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八 夜路 下

章九十八 夜路 下

    据说在最深处,深渊和地狱连在一起,无数恶魔和魔鬼在那里进行着永无休止的厮杀。以上知识更多地来自人类在无尽位面探索时得到的其他种族的传承和记载,人类自己的冒险者流传下来的经验却是凤毛麟角,几乎只存在于游吟诗人的咏唱中。

    恶魔的精华在心脏,而魔鬼的力量源自于头颅。在诺兰德大陆上,不要说一个完整的大魔鬼头颅,就是一根断角都价值不菲。歌顿的口气轻描淡写,但是这个大魔鬼的头颅很可能就是阿克蒙德家族最具价值的珍藏之一。只有在那颗新鲜的恶魔领主心脏前,它才显得有些黯淡。

    这时指挥厅中突兀地出现了一个俊美的青年,是那个奇怪的小偷塞尔冬,这次李察依然没有发现他是怎么出现的。

    塞尔冬带着迷人的微笑,语气却异常严肃认真地说:“主人,梵琳大神官已经做好了准备,献祭仪式随时可以开始。另外其他豪门已经察觉了我们这边的动静,通向永恒龙殿的路上已经开始聚集强者,感知强大的侦察兵则有十七个。要不要我先去弄掉几个?”

    歌顿已经穿好了战甲,一边整理,一边说:“不用!我知道这次实力对比我们十分不利,不过现在不可能等其他几个人回来了,就这样出发吧。我的剑呢?”

    莫德雷德把一把并不起眼的长剑递到歌顿面前。这是把很古老的长剑,铜铸的剑鞘上遍布斑驳的锈迹。除了剑鞘上几枚磨损得无法辨识的符文外,看不出这把长剑有任何不同寻常的地方。

    歌顿随手把长剑挂在腰间,然后说:“走吧,让我们看看住在第六层的那几个老家伙有没有胆子动手!李察,把那两个箱子带上,记得给它们上个飘浮术,不然的话你可提不动。”

    片刻后,一行骑士就从传送神殿的入口处出现,沿着盘山的道路向占据了浮世德最高点的永恒龙殿走去。林荫路两侧的茂密树冠沐浴着七彩弦月的光芒,投射下深深浅浅的大片阴影。

    从传送神庙到永恒龙殿的路程虽然有几公里长,但是完全离开神庙守卫视线,一直到走上龙殿专用道路,只不过是两个弯角,一公里多点而已。但是今晚这条路似乎永远漫长得没有尽头。

    这是一个由六名骑士组成的队伍,歌顿策马走在最前方,胯下战马几乎全身都被厚重的深黑色马铠覆盖着,而四蹄踏地时,偶尔会喷出一团燃烧的火焰。这匹“暗月黑炎”早已成为歌顿的标志,也是曾经在神圣同盟许多老牌贵族梦魇中出现的角色。李察被凯兰和凯德夹在中间,身后是森马。莫德雷德则拖在队伍的最后,和安静的‘暗月黑炎’不同,‘熔岩’时时会用铁蹄刨地,显得有些焦燥不安,好像对整个队伍不急不徐的行进速度感到不耐烦似的。

    李察骑在自己的铁甲马上,身后两侧分别挂着一大一小两个箱子,没有加以丝毫掩饰和伪装。他的心脏忽快忽慢地跳动着,明显可以感觉到一道道冰寒森冷的精神波动在自己身上掠过,并且在两个箱子上停留许久。幽深的树林里,杳无人迹的小广场上,乃至平静似乎已经进入梦乡的建筑物后,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正在盯着这只看似单薄的队伍。而还有更多的人正在闻讯而来。

    远方山顶,永恒龙殿正通体笼罩在淡金色光芒中,宛如众神的殿堂。大殿上方的虚空中,七色弦月的光彩完全湮灭,只有一个巨大的沙漏影像时隐时现,无数由玄秘符号织就的光带穿梭飞舞着。这宛如神迹般的景象,是永恒龙殿开启的标志,意味将会举行最高等级的献祭仪式。

    永恒龙殿的献祭仪式分为三个等级。越高级的仪式就需要越多的牧师和神官参与,献祭者所获得的神恩与赐与也就会越多。据说最高等级的仪式甚至有可能与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体意识直接沟通。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而已,浮世德历史上还没有哪个家族,包括皇室,能够成功沟通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体意识。也许有人曾经成功过,但最终选择了秘而不宣。

    献祭仪式的等级是由献祭人根据祭品自行选择的,并不是越高越好。如果启动最高级的仪式,却没有足够的祭品匹配,完全有可能召来神罚。这在浮世德的历史上可是早有先例的。所以永恒龙殿的异状和阿克蒙德家族的队伍相结合,白痴也会知道,这支队伍身上带着足以举行最高等级献祭的祭品。

    这种祭品的价值可以让至少三分之一的豪门为之疯狂,尤其是排名靠后的那些家族。要知道整个浮世德一年中也未必能够看得到一次最高级的献祭,还基本集中在皇室和前五个世家里。而阿克蒙德,虽然已经用7-3号浮岛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但由于进入浮世德只有一年多的短暂历史,仍然被某些家族固执地认为底蕴不足。这样一个暴发户,还未站稳脚跟,就想进行最高级别的献祭,即便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也足以引起很多不平和恼怒。更何况最高级别的献祭,所获神恩很有可能多得足以改变浮世德既有的格局。

    所以这一公里的路显得格外漫长,而局势则如一张拉满的弓,有可能一直这样绷紧,也有可能下一刻就把箭射出去。

    李察的掌心滑腻腻全是冷汗,浓浓的杀气已经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直到这时,他才真切感受到面对真正强者时的压力,那是一种力量等级差距带来的天然震慑,就象人类展望无尽位面时,自然感受到造物之力无可企及,这种敬畏无关勇气。

    “冷静,再冷静……”李察反复在心中对自己这样说着,竭力保持着骑姿不变。他不敢准备任何魔法,在这种微妙局面下,任何多余的动作都有可能打破眼前脆弱的平衡。

    哗啦一声,旁边的树林深处忽然传出踩断树枝的声音。然后就连李察都察觉到有一个黑色劲装的身影开始缓缓向这支队伍移近。李察立刻紧张起来,在他的感知中这个人每靠近一米,威胁性都会增加几分。如此强者,怎么可能会踩断树枝,怎么可能在夜色下隐藏不了自己?这是试探,也是挑衅。如果应对不当,那么这支小队就有可能立刻被群起而攻之。

    歌顿似乎什么都没有觉察到,神态十分轻松,甚至开始哼起不知哪个位面流传的小曲,调子活跃而畅快,几个高低转折甚至有点滑稽。‘暗月黑炎’也是轻松地踏着小碎步,用轻快的节奏为歌顿打着拍子。看到前方歌顿的背影,李察紧绷着的神经不知怎的忽然放松下来。

    黑影越来越接近,姿势也越来越贴近地面,如贴近猎物的豹子,随时有可能发起致命一击。他已经脱离了林荫的范围,成为路面上一大块突兀的阴影,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一点点向队伍逼近。六米,五米,四米……当歌顿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双方相距只有一米!

    如此近的距离,黑影无须移动,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攻击到歌顿,笼罩在攻击范围下的要害多到数不清。暗月黑炎的腹部,四蹄关节,歌顿的腿,脚踝,乃至腰肋都彻底暴露在他面前!落后几个马位的李察可以清晰看到,黑影已在轻微颤抖,全身力量鼓荡,随时都有可能发出致命一击!

    然而直到歌顿从他面前彻底走过,他的攻击也没能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