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九 献祭 上

章九十九 献祭 上

    接下来则是簇拥着李察的重装骑士凯兰和凯德。凯兰在李察的右侧,黑影正好挡在她前进的路上。然而她也如歌顿一样,对这个突兀的存在视而不见,如常催动座骑保持着不急不徐的步伐。于是下一刻,战马的铁蹄向黑影当头踩踏下去!唯一可以看到异常的是战马扬起的两枚前蹄,在离地的瞬间燃起一层蒙蒙火焰,显然凯兰已经为马蹄附加了斗气,这下踩踏如果命中,并不亚于她全力一击!

    黑影不敢轻易出手,可是歌顿手下的骑士却不惧于斩开任何挡路之物!

    黑暗依然坚持了一瞬,却还是在铁蹄行将踏上头顶时闪电般撤退,然后消失在黑暗中。他最终还是不敢出击,不敢反击,只能后退。黑影离开的时候,李察忽然觉得道路两旁的林荫蓦然安静了许多。

    队伍再向前走了不到一百米,从前方的岔路上传来一阵急骤的蹄声,一队盛装皇家骑士奔来,为首一名骑士远远看到歌顿,即刻高声说:“歌顿大人,我奉皇帝陛下之命,护送您前往永恒龙殿举行献祭仪式!”

    当皇家骑士出现的时候,李察就知道已经安全了。不过开始那一段路还是要自己走的,如果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到这个路口,那么这队皇家骑士就永远不会出现。

    双方队伍互相致意,然后全部下马,步行最后那段距离以表达对永恒与时光之龙的虔诚。

    神殿门口早已站了两排年轻而美丽的少女,淡黄色的高领神袍让她们显得高雅圣洁,更具魅力。这些少女都是永恒龙殿的神职人员,随着神眷的增加,位阶会沿着牧师、祭祀、神官一路向上,直至攀升至掌管整个龙殿的大神官。永恒与时光之龙偏爱美丽的女性,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皇家骑士在门口停步列队,阿克蒙德家族的队伍则继续前进,在全副武装的骑士中,提着一大一小两个箱子、穿着一身魔法师袍的李察格外引人注目。

    步入高达二十米的殿门,李察眼前的景物忽然一变,置身于一片茫茫沙漠。展目望去,视野没有界限,仿佛连地平线都不存在,天空好像是大地上沙砾的延续,不过好像被什么力量研磨成了细微的粉末,铺满穹顶。近处的沙丘间树立着几根断裂的石柱,充满了风沙侵蚀的痕迹。从外面看,永恒龙殿不过占地一平方公里左右,然而龙殿内部却是连李察的精确天赋都无法准确测算出面积的沙漠和废墟。

    视野的中央位置,有一座坍塌了大半的神殿废墟,只能从残留的几根仍需仰望的石柱、半堵依然气势恢宏的岩墙上去凭空回想神殿昔日的繁荣和辉煌。废墟中央有一座同样残破的石台,那里就是向永恒与时光之龙献祭的地方。

    十几条淡金色的光带从沙漠各处飞来,在队伍面前汇聚成一个巨大沙漏,随后沙漏碎裂,从中走出一个气质神圣而威严的女人。她穿着白色的圣袍,头戴三重法冠,手中则持有一柄淡金色权杖。圣袍和法冠上都饰有金色的复杂纹饰,透着浓郁而苍凉的味道。

    歌顿上前一步,躬身行礼:“尊敬的梵琳大神官,这是李察,我的儿子,也是这次的献祭者。”

    梵琳微笑着点了点头。她的微笑美丽而温和,却又带着不属于人间的淡然和超脱,有种站在众生之巅俯瞰尘世的味道。

    大神官看了看李察,微笑着说:“幸运的孩子,希望你的虔敬能够让至高无上的永恒与时光之龙满意。仪式已经全部准备就绪,我去祭坛那里等着你。等你做好了准备,就可以到我身边,开始仪式。”说完,大神官踏着一束淡金色的光带落向祭坛。

    “准备?”李察虽然临时恶补了献祭的流程,却不知道除了祭品,还需要准备些什么。

    歌顿呵呵笑起来,用力一拍他的肩膀,说:“没什么好准备的了,即使是同样的祭品,不同的人去献祭都会得到不同的结果,所以小子,一切就看你自己的运气了。啊!对了,有一件事忘记告诉你,因为阿克蒙德拥有自己的浮岛,所以在献祭后永恒与时光之龙会询问,要把恩赐在家族和你自己之间如何分配。记住,要回答全部给你自己!好了,去吧!小子,祝你好运!”

    于是李察吃力地拖着两个箱子走到沙漠中央的祭坛前,虽然有漂浮术的作用,但魔鬼和恶魔的份量还真是不轻。

    李察站定后,忍不住四处张望了一下。只有站在祭坛前,才能真正感受到自亘古以来漫长时间所承载的荒凉和沧桑,没有起始也没有终点,再多的繁华都会在岁月中枯萎凋亡,化为仅供后人凭空垂悼的废墟。不过为什么不把这里重新翻修一下呢?

    似乎看穿了李察心底的疑惑,梵琳大神官温和地说:“孩子,所有永恒与时光之龙真正的神殿都是这样的废墟,并且永远无法修复。就算我们在这里盖起再奢华的殿堂,布设再强大的魔法阵,当献祭开始时,所有的人为痕迹都会被时光的洪流彻底粉碎冲刷。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抵抗时光的侵蚀,哪怕是神迹,在经历无尽纪元的交替后也只会变成你眼前的这幅景象。”

    “谢谢您的教诲。”李察心中一动,似乎从中感悟到了一点什么东西,他微微躬身,就象面对深蓝的老师们常做的那样,问:“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先把你的祭品准备好。”梵琳吩咐着,看到李察在祭坛旁打开两个箱子,以她的淡然也不禁微微动容,说:“大魔鬼的头颅?罕见的祭品。这是……居然是恶魔领主的心脏!真是幸运的孩子。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仪式吧,恶魔领主的心脏可不能放得太久。”

    梵琳大神官双手交叉在胸前,面对祭坛微微低下头,虔诚而专注地颂念起冗长而神秘的咒语。随着咒文音节一一吐出,虚无的天空中开始飘落一枚枚淡金色的神文,如下起了金色的雨。阵阵苍凉神秘的气息从虚空中涌出,逐渐扩散。渐渐的,天空黑了下去,最后完全失去了颜色的意义,化为彻底虚无。

    而在彻底超脱了时间与空间的虚无之后,却慢慢显现出一个充满蓬勃生机的宇宙世界,无数闪耀的灿烂星辰,遵循完全不同的世界法则在运行。李察开始还好奇地试图辨识和触摸神文的含义,最后被虚无之外的世界完全攫取了注意力,仿佛整个人都被吸了进去,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血脉在奔腾涌动,并不是血脉能力觉醒时的那种狂烈喷薄,而是来自生命本源的渴望和追求。

    如咏叹调到了最高潮,梵琳的声音骤然拔高,又似从九天飘下的龙吟!

    她用手中的权杖一点李察面前的祭坛,那张破损风化的石台就骤然射出夺目的金色光芒,形成一道无法衡量长度的光柱,直射苍穹!光柱的半径逐渐扩张,将整个废墟都包裹在其内,光柱外壁上则开始有无数意义难明的神文在不断明灭沉浮。而空中则隐约响起阵阵悠长的龙吟,又有风沙呼啸的声音。

    当一阵庞大无匹的威压自虚空中降临时,梵琳大神官也退出了光柱的范围,祭坛内就只剩下了李察。从这时起,站在光柱范围外的众人就再也看不到光柱内的一切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