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七 终结 下

章八十七 终结 下

    街角处早已血流成河,所有的仆人都被砍去了四肢,那些参与动手的贵族青年们则每人付出了一只右手作为代价。而福克依然挂在哥利亚的左手上,因失血过多脸色苍白,过于虚弱的他已经没有力气惨叫,只能偶尔低沉地呻吟几声。

    哥利亚伯爵饶有兴趣地盯着福克,就象棕熊看到了冬鱼,甚至掐举着他的手还左右转了转,说:“约瑟夫家的小子,原来你不过是一枚弃子。约瑟夫那老家伙居然能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拿出来当弃子,倒真是让人想不到!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那会给我自己带来太多的麻烦,只不过你这颗棋子从此之后就没用了!”

    说着,哥利亚的左手猛烈摇晃起来,福克就象一只布偶震荡起来,身体内不断响起密密麻麻的骨裂声,他原本苍白的脸骤然泛上一层血红色,随后两眼一翻,终于晕死过去。

    围观的人们再次变色,却无人出声。哥利亚震碎了福克所有的斗气,并且重创了他的内脏。在今后的日子里,福克再也无法修炼武技,只能在虚弱与病痛中度过一生。

    另一侧的树林中,森马冷冷地哼了一声,手中的细剑轻轻一甩,上面附着的鲜血就化为一串血珠,在地上画出一个优美的符号。而在十米之外,毒蛇正靠在大树上,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森马,脸上全是震惊。血不断从紧紧按住胸口的手指间涌出,顷刻间就染遍了大半外袍的前襟。他想要说什么,可是一张嘴涌出的就全是血沫。

    森马往前走了两步,从地上捡起一把通体蓝黑色的精致手弩,拿在手里看了看,说:“原来是精炼级别的炼金弩,让我看看这里刻着什么……啧啧!居然是那把著名的‘毒针’,你倒真是肯下本钱啊,难怪让我觉得威胁这么大!这东西我就收下了,反正你在地狱里也用不着的,谢啦!”

    看着森马远去的身影,毒蛇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抓住她。可是随即而来的虚弱感觉彻底吞噬了所有的知觉,让他慢慢滑倒在地。

    森马走到林边,皱眉看了看自己的腰腹,那里插着一根蓝黑色的弩箭,只有一点尾羽露在外面。她没去动那支箭,而是咬牙继续走到街角,看到李察仍然能够凭自己的力量站立着,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她脸上的血色忽然之间褪得干干净净,那股凛然的气势也就此消散,甚至可以从她妩媚的眉眼间看出一丝柔弱的表情。

    这边沃林也爬了起来,站到李察身旁,看着一地的血、残肢和呻吟惨叫的人,脸色死一样的白。

    哥利亚这时已把福克随手扔在两个还在辗转反侧的约瑟夫家仆人身上,转头看了看森马,笑着说:“你还是那么漂亮!不过最近品味有些改变啊,怎么喜欢在那么细的小腰里插根东西?不早点回去治疗的话,可就要到永恒龙殿中去躺几天了。当然,神殿治疗反正是歌顿出钱,与我无关。让他狠狠出一次血也不错!”

    森马深吸了一口气,神情不动,大步走向李察,一把把他提了起来,然后向哥利亚和艾莉婕略行了一礼,说:“那我就先回去了。”

    “去吧,议会那些老家伙有我来应付。”哥利亚爽朗地挥了挥大手。

    森马毫不停留,抓着李察掉头就向传送神庙走去。只要转过一个弯,就可以进入神庙守卫的视线范围,那时谁敢对他们出手,就会招致神庙守卫的攻击。

    沃林叫了起来:“喂!带上我!”可是森马根本没有理他,很快就带着李察消失在传送神庙里。

    沃林空叫了几声,只得悻悻地住了口,脸上隐隐有怨毒之色。他虽然是歌顿的儿子,但是在家族中的地位并不高,与追随歌顿出生入死的十三骑士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歌顿的子女虽然众多,但在李察出现之前,其他人其实都没有多少特权,而相形之下,沃林的特权则要更加少些。

    瞪着森马的背影,沃林压低声音,恨恨地说了一句:“妈的,不就是个**吗?!就因为我妈是个平民,谁都敢看不起我?将来总有一天老子干死你!”

    一句话说完,沃林忽然惊觉身边还有族中两大强者。于是立刻惶恐地偷偷向旁边瞥了一眼,发现哥利亚和艾莉婕正在自顾自说话,似乎都没注意到自己的自言自语,这才放心。

    哥利亚的眼睛微微眯起,望向远方山坡上露出的楼宇一角,说:“那边有几只老鼠,隔着很远我就能闻到他们的臭味!应该就是约瑟夫家的雷蒙在那,虽然我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但另外几个应该都是他的手下。那小子听说最近在约瑟夫家族的地位升得很快,我看这次的事情多半和他有关。”

    艾莉婕冷笑一下,说:“不是多半,就是他筹划的。我这就过去和他聊聊!”

    “好!这种事我不擅长,就靠你了。现在我如果过去,多半会动手杀几个人的。”哥利亚说。

    “交给我!不过我那件事,你要帮我!”艾莉婕干脆利落地说。

    “成交!李察那小家伙我可也看着很顺眼呢,不过未必能够说服歌顿那家伙!只能说尽力而为。”哥利亚咧开大嘴,呵呵地笑了。

    这时林荫大道的尽头响起如奔雷般的蹄声,一队金盔金甲红色披风的盛装皇家骑士从拐角处转出,迅速冲到街角。为首的骑士看到一地的血泊和碎肢,特别是阿克蒙德和约瑟夫家族的徽章,眼角不由自主地抽动了几下。他从战马上跳下,走到哥利亚面前,行了一礼,说:“我是皇家骑士团的巡逻队长德安。请问您如何称呼,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

    哥利亚双臂怀抱,说:“我是哥利亚.阿克蒙德,魏西行省的哥利亚伯爵!至于刚刚发生的事,那,你看,这里有不少人看到了从头至尾完整的过程。至于我自己,现在也愿意陪你到议会贵族院走一次,作个解释。”

    听到哥利亚的名字,德安瞳孔猛地收缩,但是态度更加恭敬了。他立刻转身,让手下的骑士们去请牧师和神官过来,现在除了几个仆人,还没有真正死人。可是如果再拖上一会就要出人命了,那时这笔帐很可能就要算在他的头上。

    哥利亚则安然站着,如一座不动的山峦。

    雷蒙已经收起了珍贵的炼金望远镜,却并没有走,而是在等待着什么。包厢门先是响起三声敲门声,然后不等里面的人同意,门已被打开,艾莉婕走了进来,把巨剑往地板上一插,随手给自己拉过一把椅子,然后施施然坐下,正面对着雷蒙。

    雷蒙倒是站了起来,向艾莉婕躬身,微笑着说:“很荣幸见到阿克蒙德美丽的女战神!”

    艾莉婕则根本动都没动,淡淡地说:“抱歉,我不想对真正的敌人讲究礼节。不过我要承认,你这次的阴谋真是十分出人意料,而且差点就成功了。”

    雷蒙也坐了下来,淡定地笑笑,说:“哪怕只差一点也是没有成功。不过,这一次我只是输在了运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