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四 牺牲品 上

章八十四 牺牲品 上

    阿克蒙德家的三名仆人顷刻间被打得东倒西歪,他们五六级的战斗力放在大陆上都是合格的冒险者了,可是在约瑟夫家族仆人八至十级的战斗力面前,却连拖延点时间的能力都没有。而沃林则象疯了一样狂冲乱打,那些贵族青年们和约瑟夫家的仆人看样子也不敢太下重手,于是倒是让沃林支撑了一会,可是他身上已经挨了不少拳脚。

    李察心中危险的感觉越发明显了,可是冲突骤然发生,他刚想后退,一名仆人已经冲了过来,飞起一脚,以一记势大力沉的侧踢狠狠向李察的腰肋踹来!这一脚用力之猛,分明已经用上了一点斗气,完全可以把一个可怜的魔法师肋骨踢断!

    李察眼中闪过一丝愤怒,随即变为冰冷。他不动声色地退了一步,恰好让仆人的飞踢落空,然后双手抱住仆人的靴子,骤然发力一挫,喀嚓一声,这名仆人的脚踝已经彻底变形。然而就在这时,李察侧后方又响起呼啸的风声!

    在距离此地不远的一片小树林内,森马正懒洋洋地坐在一根树枝上,上半身靠着树干,昏昏欲睡。然而她迷离的眼睛忽然张开,带着媚意的脸上即刻浮起浓浓的杀气。她冷哼一声,提着细刺剑,从树上跳了下来,就要向斗殴的方向走去。可是只迈出一步,森马所有的动作就忽然凝停,如同这个空间里的时间已凝固!

    在她身后,树干的后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干瘦的男人,他全身都裹在深灰色连帽斗篷中,头发是枯草般的颜色,从风帽边缘凌乱地伸出来几簇。虽然他的面目在帽子的阴影里看不清楚,却衬得那双阴森可怖的眼睛格外亮,斗篷前方凸起了一大块,不知道用什么武器指着森马的后心。

    森马全身不动,缓缓扭头,用冷若寒冰的声音说:“毒蛇!”

    男人发出一阵干涩难听的笑声,说:“亲爱的森马,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都是老熟人,我也就不说废话,你最好打消立刻赶过去救人的念头,只要你心急,那就会立刻被我重伤,救不成人不说,没准还得把命丢在这里。所以说,现在你明智的做法,就是慢慢转过来。要慢,再慢一点,不能露出一点破绽,不然的话这根价值几千金币的破甲弩箭,可就要在你可爱的小腰上开一个洞了。要不要用你那身又漂亮又实用的盔甲来试试它的威力?其实我很想射你的屁股,不过那得等这一箭得手了再说!”

    森马果然没有再向前踏出一步,确实开始以缓慢而恒定的速度转身,但是她也并没有被毒蛇的风言风语惹怒,冷冷地说:“毒蛇,你的本事我很清楚,等我转过来,你想跑就没那么容易了。别以为我在浮世德中不敢杀人!”

    毒蛇笑着舔了舔嘴唇,发出哧溜一记声响,说:“其实我们没必要弄得这么激烈,不是吗?今天福克少爷好不容易才抓到了机会,一定要教训一下你们家那个不知好歹的沃林。其实沃林在阿克蒙德族中又没什么地位,你何必那么认真呢?而且你最多重伤我,却杀不死我,我相信自己可以跑到神殿前,我可不相信你敢当着神殿守卫的面杀人。如果你一定要动手,那么就算我死了,也有血之圣骑士陪葬,算是赚大了。”

    森马的脸色越来越冰冷,寒声说:“沃林再没用,也是阿克蒙德的一员!还轮不到你们来侮辱他,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三秒钟内不消失的话,今后世界上就没有毒蛇了!”

    “威胁?还是吹牛?我来帮你倒数吧!”毒蛇显然并没有把森马的威胁放在心上。

    局面一时僵持。

    街角的群殴片刻间已经有了结局,不出意料之外,约瑟夫家族的武力完全是压倒性的优势。

    阿克蒙德家的四名仆人全都倒在地上,根本爬不起来,连想报信的都被截了回来。那群贵族青年们仍然围着他们,时时狠狠踢上一脚,嘴里骂着‘贱民’。另一边,虽然沃林同样被打倒在地,并且被一名仆人死死按住,但他们却不敢过去同样踹上几下。

    在贵族之间,打架的时候拳脚相加是战斗,一方失去武力以后再动手就是侮辱了。况且,这些贵族青年都是浮世德下城区的家族成员,最好的也只算得上是约瑟夫家族的附庸而已。因此,在他们的阶层面前,沃林和福克的地位是相当的。如果他们胆敢超越规则,此事过后沃林或许拿福克没有办法,可是收拾他们几个却是绰绰有余,而家族也绝对不会庇护他们。

    虽然古老的谚语是打狗之前要先看看它的主人是谁,但是一条聪明的狗也得学会不去乱咬。

    李察同样倒在地上,不同的是有两名仆人死死地按着他。

    在李察旁边,另两个约瑟夫家的仆人同样倒在地上,一个捧着不自然扭曲的右脚,另一个则抱着膝盖,痛得脸色苍白。

    他们中的一个是第一个起脚飞踹李察的,结果被李察突然出手扭断了脚踝。而另一个则是飞膝来撞,却被李察用随身携带的一块原矿砸碎了膝盖。使用过爆发的能力后,李察在力量上反而占据了优势,而黑暗世界的技艺则使他准确击中了对方的要害。可是他毕竟是一个魔法师,而不是一个高级战士,所以没能闪开来自后面的袭击,被第三个仆人狠狠砸中后脑,摔倒在地,又被人死死按住。

    李察这一下挨得极重,剧烈的疼痛让他眼前发黑。如果不是在深蓝中得到了过人的体质,仅仅仆人那全力一拳就会让李察昏死过去。而且在要害部位如此沉重的打击,很可能对李察今后的魔法生涯还会有潜在影响,造成只有高阶神官才能恢复的伤势。除了头之外,李察的手臂和身体也不断传来剧痛,肩膀更是痛得似乎要从身体上断裂。而他的脸则被死死压在冰冷的岩石路面上,只有右眼能够看到很狭窄的一线视界。

    极度的震惊和屈辱已然充斥了李察的大脑,所有的血都在涌上头顶,他几乎要沸腾了!以这种彻底侮辱性姿势按着他的只是两个仆人,而他们却如此大胆,下手时丝毫不留任何余地。每被按着一秒,李察就觉得自己象是被人当众抽了一记耳光!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从冲突开始,到阿克蒙德家所有人都被打倒,还不到两分钟。李察一时也失去了冷静,猛然发出野兽般的咆哮,拼尽全力一挣,上身竟然抬了起来!

    按住他的一名仆人猝不及防被弹飞出去,而另一名则反应还算快,及时换手死死抱住李察的腰,但是爆发带来的巨大力量也撞得那名仆人摇晃不定,眼看就要松手。

    这时另一边正按着沃林的那个仆人蓦然发力,一个冲锋窜了过来,全力一脚准确地踹在李察后背上,让他重重摔回去,头则狠狠砸在岩石路面上,血瞬间就从前额下漫流出来。

    路边已经有不少人在围观了,可是看到约瑟夫和阿克蒙德家的族徽,却谁也没敢靠拢过来。看到血从李察身下流出,许多人吃惊地叫了起来。李察穿的分明是贵族服色,他可不是那些仆人!

    福克似乎这时才注意到李察,走了过来,说:“这小子是谁?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李察勉强抬起头,刚想说什么,没想到福克竟然一脚直接踩在他头上,把他的脸狠狠压回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