明它的珍贵和稀有。不过更加让人感兴趣的是,这幅构装的拍卖方是深蓝。”

    年轻人抬起头,带着从容而优雅的微笑,说:“我们都知道深蓝从来不出产构装,苏海伦殿下对于构装品质的极端要求以及对构装师的痛恨,让普通构装师根本没有在深蓝的生存空间。所以我们可以大胆的假设,这幅极品的构装,很有可能出自这位李察之手。如果是,那他值得我们倾尽全力出手,如果不是,一个未来的大构装师也值得我们付出重大代价。”

    停顿了一下,他才微笑着说:“我们现在能付出的一切,在约瑟夫家族看来,也就是重大代价而已。”

    于是所有的人立刻明白,要不惜一切代价铲除李察!

    “要准备战争吗?”纳西比低沉着嗓子问。一提到战争,他的眼角就开始泛起血丝,虽然还保持着在上位者面前的礼节,但肢体的活动已经明显表现出压抑不住的兴奋。

    年轻人合上了手中的书,把它轻轻放在桌上,然后以和年纪不相称的沉稳和自信说:“不,暂时不需要。现在我们和阿克蒙德之间的争斗是在战场之外,只要我们做得足够完美,不让他抓住太多的把柄,那么歌顿也不会愿意走上战争这条最终之路。他是个很聪明的人,一定知道这种时候的战争对于我们双方都没有任何好处,只会平白便宜了尤利乌斯那个老家伙。他会等待,等待阿克蒙德从这种打击中恢复过来的时机,等待建立起对我们的优势。可是……”

    年轻人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时间,可并不一定站在歌顿那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