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二 阴谋 中

章八十二 阴谋 中

    说完,年轻人又从书架上取下一张卷起的皮卷轴,展开摊在桌上。卷轴上绘制的是浮世德地图,被年轻人以魔力激发,即刻在卷轴上方形成了一个立体的传奇之城模型。

    年轻人伸手在7-3号浮岛上轻轻一点,说:“首先,我们需要把我们的小李察从这个到处都是刺鼻味道的小岛上弄出来。然后……嗯,他是一定要到永恒龙殿中去看看的,我看这里就是一个不错的位置。费伦老师,您认为怎么样?”

    名为费伦的老人看了看地图,年轻人手点的地方介于传送神庙与永恒龙殿之间,相对幽静,却由于距离城门和飞行站点不远的缘故,经常有人来往。一看到这个地方,老人的瞳孔即刻一缩,然后点了点头,说:“这个地方很好,但是动作一定要快。派谁去?”

    “福克,福克.约瑟夫。这是最好的人选。”年轻人不假思索地说。

    图书馆内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变了,贾文更是犹豫了一下,说:“由福克去?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年轻人拿出一方洁白的手帕,轻轻擦拭着双手,一边淡然的说:“当然有这个必要。如果不是福克的话,你们认为歌顿会就此善罢甘休吗?我们的这点小小策略不可能瞒得过他,也不可能瞒得过那些老狐狸。所以我们需要的局面,就是让歌顿把这件事忍下去,这就需要足够分量的牺牲品,让他心知肚明,却只能选择日后再来想办法报复我们。而我现在需要的,正好是时间。好了,费伦老师,说服福克的事就拜托你了。另外,把那件东西交给我们那位可爱的小少爷,不要觉得心疼,用一件半传奇物品换一个未来的大构装师是绝对值得的。想要狩猎狮子,就要舍得放出绵羊作诱饵,哪怕是一群。”

    老人率先站了起来,恭敬地说:“悉听您的吩咐。”

    其他人也纷纷站起,表示服从。

    当这个年轻人,雷蒙.约瑟夫,约瑟夫公爵的第四个儿子,也是目前约瑟夫家族实际上第三号实权人物,作出决定后,是不喜欢其他人置疑的。而在过去的六年中,雷蒙无论是在位面战场还是在领地治理上都充分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至于他真正成名之战,却是在自己那块小小的男爵领地上,击退了两位阿克蒙德子爵的进攻。

    连续几天的阅读和冥想十分枯燥,所以李察决定出去走走,顺便把文字描绘的浮世德与现实的衔接起来。浮世德真正的繁华其实是在下城区内,那里云集了同盟数以百计的家族,并有无数势力和个人强者试图在这里淘金。在浮世德,只要有足够多的金币,几乎可以买到你能够想象的任何东西。

    而且呆在家族中另一个不好之处,就是李察已经难以招架黛玫和维妮卡火山一般的攻势,她们比原定时间要早地结束了课程,开始了对李察一天至少一次的拜访。如果再和她们纠缠下去,用不了三五天,成为伴侣就是必然的结果。这也恰好是她们想要的。黛玫和维妮卡同普通阿克蒙德女人并不一样,后代只是她们考虑的一方面,更愿意是和李察一起参加位面战争。

    所以当沃林出现,并且邀请李察一起去永恒龙殿看看的时候,李察立刻答应了。虽然李察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明显对自己有敌意的沃林会来邀请自己,但是如果仔细推敲也不无可能。一名十五岁的构装师,任何人有可能的话,都会愿意和他提前打好关系,培养感情。至于好恶,每一名训练有素的大贵族子弟都学会了把个人好恶放在一边,而更多从利益的角度出发思考问题。没有这点起码的素质,就会在家族内部的竞争中早早被淘汰。

    李察也很希望去永恒龙殿看一看,于是找来负责自己起居的管家,把自己的行程告诉了他。这是歌顿的要求,李察如果要离开7-3浮岛,就必须通知家族,等候安排。

    管家仔细地倾听了李察的要求,立刻前往城堡侧楼的一个小房间内,把李察的决定详实地告知坐着的一个女骑士。

    这名女骑士穿着一身轻盈而华丽的铠甲,甲胄的式样十分少见,不象一般的设计强调对胸腹、咽喉、下阴等要害处的保护,反而似乎是为了充分衬托出女骑士的身材,曲线优美合体,几乎可以媲美度身定做的晚礼服。要害处也看不到特别的加固或者防护设计,整套甲面布满美丽的花纹,配着繁复的宝石和水晶的镶嵌装饰。

    尤其是胸脯底部和两肋都是呈叶片脉络状的花纹,网状脉络上如星辰般闪着点点银光,最薄处甚至隐约能看到透光,除了双肩是一种传统的环甲设计外,整套铠甲看起来更象是只能用于仪式的那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可是女骑士周身那隐约的魔法波动却提醒着人们,这并不是件普通的东西。

    她的面孔十分美丽,甚至有一种妩媚的感觉,眉梢眼角带着淡淡风情,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样子,一头棕色的短发显得俏皮中带几分干练。她整个人都倒在椅子里,双脚高高地搁在桌子上,而该死的是,那身盔甲偏偏把大腿裸露出来,两段雪白细腻的肌肤在窗口透进的淡金色光芒下显得十分耀眼。

    在浮世德白天会有所加强的如阳光般的金色光芒下,她显得有些懒洋洋的,昏昏欲睡,连搁在座椅扶手边的细刺剑都慢慢歪斜,似乎随时都会倒在处处破损的旧地板上。可是管家知道这只是假象而已,而死在她手下的众多强者更是明白那柄细剑的可怕,只是他们再也没有机会诉说心中的恐惧了。

    在所有阿克蒙德敌人的眼中,歌顿的十三构装骑士之一,血之圣骑士森马,绝对和可爱无缘。

    在管家汇报完整整五分钟后,森马才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舒展了一下身体,把两条长腿从桌上挪了下来。这是个让人喷血的过程,因为她身上那套盔甲的下半身是裙甲样式,所以裙下的风光若隐若现。强大的女人,如果又兼有美丽的话,对男人的杀伤力格外大。其实森马的敌人中就有不少因为似乎从她裙下看到了点什么,一时失神,结果就被细剑刺穿。

    不过作为在阿克蒙德家族服务了三十年的老管家显然对十三位构装骑士都十分熟悉,所以一进小屋目光的焦点就放在自己脚尖前十厘米的地方,不多也不少。

    十三构装骑士多少都有些怪癖,森马的怪癖就是穿得象个暴露狂,可是谁要是真的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她往往会陷入暴怒状态。

    “我们的小李察想要出去走走?还是和沃林一起去?”森马眯着眼睛问。

    “是的。”管家恭敬回答。

    “好吧,我知道了。让年轻人出去走走吧,总关在这座小岛上也不是办法,天天闻火山味会对皮肤不好的!啊,你不用担心,我会负责小家伙的安全。不过我可只管李察啊,至于那个平民半精灵的儿子,是死是活关我屁事!”

    管家行了一礼,安静地退了出去,只当没听到森马最后一句话。血之圣骑士偶尔会爆爆脏话,这算是另一个小小的癖好。不过森马既然答应下来,那他就可以放心了。

    PS:三更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