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七 夜路 上

章九十七 夜路 上

    这个时候已经接近黄昏,诺兰德的第二轮太阳正向东方的地平线下沉去,用最后的余晖染红了绵延的山川河流,也染红了浮世德。而仅仅是一道拱门之隔,浮世德城里仍然笼罩着宁馨的淡淡金色光芒,仿佛时光凝定,岁月静好。

    李察收起了魔法笔,面前兽皮上的魔法阵正泛着层层光芒,如同微风下的湖泊。又一幅构装完成了,效果虽然仅比标准略好,但是考虑到所用材料,这已经是很让李察满意的结果了。他静静地等待着魔法阵完全固化生效,忽然一阵深深的疲倦涌上心头,有种想要睡过去的感觉。每当这个时候,喝上一瓶精力恢复药剂就是李察的第一选择。

    一边揉着太阳穴,李察一边顺手向旁边摸去,可是摸到的却不是水晶瓶那熟悉的冰滑质感,反而是温暖并富有弹性的一片肉。随后耳边传来一声轻轻的惊呼,那片肉迅速逃离了他的手。李察一怔,转头望去,看到可可退到了一米之外,脸上有着一层明显的晕红,正惊讶且带着点竭力掩饰的愤怒,正盯着自己。而他刚刚抓的地方,则是可可的臀部。

    手感不错,却还不是最好。李察首先冒出的这么一个想法。

    在深蓝时,李察总是会把一瓶强效精力恢复药剂放在手旁,累了的时候就喝上几口。不过阿克蒙德家族显然不可能提供这么好的条件,少量强效精力恢复药剂都是战略储备物资。只是李察刚刚从深蓝出来不久,五年形成的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掉的。

    “或许应该向她道个歉?”李察想了想,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解释。

    两个助手都在旁边,当着他们的面说阿克蒙德家族太穷可不合适,而且李察也并不认为穷点就是什么大不了的错误。况且这个解释有谁会相信还是问题,现在李察已经很清晰地认识到外面世界和深蓝的差异,比如这两名助手,或许穷其一生也见不到几瓶强效魔法药剂,当然没法去想象靠喝强效恢复药剂来恢复精力的生活。所以尴尬之处在于,李察真要说出实话,没有人会相信的。

    女助手只是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什么都没说。男助手则向可可挺翘的屁股瞄了一眼,然后耸耸肩。至于可可,她依旧涨红着脸,紧咬着下唇,眼角似乎有点水光闪动,却一言没发,依旧和平常一样做着整理和清洗工作,只是开始有意和李察保持着距离。

    其实如李察和可可之间的身份差距,摸下屁股只是件再小不过的事。就是换了那个动手的人是男助手,最多也就是被训斥几句,事后上司说不定还会认为是可可先行勾引的别人。

    李察已经懂了很多贵族的规则,清楚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道歉,说不定还会给可可的今后带来麻烦。然而可可那明显愤怒的表情和有意的疏远,不知为什么,却让李察心中感觉到很有些不舒服。

    魔法沙漏已经走过了大半,马上就是晚餐时间。看到工作台上的成品和旁边整齐堆放着的材料,李察忽然觉得有些不耐烦,随手把手中的工具扔在实验台上,站起身来就想朝外走。

    然而他刚迈了两步,突然之间意识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破裂,发出清晰无比的噼啪一声脆响,然后一缕极淡的阴暗冰寒感觉就悄然出现,如同一片阴影在意识中散开。

    李察吃了一惊,立刻停下脚步,然而注意力一集中,却再也感觉不到阴影,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幻觉。他以感知扫描身体,也没有发现体内有任何异常。然而李察心底却泛上很淡很淡的危险感觉,刚才的确是发生什么了,只是他找不到原因而已。

    这时楼道里响起了沉重的脚步,血之圣骑士森马出现在三层实验室的门口,对李察说:“主人现在要见你,跟我来吧。”

    李察点了点头,吩咐两名助手把刚刚制好的构装封装起来,然后就随着森马向外走去。森马脸色仍然苍白没有血色,连外露的气息都还有些虚弱。她拿出一个精致的水晶瓶,扔给李察,说:“在路上喝掉它,你没多少时间了。”

    看着手中的强效活力药剂,李察有些愕然。这是魔力和体力同时恢复的药剂,比普通强效恢复药剂还要珍贵得多,却给自己用来恢复做构装的损耗,明显是有大事发生了。李察没有问为什么,而是一口把药剂喝干,然后跟在森马身后向主城堡走去。

    李察依然是在指挥室中见到歌顿,中央的魔法地图已经更换了内容,不知道是哪个位面,但是四处流淌的岩浆表明这个位面多半属于某一层地狱或是深渊,或者至少是带有这类属性的地方。

    歌顿双手撑在魔法地图边缘,死死地盯着立体投影,强大的气息不断从他身体里溢出,几乎肉眼可见。

    在地图两旁,各站着一名全身都包裹在厚重铠甲中的骑士,除了面甲上的T形细细开口外,他们就没有任何暴露在外的部位,连伸出的手掌上也戴着一副鳞甲手套。他们的铠甲厚得惊人,从翘起的甲叶边缘看厚度居然超过了十五厘米!

    也不知道究竟要多大的力量才能穿得动如此厚重的一套金属疙瘩。

    两名骑士铠甲式样一模一样,是人类重装骑士最常见的黑斯廷斯全身甲,只不过阿克蒙德家族的徽章一个嵌在左胸甲,一个嵌在右胸甲,以示区别。

    同样属于十三构装骑士的凯兰和凯德是一对双生兄妹,虽然他们的装备样式普通,也似乎没有什么额外的加成,但是整体气势上丝毫不比森马稍弱。

    莫德雷德则沉默地站在歌顿身后,看到李察进来,他咧开嘴无声地笑了笑,以示欢迎。

    歌顿呼地站直,鹰一般的目光落在李察身上,说:“李察,你来了,让我看看你魔力恢复得如何……嗯,已经恢复了大半,很好,那一会献祭仪式的时候应该可以完全恢复。森马!再去拿一瓶强效活力药剂,路上备用。”

    森马应声而去,李察则有些疑惑地问:“什么献祭仪式?”

    “给永恒之龙的献祭!你小子运气不错,正好有了足够的祭品。但你的运气也可以说很糟糕,因为没有时间给你慢慢做准备了。拿着这个!”说着,歌顿把一个黑色的盒子扔了过来。

    盒子一入手,李察顿时觉得双手一沉,几乎失手掉在地上。这个盒子重量接近一百公斤,李察瞬间激发了爆发能力,这才堪堪把它抱住。

    “打开看看!”

    李察依言打开盒盖,一股恶臭而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更让他震惊的则是浩瀚而庞大的力量!盒中是一团红得发黑的肉团,有规律地收缩舒张着,每下脉动,都会喷出澎湃的力量!

    “这是恶魔的心脏!”李察骇然地说。

    “是恶魔小领主的心脏!另外还有这个,接着!”歌顿又从旁边提起一个更加大的箱子,扔了过去。这个箱子也极为沉重,不过一到李察面前就自动停下,并且飘浮着缓缓降落,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托着。而箱盖则在与视线平齐的时候,自行打开。

    箱中同样涌出一股刺鼻的味道,但是少了炙热,却多了浓郁的黑暗和腐蚀气息。那是一颗魔鬼的头颅,十几只琥珀色的眼睛依旧圆睁着,头顶数根细长而锐利的尖角都保存完好,连生前伸张的弧度都没有变化,但是一切都是静止凝固的,仿佛是很多年前某一个时刻的定格。这颗头颅显然已经切下相当长的时间,再也没有任何生命气息,可是黑暗和腐蚀力量却在魔法的作用下保存了大半下来。

    “魔鬼的头颅!”李察又是一声低呼。

    “是个大魔鬼!不过死了有些时间了,再去弄个新鲜脑袋来没那么容易,所以就拿这个给你。这是你老子我的私藏,一起便宜你了!”歌顿一边说,一边开始往双手上套盔甲手套,似乎马上就有大仗要打的样子。

    李察略有点茫然地看看两个盒子,又扫了眼其他人,却发现莫德雷德和森马都略有吃惊,凯兰和凯德兄妹则包裹在金属疙瘩里,看不到表情。

    以往只从典籍上看到的魔鬼和恶魔就这样近距离地出现在眼前,李察的精确天赋本能地自行启动,记录下这些难得的数据。对于人类来说,想要去深渊或者是地狱中击杀大魔鬼和大恶魔一级的怪物,是极为困难的。而那些通过位面通道等途径来到诺兰德的恶魔或魔鬼,几乎一被击杀就会被送入永恒龙殿当祭品。所以想要亲眼看到还蕴含着充沛力量的恶魔与魔鬼,机会并不易得。

    恶魔来自深渊,魔鬼来自地狱,和诺兰德一样,都属于主位面,却比诺兰德更为广袤浩大。那里的环境十分特殊,对恶魔与魔鬼的力量有相当大的加成,而其它种族的力量则会受到抑制。深渊和地狱都是多层的,整体属于主位面的等级,每一层都相当于一个半独立的位面,有统领一切的强大存在,具体层面的数目却没有人能够清楚知道。深渊和地狱,就是由无数位面组成的集合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