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 惩罚 下

    “你们要干什么?你这个贱种,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我可是歌顿的儿子,族长的儿子!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想造反吗?”沃林一路尖叫着,拼命地挣扎,可是那名武士非常轻松地提着他,就象是拎着一只小鸡。沃林的眼睛被黑布蒙住,完全看不清周围的情况,而大厅中虽然人多,但是没有人说话,连一点多余的声音也没有。

    被带到大厅中央时,沃林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忽然不再叫喊,而是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歌顿向武士略点了点头,武士就一把掀去了沃林的眼罩。

    骤然的光亮刺得沃林闭住了眼睛,好一会才看清了大厅中的形势,立刻知道这是家族内部的审判会。他的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到后来甚至有些站立不住,全靠身后的武士支撑着才没有倒在地上。看到沃林这个样子,歌顿左侧的老人和中年男人都摇了摇头,脸色转为冰冷。

    沃林忽然大叫起来:“爸爸!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抓我,你救救我啊!”到后来,他的叫声就变成了哭喊,他拼命想要冲向歌顿,可是身后武士的大手就象铁铸一样,让沃林没有半点挣脱的可能。

    歌顿面容原本很平静,宁定得没有一点表情变化,但是现在却慢慢笑了,并且不断抚摸着上唇的短须。然而熟悉歌顿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的他才是最可怕的。

    歌顿作了个小小的手势,于是武士就伸手捂住了沃林的嘴,不再让他发出任何声音。等大厅中稍稍安静之后,歌顿望向左右,说:“现在沃林已经带来了,你们的意见呢?”

    哥利亚哼了一声,说:“那件半传奇戒指就是铁证!这还用问我吗?”

    艾莉婕也点了点头,冷冷地说:“证据已经太多了。”

    “有罪。”老法师说。

    “有罪。”中年男子也如是说。

    沃林忽然拼命挣扎起来,想要说什么,可是却怎么都挣脱不了身后武士的控制。情急之下,他甚至一口咬在了武士的手掌上,却如同咬上了象犀兽的皮,不光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反而差点把牙齿弄脱。

    歌顿点了点头,平静而威严地说:“好!已有足够证据证明,沃林与约瑟夫家族的雷蒙勾结,意图杀害家族成员李察.阿克蒙德,使得负责保护李察的森马骑士陷入险境,并且重伤。由于李察此前已由家族长老会定为家族核心成员,因此对沃林的罪行裁决如下:处死,即刻执行!”

    沃林的挣扎猛然凝滞,随后如同所有的力量都从身体中抽离,软软倒下,如果不是武士还抓着他,就全然瘫在地上了。

    “不!!”一声尖厉的喊叫猛然从人群中响起,随后一个美艳的少妇冲到大厅中央,一把抱住了沃林。她拼命地推搡着武士,试图把沃林救出来。可是武士任由她踢打推咬,只是如磐石般矗立不动。这个女人只有三四级的武力,根本对武士造不成任何伤害。

    在徒劳地尝试之后,女人终于发现自己奈何不了武士,转而向歌顿大叫着:“李察是你儿子,可是沃林也是你的儿子啊!沃林是在你身边长大的,那个李察是什么东西,一个忽然从山里冒出来的小杂种!而且他不是没死吗,还好好地站在这里,为什么要处死沃林!”

    歌顿皱了皱眉,淡淡地说:“这里是阿克蒙德的家族会议,琪,你虽然是我的女人之一,但是没有在这里发言的资格!另外我虽然常年不在家族领地,但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平时都是怎么教导沃林的。如果不是你,他还没这么大的胆子!”

    琪猛然跳了起来,象只母狮一样冲着歌顿咆哮起来:“是我又怎么样!我就是要叫他向上爬,拿到家族的最高权利,把一切挡在前面的人全部打倒!歌顿,你别以我不知道,你肯要我就是因为我是半精灵,和你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精灵长得有点相似而已!我知道李察是她的孩子,所以你才会为了这个小杂种,要把我的沃林杀掉!”

    歌顿笑了笑,只是说:“琪,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这里没有你说话的资格。”

    歌顿左手边的老法师轻轻挥了下手,一个沉默术已经扔在了琪的身上,于是她的声音立刻消失了。而两名武士冲了上来,把她从中央强行拖到了角落里。

    但是琪却疯了一样地挣扎,虽然沉默术让她发不出任何声音,可是那撕心裂肺般的呼喊却仿佛在大厅中回响着。

    哥利亚盯着歌顿,发出食人魔一样的轰鸣笑声,说:“歌顿,你这个女人很有胆量啊。扰乱家族审判是什么处罚来着?我最近脑筋有些不太好使!”

    歌顿脸色铁青,哼了一声,说:“十鞭!艾莉婕,你来执行!”

    艾莉婕压根没有推辞的意思,直接站了起来,从一名**着上身的武士手中接过长达数米的皮鞭,手腕轻轻一挑,皮鞭就在空气中连续炸响数次,然后如一条毒龙般抽在琪身上!嘶的一声,琪的衣服被卷下来一大片,身体上则多了一道血肉模糊的鞭痕!

    琪猛然张大了嘴,身体骤然僵硬,然后才剧烈地颤抖起来。

    长鞭接连不断炸响,一鞭鞭连续落在琪的身上,每一鞭的力量都始终如一。等十鞭打完,琪早已昏晕过去,歌顿一挥手,两名武士就把她拖出了审判厅。

    歌顿看看沃林,再环视全场,然后以低沉而威严的声音说:“我们阿克蒙德虽然从来没有团结过,也从不鼓励团结,然而真正的阿克蒙德不会自相残杀!这是一直流传的古老传统,任何人都不得违背,哪怕他是我的儿子。在浮世德,在诺兰德,在无穷的位面间,我们从来不会缺少敌人,所以我们不需要再在内部寻找敌人。如果还有谁想违反这条原则的,可以想想沃林的下场!”

    歌顿缓缓抬起右手,放平,然后往下一压。

    大厅中央的武士一把提起了沃林,全身肌肉蠕动,然后一拳轻轻敲在沃林的后心处。沃林全身骤然僵硬,双眼睁至极限,喉节上下滚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的身体猛然震动了几下,随即软软倒下,眼瞳中的神采也迅速散去。

    看到沃林的生命气息从身体中消逝,李察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不是同情,也不是怜悯,就是说不出的一种感觉。之前诸多疑点,所有不正常的感觉都被这个环扣连接起来,难怪沃林在绝对武力劣势下还要主动挑衅,难怪森马带着重伤出现,难怪一场斗殴变成了谋杀。对于想要杀死自己的沃林,李察当然不会有任何同情和怜悯,如果沃林没有死,将来有一天李察也会想办法置他于死地。

    然而更让李察感觉复杂的,却是琪口中的歌顿。难道真如琪所说,在过去这么多年里,歌顿的心底一直有一个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