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一 英雄的基石

章九十一 英雄的基石

    阿克蒙德家族内部审判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浮世德的豪门。这个消息震慑了一些人,也让另外一些人深思。

    6-6号浮岛,约瑟夫城堡的私人图书馆内,雷蒙听完了整个审判的过程后,罕见地沉思许久,然后才对费伦说:“歌顿此举不仅是借此整肃家族内部,他还在告诉所有浮世德的豪门,这件事没有结束。他死了一个儿子,而福克却还活着。”

    费伦沉默着,脸色很沉重。

    上一次的刺杀失败了,但是表面上阿克蒙德并没有吃亏,甚至还重伤了福克和许多随行的贵族青年。那些年轻人虽然不是十四豪门的成员,却也是在浮世德主城定居的普通贵族世家子弟。为了这件事,哥利亚伯爵至少要在同盟议会中度过一周的困难时光,接受无数的质疑和质询。虽然歌顿现在也是议会成员,但身为第七层浮岛的家族他只有一票表决权,而且没有否决权。

    不过这件事的结果却是注定不了了之。

    神圣同盟议会和它的名字一样,不过是一个同盟成员商议事情的场所而已,表决的结果是否有执行力,还是取决于幕后各种的力量对决和制衡。因此也不可能为了几个贵族青年的伤残对哥利亚这种个人实力强横同时也拥有实际封地的伯爵做出什么真正严重的审判。

    此外,虽然大部分议会召开的时候都允许旁听,但是只有十四豪门的成员才拥有神圣同盟议会的正式议席,至少现在,这些家族都很清楚福克事件的内幕了。为难哥利亚一周时间,其实是为了让那些有子弟损伤的普通贵族们感到好受一些,得到点面子,仅此而已。既然现在的神圣同盟正处于和平时期,而非内战阶段,必要的粉饰工夫还是要做的。

    然而歌顿不光在第一时间就抓到沃林的证据,还于当晚立刻召开族内审判会,在全族成员面前处死了沃林。如此大范围的审判会是不可能保密的,歌顿显然也不没有打算保密。

    现在的结果是,歌顿失去了一个儿子,所以一定会让约瑟夫公爵也失去一个儿子,但不是福克。而另一方面,则是歌顿向浮世德所有豪门传递了一个清晰的信息,那就是李察是个不容触动的逆鳞,谁想要动李察,那就要准备面对和阿克蒙德的全面战争。

    费伦站了起来,肃容说:“少爷,李察在阿克蒙德的地位比我们原本预料的还要重要。歌顿这次竟然直接宣布他为家族核心成员,他甚至还没有做出来过一个真正的构装骑士!肯定还有什么我们没有得到的情报。看来我们要准备战争了。”

    雷蒙有些无奈地叹口气,说:“我们和阿克蒙德之间的战争,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只是这样一来,却不能在浮世德中对李察动手了,如果再做一次类似的事,就不是打击阿克蒙德,而是挑衅那位‘嗜血的菲利浦’了。费伦老师,你准备一下,我们要尽快动身去明斯位面了,那里的战局需要尽快打开,就能够把最精锐的部队解放出来。我们现在在家族领地中保留一支精锐的机动部队了。另外,加大情报搜集的力度,我需要掌握歌顿私有位面更多的情报,在可能的情况下,也不妨主动出击。”

    费伦点了点头,然后说:“少爷也无须太担心,阿克蒙德虽然出了一个李察,但最多只是把两方重新拉回到同一个位置而已。少爷您现在不也是构装师吗?”

    雷蒙摇了摇头,说:“在构装技术上,我可做不出那张极品的复合构装,所以的确比李察要差一些。”

    “但少爷无论学识、领兵和治政的能力都不是李察能比的。您才是能够把约瑟夫推上第五层浮岛的真正英雄人物!”

    “英雄人物?”雷蒙自嘲地笑了起来,说:“象我这样孱弱的身体怎么可能成为英雄人物,或许这一生在战职上都无法突破5级了。”

    费伦脸上掠过一丝隐隐的沉痛:“可是少爷,您还有魔法上的天赋,您现在不就已经是十二级的魔法师了吗,而且是罕见的所罗门堡学者法师。”

    “说得也是!”雷蒙哈哈笑了起来,如同他的世界充满了阳光。

    然而陪着他的少爷微笑的费伦心里很清楚,雷蒙最缺的就是时间,如果不能在战职上有所突破,那么雷蒙的生命就只剩下不到二十年。二十年,在位面战争中不过是短短一瞬。可是先天体质的缺陷,却使得只有奇迹出现,才能让雷蒙在战职上所有突破

    在无尽位面的征战中,在紊乱汹涌的时光洪流里,生命是任何一个英雄人物立足的基石。

    在浮世德,无论是真实的视野还是虚无的地位,第五层的浮岛都是高高在上的。它们环飞的轨道已经在浮世德城的水平线之上,轨道最高点甚至已经接近了永恒龙殿。想要把约瑟夫家族推上第五层浮岛,那需要的时间是以百年计算的。二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激不起一朵小小水花。

    神圣同盟那位算不上伟大,却绝对强悍的皇帝,‘嗜血的菲利浦’,此刻就居住在5-4号浮岛上。一点五公里的直径虽然是已开发浮岛中面积最大的一个,然而想要放下神圣同盟那气势恢宏的皇宫却十分困难,除了大量运用空间魔法外,也不得不在园林绿地的设计上作出大量牺牲。

    皇宫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山顶则被人工削平,宫殿的主体建筑就座落在这里。这是一座足有十七层高,每一扇窗户、每一个阳台、每一个廊柱都装饰着无数尖顶和雕塑的建筑,每一个局部拿出来都兼且历史和艺术价值,但堆放在一起时,却显得并不是那么协调。

    当淡金色的光芒慢慢浓厚起来,洒遍皇宫的早餐厅时,长方形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餐前点心和开胃酒。整整十名侍女端着纯银餐盘侍立在一旁,几名盛装戴假发的宫廷官员也等候着,准备在皇帝用早餐的时间把过去一天中发生的重要事件汇报一下。

    早餐厅中响起了一阵清脆悦耳的铜铃声,屋顶悬挂着的铜架上一只比山鹰还大、有着艳丽羽毛的鸟叫了起来:“皇帝来了!皇帝来了!”

    早餐厅另一边的门打开了,走进一个极为魁梧肥壮的男人。他的身高超过了两米二十,戴着淡金色的卷曲假发,皮肤的色泽就像浮世德的阳光,不管是脸上随着走路颤抖的横肉,还是上唇浓密且两端弯曲向上翘的胡子,都透着一层闪亮的油光。大得惊人的肚子则被织缎描金的上衣包裹着,并用一根宽大的金色腰带勒住。腰带上镶满了各色宝石,居中的扣环上赫然镶嵌着一枚艾萨拉星钻!这可是一枚能够用于五阶构装或是传奇物品核心部件的星钻,在这根腰带上却只是一件单纯的装饰品,没有被赋予任何魔法效果。

    这个衣饰华丽奢侈到近乎滑稽的男人,就是神圣同盟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菲利浦。

    皇帝挪动着他那山一样的身躯,来到餐桌前,艰难地把自己塞进比正常规格大了三圈的椅子,然后才喘了口粗气,说:“这把椅子又变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