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五 意外的祭品 中下

章九十五 意外的祭品 中下

    已经入夏了,浮冰海湾正到了最美的时节。所以当所有的大魔导师齐聚一堂,商讨深蓝下个月的运行时,一向都会选择苏海伦的公共会客厅作为会议地点。从这里的落地窗望出去,正好可以把浮冰海湾的全部美景收于眼底。

    大魔导师们的神态都很轻松,黑金也是如此。虽然没有了最后一年由李察带来的额外收入,但是同样,‘苏海伦的喜悦’也大幅下降。相对来说,灰矮人更加喜欢现在的局面,因为财务状况更加稳定,也更加容易预测。

    每个财务官其实都相当讨厌不确定性,无论那是增量还是减量。

    会议的议题很快就有了结果,大魔导师们把即将到来的七月和八月事务都安排完毕,接下来就是难得的闲聊时间。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各自忙碌的大魔导师们才有机会聚在一起。这次会议苏海伦并没有参加,其实她也不必要每次出席。大部分事情大魔导师们就足以处理了,而传奇法师行踪不定,特别是受到山与海的打击后更是经常有连续一两个月在位面深处赚钱的举动,虽然时隔近两年,这一打击的影响似乎还没有消弭的迹象。

    比如说现在,大魔导师们就已经快三个月没有见到苏海伦了,也不知道传奇法师这一次要在位面深处游荡多久。

    前些时候苏海伦回来时总是喜少愁多,大魔导师们从她的只言片语中分析出可能是她常去的几个地方收益正在迅速减少,而且由于逆向龙威的大幅增强,导致抓住巨龙的难度也随之增加。如果一头巨龙在一百多公里外就能够感知到苏海伦的到来,并且立刻逃跑的话,那么就是传奇法师也很难追得上它。

    而那些步入传奇实力的成年巨龙,甚至还能有点时间把自己最珍贵的财物打打包,然后再逃。

    就在大魔导师们写意地享受着美好的下午时光时,忽然一阵狂暴的魔法波动充斥了整个会客厅!

    失控的魔法元素横冲直撞,互相排斥、对冲、叠加,瞬间在会客厅中形成一个微型风暴,并且引动了大魔导师们体内的魔力,猝不及防下他们所有的护身魔法有瞬间失效。爆发的魔法风暴更是把这些大魔导师们掀得东倒西歪!

    就在所有人震惊不已,拼命镇压约束着身体内完全失去控制的魔力时,一道极为恐怖的狂烈气息骤然降临,立刻让所有的大魔导师短暂地失去了行动和思考的能力。

    这是源于过于巨大的力量差距所形成的威压,类似于龙威对普通人的效果。可是能够把大魔导师们彻底压制,即使有元素风暴作用在前,也说明了这道气息所代表的力量甚至远远超越了传奇法师!

    当众人骇然之际,会客厅中央忽然张开了一道传送门,耀动的魔法光芒中猛然探出一条雪白滑腻的大腿,然后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拉住一样,又呼的一下被强拽回传送门内。

    骤然的变化,恐怖气息和雪白大腿之间的强烈反差,瞬间让大魔导师们的思路出现了短暂空白。

    传送门收拢了一下,合起的速度和幅度如张开时一样迅速,似乎有消失的迹象,然而下一刻却猛然大放光芒,如喷泉般吐出斑斓的色线!

    呼的一声,传奇法师那熟悉的身影猛然从传送门中冲出,一出传送门,她即刻转身,悬停在空中,随后一道耀眼之极的光芒从她手心中射出,狠狠砸在传送门上。

    传送门一阵猛烈的波动,甚至连周围的空间都开始有扭曲的迹象,然而没有如传奇法师预想那样减半,反而面积再次扩张了数倍,几乎要顶满这个本已庞大会客厅的立面空间。

    原本跃动的魔法光芒几乎黯淡得看不见,占据视野的是一道道熊熊燃烧、灼热而又带着强烈腐蚀性的气流,随后一颗无比巨大的恶魔头颅从传送门中探了出来,头顶丛生的尖角与传送门边缘不住摩擦,仿佛那并不是一个魔法形成的虚无空间,而是坚硬无比的实体一般,就象金属与金属的碰撞,迸射出无数火星。整个头颅上最醒目的就是一张遍布恐怖獠牙的巨口,大小完全可以把面前不远处的传奇法师整个吞下去,十多根盘曲伸展的分叉舌头尖端如蛇信般,每一次弹伸都至少越过十多米距离,几乎要舔到苏海伦的手指!

    仅仅是这股浩瀚幽深,似乎能激发出潜藏于整个种族意识深处恐惧的气息,大魔导师们就知道这头大恶魔的位阶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当这只恶魔的头颅前半部分探出传送门后,威压更是让所有大魔导师直接瘫倒在地,刚才已经能够稍稍汇拢起来的一点点魔力,顷刻全部消散。而原本在大厅里狂奔的魔法元素,除了一部分胆怯地缭绕在传奇法师身边,早已全部偃旗息鼓。

    恶魔奋力想要再把头往前探一点,但是传送门在传奇法师的强力控制下却不再变大,反而渐渐缩小。

    功败垂成的恶魔陷入极度的愤怒,巨口一张一合,发出愤怒的咆哮:“苏海伦!下次不要让我在深渊中再见到你!”

    传奇法师哼了一声,彪悍地向着恶魔比了个中指,说:“你这句话,姐姐我已经听过两遍了!”

    传送门另一边的吸扯力量骤然加强,位面通道的开启时间已到达极限,狂怒的大恶魔被强行送回了深渊,然后传送门彻底关闭,只是会客厅中依然弥漫着的腐蚀与火焰气息记载着这里刚刚和深渊世界连通过。

    被恶魔的威压直接冲击,所有的大魔导师意识仍处于半停滞状态,过了片刻才缓缓恢复。在这段时间中,几乎每个人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传奇法师那根竖立的中指。

    大魔导师们一个个终于挣扎着爬了起来,他们这才发现传奇法师的模样其实也非常狼狈,甚至比他们还要狼狈得多。

    她一头长发烧焦了小半,水蓝色的传奇法袍处处都是破损,裙摆几乎都撕成了布条,露出过半的如雪大腿,而肌肤上随处可见大片焦黑痕迹。在深蓝几乎和平以后才开始跟随传奇法师的大魔导师们,还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她如此狼狈,显然在深渊中经历了一场苦战。

    而两名从六十年前就进入深蓝的大魔导师则感慨回想,似乎只有在深蓝第三次扩建时,才看到过苏海伦这般狼狈过。

    那时两位大魔导师还只是十二三级的青年法师,而苏海伦也不过十六级。那是记忆被战火与硝烟统治的年代,灰矮人、兽人、半兽人和龙人联合在一起,轮番冲击深蓝,却一次次被打败击溃。

    灰矮人不懂魔法,但兽人中有不少萨满和法师,龙人数量虽最少,却以高端战力和强力法术而闻名。那时的苏海伦经常在茫茫的恒冬山脉中和数不清的敌人厮杀,回归深蓝时往往就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但是那时的她,无论处于何种险境危难,永远是那样美丽脱俗,眼睛也如今日一般的明亮。

    十六级的苏海伦就经常杀得龙人魔导师抱头鼠窜,那时的两名大魔导师也曾和她并肩作战,追杀一名龙人魔导师近千公里,在战斗中获取了无数宝贵的经验,体悟到许多魔法的奥秘。而当苏海伦正式成为大魔导师后,就很少看到她苦战的情景了。待进入传奇时,深蓝已经成为北大陆各种族的禁区。

    现在,他们再一次看到了苏海伦的苦战,自然无比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