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六 伴侣 下

章一零六 伴侣 下

    李察的声音并不大,却足以在寂静的楼道内传出很远。几个房门后传出少女失望而不加掩饰的叹息声,楼梯处却传来嗵的一声闷响,好象有什么重物坠地。可可脸色如纸一样白,小嘴张开又合拢,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她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李察和管家却象是一点没有发现她的异常,谁都没有催促她。终于可可垂下头,退回到房间内,等候李察进来。

    房门在李察身后关上了,为他们关门的管家在临走之前,再次提醒李察今晚要‘稍稍休息一会,不可过度操劳’。

    可可的房间很小,合计刚刚过了十个平方米。一张小床,一个柜子,再加上桌椅就显得有些拥挤了。但是不大的房间却收拾得一尘不染,书桌上还摆着一个日记本,旁边是插着根羽毛笔的墨水瓶。窗台上摆着一盆兰草,散发出萦绕鼻端的阵阵幽香。

    这里没有多余的装饰,干净温馨,就像大陆上任何一个人类普通乡村绅士女儿的房间。在处处是熔岩火山气息的浮岛上,这个房间就如火山脚下一株清新淡雅的小白花,在风火中摇曳着,随时都有可能毁灭。房间的风格和可可一模一样。

    可可站在门边,双手用力地绞着睡裙。虽然低垂的头看不到表情,可是这些小动作已经透露出她的极度紧张。

    李察看了一圈房间中的环境,就走到可可面前,伸手理了理她浅棕色的长发,然后抚上她的脸庞,把她低垂的头抬了起来,让她可以看着自己的眼睛。肌肤和李察手指一触,可可立刻强烈地战栗了一下。她想低下头,但是李察的手却稳定而有力,让她明白这是不容拒绝的要求。

    可可抬起头,双眼中饱含着绝望与恐惧,眼泪早已盈盈,不过就是没有溢出来。她忽然打了个寒战,然后双手环抱住自己,仿佛受寒般地微微颤抖起来。她的确感觉到了寒冷,因为李察的手非常冰凉,而他的目光更冷。

    “这座楼里除了你们,高级专业仆役以及守卫队军官……”李察说到这里,有意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还有年轻的预备役步战骑士。”

    可可再次战栗了一下。

    李察并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并且松开了手,任由她的头再次垂下,然后缓慢而强硬地把她环在胸前的手拉开,披肩掉到地上,露出睡袍掩盖下急剧起伏着的胸脯。可可的肌肤细腻雪白,透过睡裙的领口可以看到隐约一线的**。饱满的胸部并不象黛玫那样傲人,放在她的身上却是恰到好处。

    李察的右手触到可可的脖子上,让她再次颤抖起来。不过李察没去理会她隐隐的抗拒,而是缓慢地顺着雪白肌肤向下滑去,一直滑到胸部。他的指尖触到了睡裙的领口,没有停留,继续向下,于是可可的睡裙也被拉得逐渐向下,逐渐露出两团雪白饱满的乳肉。就在一线红色也自睡裙领口边缘若隐若现时,李察的手终于停了下来,但没有收回去,就是停留在这个位置。

    可可的心已经跳得极快,然而她却拼命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只要动作稍大,她的胸就会完全从睡裙中跳出来。

    这时,李察魔鬼般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阿克蒙德的女人在被指定伴侣之前,都需要保持纯洁。你做到了吗?”

    可可全身僵硬得象个雕像,好不容易才看到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李察笑了笑,指尖在她裸露出的乳肉上轻轻划着,慢慢地说:“是吗?但我并不是很相信你,现在就来证明给我看,如何?”

    整整过了几分钟,可可忽然放松了崩紧的身体,双手也垂在两侧,放弃了一切抵抗和防护。抗拒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从她到了浮岛那一天起,这就是她注定的命运。不是李察,也会是其他什么人。这是义务,因为她享受了权利,如果真的不愿意履行这种义务,那么完全可以选择立刻离开浮岛。

    可可知道自己无法离开这里。其实每个正常的贵族子弟自懂事起,就清晰地知道自己的责任和所能享受的权利,也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看到可可放弃了抵抗,李察哼了一声,退后一步,一个侦测术扔在了可可身上。不出所料,可可身上只有很少几个地方反射出微弱的魔法波动,这么弱的波动意味着和普通人差不多的承载力,任何魔纹构装都不可能附加到她身上去。

    李察收回手,脱去了外衣,把靴子扔到门边,躺到了可可的小床上。

    “过来!”李察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可可咬着嘴唇,认命地走了过去,躺到李察身边。

    床很窄,李察的身体已经完全长成,再加上可可,就显得十分拥挤。可可一上床,就被李察一把揽在怀里,紧紧贴在一起的身体,甚至可以感应到对方的心跳。可可的心跳得疯狂,而李察的心脏却缓慢、坚定而有力。

    不过出乎少女意料,上了床之后李察并没有其它的动作,而是缓缓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竟然响起微微的鼾声。他居然睡着了!

    可可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可是就发生在自己眼前。她完全不敢乱动,生怕惊醒了李察。这样坚持了一会,可可就再也支持不住,今晚发生的一切,前后也不过几十分钟而已,但是对她来说,好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她的身体软软地偎在了李察身上,倦意阵阵袭来,让她的眼睛逐渐合拢。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可可感觉这样靠着李察,竟然有种奇异的安全感。

    房间中的魔法灯耗尽了能源,逐渐暗淡下去。放在房间一角的种子则散发出濛濛如雨天薄雾般的微蓝光芒,给小小的房间中平添一层幽冷。

    不知睡了多久,当可可醒来时,外面的天还没有亮。李察下了床,开始穿衣时,房门正好响起了几声轻微而有节律的敲门声,然后就安静下来。这种从音量到节奏完全符合礼节的敲门声,只有老管家能够办到。

    可可从床上坐了起来,犹自不能相信李察竟然会放过自己。可是她的心中除了惊喜,却又多了一点忧虑。

    李察穿好了衣服,拿起了种子,在开门前向可可看了一眼,说:“我没准备更换伴侣。”

    可可“啊”的一声轻呼,刚刚浮上一丝希望的心又沉到了谷底。

    李察早已清楚可可的态度和愿望,更是确定了她会如此做的原因。问题在于,可可是他保持和阿克蒙德必要距离最佳的人选,至少在他活着从异位面回来前都是如此。李察没有泛滥的爱心和同情,所以根本不准备为满足可可的愿望而改变自己,特别是在重要的事情上。

    可可就如火山脚下的一株小白花,脆弱而美丽,却也很容易被忽视。当人们偶尔为它考虑时,也只是因为心情。

    PS:三更完成。不过,再应某人的要求大家努力刷新吧,或许今晚还能再刷出点东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