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百零一 献祭 下

章一百零一 献祭 下

    李察站了起来,伸手去触摸空中飘浮的三个神赐印记。当他的指尖触摸到印记,其中蕴含的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秘力量就会凝聚成相应的恩赐。

    当李察的指尖碰到由魔鬼头颅形成的第一个时光沙漏时,沙漏骤然破裂,里面所有金色的砂粒顷刻间冲入李察体内,最后凝聚成一个复杂的金色神文,然后缓缓消散。

    李察顿时感觉身体内隐约多了一种神秘的力量,让身体的各处都充满了活力。而神文的含义也自然而然地浮现在意识中:

    神赐.生命激流:在接下来的十五年中,你的躯体将不再衰老。

    这个恩赐效果,实际上就相当于生命延长了十五年。诺兰德的人类,一般只会在进入圣域以及晋入传奇境界时才会得到两次生命延长的效果。除此之外,永恒龙殿的神恩就是获取更长生命的最主要途径了。

    能够得到更长寿命,是所有智慧种族共同的渴求,所以时光流速类神恩才被公认为最珍贵的神赐。

    生命的重要意义无需多说,哪怕对于争霸也是如此。在这个群星灿烂、英雄辈出的时代,很多时候活得比对手更长,就是取得胜利最直接的一种方式。

    没想到第一个时光沙漏就获得了生命激流的神恩,李察压抑着心底的激动,又把手伸向了第二个印记。

    第二个时光沙漏破裂了,金色砂粒化为一道光流,涌入李察体内,再次结成一个神文。李察同样即刻知道了神赐的内容。

    神赐.从容不迫:你进入的下一个没有建立永恒龙殿的次级位面,时间流速将减慢为诺兰德时间的十分之一,持续时间为该位面时间三十年。神赐效果无法在诺兰德以及比诺兰德更高阶的位面生效。

    这是一个让李察仔细想过才明白的神赐。拥有了它,在进入下一个位面,感受到的位面相对时间流速将会放缓,也就是说,李察在那个位面中征战十年,回到诺兰德大陆才相当于过去了一年。在这个无尽位面的世界里,其它位面和诺兰德时间流速是不同的,有慢有快,但时间差一般在一倍以内。从容不迫却把他将进入下一个位面的相对时间流速放缓到了十分之一。不过在次级位面征战,同样会消耗本体生命,呆上三十年也就意味着本体老了三十岁。只有配合生命激流效果,才能把无尽位面中的征战永远进行下去。

    虽然上面两个神恩都没有提供即期的战斗力,但是生命和时间是人类所能期望的最大恩赐。

    李察勉强压抑心中的激动和喜悦,再次把手伸向最后的光球。对时光球的神秘恩赐,李察非常好奇,却不抱太多期待。魔法数学告诉过他,当连续两次都有好运气后,第三次想要有好运气的机会……仍然是一半。不过哪怕时光球开不出任何珍贵的恩赐,李察也不会失望,因为到现在为止他的运气已经足够的好了。

    不过时光球吸取了恶魔领主心脏大部分的神恩,要说没有一点期待,也是不可能的。

    然而李察的左手还没有触摸到时光球时,一条在空间中随机游荡的时光流带偶然间掠过了他左手手腕上那串兽牙,中间那颗最大的被制成哨子的兽牙忽然亮起一层蒙蒙光芒,竟然一下子把那条时光流带都吸了进去!它立刻如同燃烧一样,射出金色的时光火焰,烧得李察‘啊!’的一声大叫,猛然向后退了几大步,拼命甩着左手。好在时光火焰虽然猛烈,却眨眼就熄灭了。

    李察把兽牙链摘下来时,发现左手手腕上已经烙印上一个深深的焦痕,宛然便是一颗兽牙形状。好在时光火焰与普通灼伤不同,虽然当时一瞬间痛得厉害,皮肉也受到了真实的伤害,但现在疼感却消失了。李察活动了下左手,似乎功能没什么影响,就立刻看向兽牙链,幸运的是兽牙链完好如初,没有丝毫破损的痕迹。李察不由松了口气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串手链如此看重,也许是因为分别时山与海那个充满霸气的拥抱,也许是她说的那些话。

    李察重新把兽牙链缠回手腕,正想继续中断了的仪式,就在这时,一道前所未有的庞大威压突然降临在整个时光神殿。那古老而苍凉的气息掠过时,李察似乎窥见无尽位面在时光洪流中诞生湮灭,一瞬万年。

    完全超越极限的巨大存在感刹那间充斥了李察的灵魂,他的身躯已不再听从意识的指挥,缓缓跪倒在祭坛前。

    “凡人……”又是一个巨大的声音在李察意识中响起,但这一次不再是冰冷机械的感觉,而是透着古老沧桑的气息和无上威严。

    李察忽然战栗了一下,猛然明白过来,这不是永恒龙殿内一缕神力的自动回复,而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本体意志!

    他一时间呆住了,和高居所有位面之上的永恒与时光之龙直接沟通,这种感觉已无法形容。

    而此刻,在时光之幕外,歌顿正看着手心中的一把金色时光沙漏,满脸愕然。这些小小的沙漏都是由透明的水晶制成,里面金色的砂粒在神秘力量推动下不断流动着,并不受沙漏本身的角度变化影响。时光沙漏一共有10个,堆在一起还填不满歌顿的大手。重要的是,它们并不是单纯好看的装饰品,而是由时光龙的神力凝聚而成,谁打破它们,就可以获得神赐。

    就在一分钟前,从时光之幕内忽然飞出十道时光流带,在歌顿面前凝成十个时光沙漏,然后纷纷落下。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以歌顿的恐怖战力都措手不及,差点让两个沙漏掉在地上,幸好旁边的梵琳大神官随手一挥,两条同样由金色时光之力凝成的光带,把时光沙漏兜住,送回到歌顿手里。

    “这是……”歌顿看着手中的时光沙漏,依然无法置信。

    梵琳大神官目光扫过时光沙漏,已然心中有数,说:“这是永恒与时光之龙对阿克蒙德的恩赐,时光沙漏中的效果是生命激流。打破这些时光沙漏的阿克蒙德将会得到三至五年额外的生命。”

    说完,梵琳浮上一个赞许的微笑,说:“侯爵大人,你有一个很好的儿子。”她可是听到了仪式开始前歌顿对李察的叮嘱。在永恒龙殿的范围内,任何秘密对于梵琳来说都不是秘密。

    在如此庞大的神恩前,还肯分配给家族,这样的人简直是不可思议。梵琳主持过很多次献祭仪式了,家族献祭本身就很少,个人献祭还分配给家族神恩的,几乎没有。

    歌顿抬头看着笼罩着祭坛的时光之幕,当然看不到里面的任何景物,于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说。

    梵琳大神官把歌顿的表情看在眼里,若有所思。她的眼睫毛忽然扑扇了一下,这个动作使大神官一贯如神祗般淡然的表情多了点凡人的气息,然后提醒了一句:“侯爵大人,刚才转向阿克蒙德家族的神恩远远不止您手上这十枚时光沙漏,您最好看看家族浮岛的情况。”

    歌顿又吃了一惊,抬起手作了个手势,森马立刻出了永恒龙殿。还不到一分钟,她就回来了,虽然压低声音,却仍然可以听出其中的颤抖:“主人!我们的浮岛正在吸取虚空中的元素力量,边缘已经增加了五十米,并且还在延伸着。而且,而且运行轨迹开始发生变化,按照我的判断,我们的浮岛将会与7-2号浮岛互换位置!”

    听到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歌顿却没有高兴的样子,而是眯着眼睛,嘟嚷了一句:“这个臭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