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百 献祭 中

    梵琳大神官权杖一顿,已在原地消失,转而出现在歌顿身边,微笑着说:“歌顿侯爵,没想到你这次居然准备了如此高阶的祭品,让我所受的神眷也会增加不少。不过这种等级的祭品由这个孩子献祭,虽然他未来肯定会成为一名大构装师,也似乎有些……浪费。我听说,阿克蒙德在浮世德的敌人还很多,也很强大。”

    歌顿深深吸了口气,说:“这是他应得的,而且很快就要送他去其它位面了,能够增加一点神眷,就多增加一点吧!至于敌人,呵呵,他们想来就来,所有敢来的,我都会让他们后悔!”

    梵琳大神官点了点头,优雅从容地说:“那就看看这孩子的神眷,希望能够出现时光类的恩赐吧。”

    而在光柱内,一股无法形容的庞大意识已经笼罩住了李察。李察的心神从虚无中被陡然拉回,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普通人,所有的魔力都无法动用,甚至血脉能力也被彻底封锁。骇然之后,李察立刻反应过来,献祭仪式正式开始了,他连忙从大箱中抱起魔鬼的头颅,艰难地推放在祭坛上。

    魔鬼头颅刚刚接触碰到祭坛,祭坛上立刻绽放出强烈光芒,又是一道光柱冲天而起,在光芒的照耀下,魔鬼头颅逐渐变得透明,随后无数细小神文从头颅中飞出,汇聚向无尽虚空,然后消失。一时间祭坛上如同绽放烟火,无数神文如只只金色蝴蝶,飞舞着奔向远方的颗颗星辰。而魔鬼头颅则逐渐湮灭,直至消失。

    虚空中出现了一束光,笔直照耀在李察面前,化成一个光茧,然后可以看到无数景物符号正在里面不停地变幻着。李察微微松了口气,光茧的出现意味着这次献祭已经让永恒与时光之龙满意,至少不会出现神罚的情况。不过本来就不用太过担心,一般来说只献上一个大魔鬼的头颅,就足够完成最高等级仪式了。

    虽然很难在光茧变化的时候捕捉稳定的影像,但李察还是努力地看着眼前的光影,以前所学知识都是从书籍上静止的图文得来的,而亲眼所见的理解要深入得多,对于世界规则的触摸也会更进一步。

    眼前每种景物、每个符号都代表着一类特定的神恩。比如说武器防具就意味着可能得到强大的装备,如水晶宝石之类的是珍稀的资源,各种神文则是种种强大的神赐能力,延续时间则是按神眷程度而定。最珍贵的则是出现永恒龙殿的象徵:时光沙漏。任何一种与时间流速有关的恩赐,都是无比强大的。从魔法数学的角度来说,神恩是随机的,没有任何规律可循。

    光茧骤然裂开,在李察上方凝聚成一个堪称巨大的时光沙漏!他的呼吸不由停顿了一息,随即心头涌上狂喜。沙漏里面颗颗金色的砂粒正在无声流淌着,那就是时间流速的具象化。

    庞大的意识再次笼罩住李察,第一阶段献祭结束。他连忙按捺住心中的喜悦,再吃力地搬起恶魔心脏摆放到祭坛上。在被封掉了所有能力后,还要搬动这个一百公斤的家伙可不容易,如果不是李察在深蓝中被喂出一身强健的体魄,还真拖不动这颗心脏。

    然后,李察就充满期待地看着祭坛。永恒与时光之龙索取的祭品都是拥有强大力量的东西,可以是神器残片,也可以是整块珍稀原矿,相对于诺兰德大陆的出产,来自异位面的出品向来会得到更多神眷,而且祭品蕴含的力量越大所获得的神眷也会越多。因此单就力量等级而言,恶魔小领主的心脏是比大魔鬼头颅更加珍贵的祭品。

    心脏放上祭坛后,祭坛竟然震颤了一下,然后寂静下去,李察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祭坛上忽然响起一声低沉沙哑的龙吟,无法直视的金色光芒从祭坛每一分每一毫处涌出,汇聚成数十道金色的激流,从各个角度冲击着恶魔心脏。恶魔心脏剧烈抽动着,竟然发出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然后就被金色激流顶到空中。更多的金色光流从祭坛上、从虚空中涌出,从各个角度冲击着恶魔心脏,可以看到心脏的边缘渐渐开始透明,并且逐渐有淡金色的神文离散出来,向空中升腾起来。

    只是这些神文都有一丝若隐若现的金线与心脏连接,而心脏脉动的速度则加快了何止十倍,每一下脉动,都会把离散的神文拉回去一些。可是随着光流淋漓冲刷,越来越多的神文从心脏中离散出来,拴住神文的丝线则开始出现断裂,于是空中又开始出现片片金色蝴蝶,扑着翅膀奔向虚空尽头的星辰。

    祭坛分解恶魔心脏的速度明显比魔鬼头颅要慢得多,整整十分钟过去,空中的恶魔心脏还剩余了一小半。而虚空中已开始有代表着神赐的光柱射下。

    这次出现的光茧没变幻几下,直接又凝结出一个时光沙漏。而光柱却没有停息的意思,继续汇聚成一点无比闪亮的光芒,光芒越来越强烈,与先前的光茧不同,没有任何变幻的迹象,体积也没有明显扩展,只是在不断增加强度和亮度。李察看了一会儿不得不移开视线,他的眼睛已经完全无法直视了。而更多的光柱仍在虚空中不断出现,再汇入那颗越来越明亮的光球中。

    恶魔心脏终于彻底湮灭,祭坛上方则飘浮着两个时光沙漏,而那刺目的强光已经完全收敛起来,显露出一个单纯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光球。

    李察一怔,没有任何特征的光球是极少出现的神赐,有可能开出任何东西,或许是极为强大的神器,也可能是一大堆资源,虽然值钱,但是不一定有什么大用。

    这时一个奇异、洪大而又没有丝毫情感的声音在李察意识中响起:“凡人,你要将神恩在自己和家族领地间进行分配吗?”

    一瞬间,李察想起了歌顿的叮嘱,但是这次献祭路上发生的事情又在他心中浮现。

    歌顿和他的构装骑士们,是以自己非凡的力量和勇气在震慑着黑暗中的敌人们。或许阿克蒙德的敌人可以毁灭这支队伍,前提是付出惨痛的代价,至少最先冲上来的强者们必然全部跟着陪葬。然而各怀鬼胎的联盟不过是一盘散沙,不能握拳的五指也做不出致命打击,虽然窥伺者们都恨不得阿克蒙德立刻灭亡,只是无论那些强者,还是他们背后的家族,谁都不愿意付出代价的是自己,更不愿意用自己的牺牲成就他人的辉煌。如果当时阿克蒙德的骑士们表现出哪怕是一点点的怯懦畏战,黑暗中的群狼都会一拥而上。

    虽然在家族图书馆中查到了一些关于银月精灵的历史片段,也从零乱的记载中窥探到了一丝当年的事情真相,不过李察却从寥寥数笔就带过的永夜森林远征中,看到了一些与自己认知不同的东西。

    不管历史最终的真相如何,李察忽然都有种强烈的冲动。

    是时候回馈阿克蒙德一些东西了。

    这时巨大的声音又在李察意识中响起:“凡人,你要将神恩在自己和家族领地间进行分配吗?”

    李察脸色坚定,回应着:“分配!分配比例一半对一半!”

    他刚刚作出回答,两个时光沙漏都迅速缩小,变为原先一半大小,而光球则没有什么变化。

    巨大的声音再次响起:“凡人,现在可以获取你的神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