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三 意外的祭品 上

章九十三 意外的祭品 上

    至于实验室中其它仪器用品,也和魔法实验台一样,同深蓝中的用具相差不是一等,而是至少整整三个大的等级。光是深蓝那张限量的王室专用炼金台,就比7-3号浮岛三个魔法实验室内所有东西加在一起还要贵一倍。

    两名助手已经等候在实验室中,一男一女,年纪都是二十多岁。男的是八级法师,而女的则是十级法师。当李察进来时,他们正和一名做杂役的少女一起小心翼翼地清洗擦拭着各种魔法仪器。

    杂役少女的身影很熟悉,当她抬头转过身时,让李察吃了一惊:“可可?”

    这名少女正是在选择伴侣的晚宴上曾见过的可可。那一晚在昏暗灯光和特别的火山环境下,李察对她清新柔弱的气质印象深刻,但也仅此而已,过后就基本上忘了个干净。若说印象深刻程度,她是远不及黛玫和维妮卡的。

    在这里重新见到可可,倒是让李察有些意外,看来她那位身为骑士的父亲无法给她多余的支持。阿克蒙德家族会给浮岛上的年轻一代一定资助,但是大多是以免费的教导方式支付,于生活上提供的补助很少。

    浮世德的物价虽然不似深蓝看起来的那样夸张,却是体现在不同的方面。深蓝是充斥着各类超高端、对外界来说完全可以定义为超级奢侈品的魔法商品,所以看起来价格惊人,而浮世德却是在低端基本生活保障品,比如说食物和衣服方面,价格贵得惊人。毕竟浮世德本身包括整个永恒高原都不出产农作物,别的暂且不论,仅仅从山脚到山顶的这段运输费就不是个小数目。

    看到李察时,可可也显得有些局促和紧张,向后退了一步,似乎有些想把自己藏到助手身后的意思。不过实验室空间非常有限,她仓促向后一退,立刻碰到了放魔法药剂的架子,上面十几个试管烧瓶一阵乱晃,差点摔下几支。

    女法师双眉一皱,厉声喝斥:“可可!你怎么总是这么笨手笨脚的!要是弄倒了这个架子你赔得起吗?如果李察少爷在研究魔法时你也这样来一次怎么办?家族让你在这里作事,是非常难得的机会,你别总是妄想借此机会做些别的什么,李察少爷的伴侣不是你能奢望的位置!”

    “对不起!对不起!”可可脸色苍白,不停地行礼道歉,眼泪已经开始在眼框中打转,但强忍着没有流下来。听到女法师最后的指责,她结结巴巴地辩解着:“不,我没有那个意思,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哈!”女法师笑了起来,连男法师也皱眉不语。成为李察的伴侣无疑是所有阿克蒙德少女的最佳选择,就连黛玫和维妮卡这样众星捧月般被人追逐着的少女,都愿意共同成为李察的伴侣。

    血脉是最重要因素,而李察的才华、前途和外貌也都是非常重要的砝码。在审判夜之后,李察成为家族核心成员的消息也已传开,意味着他正式迈入实权者的序列,或者现在谈论权力还为时过早,但是,同时李察也才15岁,一切才刚刚开始。

    至于可可,却根本没有选择或拒绝的权利。所以她说没有想成为李察伴侣的想法,让两个助手法师都觉得过于虚伪了。会到这座浮岛上来的阿克蒙德,目的是十分明显的。

    在诺兰德,力量是立身之本,气质则源自于血统、家世、教育、培养和自身的实力,一个女人的价值是以上一切因素的总和。而如可可,能够拿得出手的只有清丽容貌和如水气质,这两项长处却并不稀罕。在规模稍大的奴隶市场,就能够找出成打的容貌气质能够与她匹敌的半精灵少女。而可可虚弱的身体和到目前才二级的法师等级,则说明她在魔法与战职上都没有一点天赋可言。如此,她也就不可能成为才女,因为如果连二级魔法都放不出,又怎么可能拥有丰富的魔法与炼金知识?就算背书,高阶魔法师在智力上的优势大得足以让普通人绝望。

    至于文学艺术绘画诗歌…….这些东西是什么?

    如果说可可做事的不熟练还可以让人忍受,她最后的辩解则是触及了两名法师助手的底线。看来她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不再分辨,而是垂着头任由女法师训斥,只是这次终于没能够再忍住眼泪,让它顺着脸颊流下。这份工作看起来对可可很重要,所以尽管女法师言辞尖锐刻薄,她也没有反驳或是一走了之。在阶级和力量差距分明的诺兰德,如可可这样的情况,一走了之的后果并不是丢掉一份工作那么简单。

    李察略皱了皱眉,说:“好了,这事到此为止,毕竟没有损失什么。现在我要开始做实验了,先把炼金台启动好吧!”

    男法师开始为炼金台注入魔力时,李察则把一份早已准备好的清单递给女法师,让她把列明的魔法材料都取来。等候的时间里,李察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可可,让她把所有库存魔法材料的清单都送过来一份。

    当可可把一本薄薄的册子交到李察手上,就准备退下去时,又被李察叫住,然后得到一张李察刚刚写出的清单,上面列的都是魔法器具。李察的要求就是让她把这些器具都准备出来,一会要用。

    可可眼神复杂地看了看李察,用力点了点头,就认真去做事。她也知道这是一种变相的维护了,如果能把李察交待下来的每件事情都妥当地做好,自然会得到更多的工作,在这里,不怕事情多,就怕无事可做,总而言之,她就不会被无故调离这座魔法实验室了。

    当女法师把材料备齐时,李察已经把库存清单从头到底看了一遍,然后叹了口气。阿克蒙德的库存材料不光品质上和深蓝天差地别,就是数量上也无法同日而语。在整个库存清单中,李察就没有看到几样二级材料,更不用说三级四级的珍贵材料了。诺兰德对魔法材料的分级也是沿用的构装体系,二级构装必需的核心材料就是二级材料,而价值和这些核心材料相当的也被称为二级材料。

    按照手中的这份清单,不仅李察自己研究出的大多非标准构装缺少材料,部分标准构装也缺乏可以提升品质的某些关键性魔法材料。从物资储备的角度来说,阿克蒙德肯定是十四豪门中最贫乏的一个,甚至比不上一些只能在浮世德主城落脚的大贵族。

    这时李察脑海中又浮现出钢岩对阿克蒙德作出的最初评价:“他们很穷!”

    而闪过的第二个念头是温宁顿前几天交给他的构装材料,似乎不象是从阿克蒙德库存里出的,不过他对此没有太多兴趣,很快把这个想法抛在脑后。

    PS:今日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