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五 牺牲品 下

章八十五 牺牲品 下

    “这小子脾气还挺臭的!都这种时候还敢倔强!”福克踩着李察的头,笑着对那群贵族青年们说。

    然而这一次他没有得到热切的回应,所有的贵族青年都脸色苍白,不知所措地看着福克。他们比旁观者更有眼力,不但认出李察身上的贵族服色,而且看出单论质地和样式的贵重,李察还超过了沃林!

    他们完全不明白一场小小的,最坏情况不过是皮青脸肿擦破点皮的斗殴,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程度。看着福克脚下那个不知名的贵族青年头下流出的大滩血迹,以及肩背承受重击的地方,完全裂开的衣料,都知道,这次的事情闹得太大,已经无法善了。他们那点小小的背景,根本不够阿克蒙德迁怒的。只要想到歌顿进驻浮世德前后的血腥手段,这些根本没上过战场,也就没见过多少世面的贵族青年禁不住从心底浮起寒意。

    而此刻在小树林中,森马骤然暴发出惊人的气势,她停止转身的动作,停留在与毒蛇的正面保持30度锐角的位置.如猎豹般伏低身体,诱人的身体此刻却开始蕴育爆炸性的力量!

    毒蛇明显紧张起来,显然森马感应到什么,让她不惜代价也要开始发动。面对这股凌厉强悍不顾一切的恐怖气势,他现在也没有十足把握可以靠一支弩箭阻止森马。

    如果这支箭不能迟滞森马的行动能力,让她冲到了街角冲突现场,那么哪怕是濒死的血之圣骑士也能够在几秒钟内把那所有约瑟夫家族的人杀光!

    就在毒蛇几乎打算博一记,扣下弩机扳机时,森马忽然停下了动作,徐徐站直身体,然后用看死人的眼光看着毒蛇,以讥嘲的语气说:“你们这个局做得真不错,连我都要佩服了!可惜,你们惟一欠缺的就是运气。下次要实施类似阴谋前,先记得好好去永恒龙殿祈祷一下!现在,你该考虑的是自己怎么跑了。”

    毒蛇几乎在同一时间感觉到不远处升腾起两道强大的气息,脸色立刻变了!

    此时此刻,福克脸上带着已经有些扭曲的微笑,所有的斗气都在体内燃烧,汇聚成爆炸性的力量,踩着李察脑袋的脚狠狠跺了下去!这一下的力量,可以把脚下的头颅完全踩碎!

    这才是福克到目前为止的真正目的!

    福克相信,经过前面诸多的伪装,这一瞬间的发力,完全可以让周围所有隐藏着的强者都来不及反应。等他们冲到面前,李察早已受到致命的打击了!

    毋庸置疑,李察身边肯定会有强者保护。但是,根据贵族法则,年轻子弟之间的这种争风和斗殴,各家族的强者并不会插手。相同阶层的矛盾,在同个层次里解决,这是一个很虚伪的公平原则,但也是对年轻一代的磨练,对个人力量的尊重,同时避免庞大的家族被一些小事拖下水。

    但是任何事情都有底线,那就是人命。

    作为约瑟夫家族有继承权的年轻一代,没有人会想到他竟然会如此疯狂。

    而只有福克自己才清晰地知道,作为约瑟夫公爵的亲生儿子,一个有天分的战士,他却注定了是家族的牺牲品,不是这一次,也会是下一次。决定命运的因素,是因为他的母亲只是一个地位低下的平民,而他自身的天赋并没有好到可以扭转命运的地步。反而由于天赋的光环,更加注定了他牺牲品的命运。

    在进入家族实权者序列前,贵族子弟的价值还是由血系来排定的。因此,本质上说,沃林和福克的地位是相当的,而李察和福克的地位也是相当的。

    杀死了李察,福克也不可能幸免。

    福克最差的结果是被阿克蒙德家的强者当场击毙,最好的结果则是成功回到家族,然后体面地死去,以此给阿克蒙德家族一个交待,同时也给神圣同盟皇室以及浮世德的豪门一个交待。

    约瑟夫公爵失去了一个儿子,歌顿侯爵也失去了一个儿子,这是一个非常公平的结果,至少看起来如此。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约瑟夫家族失去的只是一个未必能够进入圣域的战士,阿克蒙德却是失去了一名未来的大构装师,损失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不客气点说,就是一百个福克也比不上李察的一根手指。

    约瑟夫家族选择此时发动,也是出于这种考量。李察还没有自立门户,不管他具有多么深厚的潜力和天赋,他的身份目前仍然只是歌顿侯爵的儿子。如果假以时日,李察正式被任命为家族构装师,或者得到了爵位封号,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无地骑士,也不能仅仅用一名公爵的儿子这种代价来换取了,那时候要交出去的至少是一个家族的支系。这就是政治上的公平。

    但是约瑟夫家族抛出来的有限损失,对福克而言却是人生的全部!所以他在发力踩下时,发出的是近于疯癫的狂笑!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福克忽然发现眼前的世界骤然暗淡,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而在视野的中心,一柄深色巨剑宛如从虚空中浮现,瞬间占据了他的全部视觉!无形的压力则先一步笼罩住福克全身,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要死了吗?”福克意识中闪电般掠过这个想法,绝望地索性闭上了眼睛,右脚却更加用力地踩了下去。就算是死,拉着一个未来的大构装师上路也不亏了。

    就在巨剑即将刺入福克胸口时,另一把平平无奇的长剑横向飞来,一下把巨剑撞开!福克刚刚松了一口气,忽然发现自己全身僵硬,再也动弹不得,那只右脚更是一点都没能踩下去。他在心底拼命嘶喊着,燃烧着所有能够调动的斗气,想要挣脱束缚,可是这股力量实在太强大了,强大到完全无法抵抗!就差最后一点,他就可以踩爆李察的头了,现在这最后一点距离,却变得如天堑般遥远。

    福克绝望地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不断上升,但他仍然努力踢着右脚,试图给李察致命一击。只需要一下,他就拿到了足够的代价!

    一名身材健硕的大汉出现在福克面前,就连围观的人都没注意到他是何时出现的。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钢针般的胡须和短发让他显得格外狰狞威武。他那身粗犷凶厉的气息,让周围的贵族青年们有种错觉,似乎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来自上古的凶兽。

    大汉一手扼着福克的脖子,一手提着把普普通通的长剑,咧着大嘴,发出宛如出自炼狱的轰隆笑声。而在他身后,又出现一个年轻而美丽的女人,只是她如火般的红色短发,右脸上一道明显的伤疤,凛冽的肃杀气息,以及手中深黑色透着隐隐血光的巨剑,却让男人们自动中止了对她不切实际的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