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七 旅途 上

章一零七 旅途 上

    李察走出房间后,老管家深邃的目光扫过可可,然后伸手拉拢了房门。

    在陪着李察下楼时,老管家问道:“李察少爷,既然可可已经是您的伴侣了,那么是否让她搬到主城堡中您的房间内住下?”

    李察本来想随口答应,可是走出楼门时忽然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正是昨天晚上急匆匆跑上楼的那个人。他的年纪看上去比李察要稍微大一些,20岁左右,身体匀称健美,虽然没有夸张的肌肉,但是整体却给人以充满力量的感觉。除此之外,他还有一张充满阳光的英俊面容,和一双纯净热情的眼睛。

    昨晚一看到这个年轻人,李察就知道他是一名步战骑士,属于构装骑士的预备役。如果在未来两至三年中力量能够成长到可以顺利承载四个构装时,就会变成真正的构装骑士。如果不行,则会被派往其它地方,成为低层军官。

    阿克蒙德家族的预备役步战骑士有来自于旁支的年轻人,也有从外部选拔并从小加以训练的精锐。李察在家族年轻人的晚宴上并没有见过他,说明这个年轻人很可能不属于阿克蒙德,或者只是旁支中血系非常遥远、没有什么地位背景的子弟。也就是说,他不具备伴侣资格。

    李察停下了脚步,双眼微眯,望向那个在楼外徘徊不去的年轻人。他的目光冰冷而淡漠,而那年轻人的视线和李察一触,就偏向一旁,转身匆匆离去。

    李察看着那年轻人的背影,脸色微沉,沉吟了片刻,淡淡地对管家说:“不,就让她住在这里!”

    管家点头应了,其它的什么都没说,更象根本没有看到过那个年轻人一样。

    此时在浮岛传送广场上,一支小小的队伍已经在等着李察了。李察没有什么行李,只有一箱衣服和日用品,还有一箱绘制魔纹构装所需的材料。这一次护送李察的是龙法师丽娜,而非莫德雷德。除丽娜之外,随行的还有四位构装骑士以及十名轻骑兵。

    队伍很快出发,然后在浮世德传送神庙前的广场,李察见到了自己此次征战位面的第一位伙伴,永恒龙殿的神眷者,‘破晓’之流砂。在梵琳大神官的示意下,李察下马,转而上了流砂的马车。然后队伍再次启程,沿着盘山大道奔驰而去。

    当丽娜看到流砂的代步工具竟然是一辆马车的时候,不由挑了挑眉,不过当她靠近后,立刻知道这并不是为了旅途舒适。虽然外表朴实无华,就是最常见的贵族旅行马车样式,但附加的魔法阵可以封闭车厢内一切讯息。

    这一次旅程遥远,时间紧迫,李察和流砂这两名新同伴的第一次交流和沟通只能在路上进行。流砂显然有话要单独对李察说。除了这辆马车和两个车夫外,流砂没有带任何随从,等到达了莫特凡德港,他们都会折返浮世德。

    车厢内的装饰质朴却不简单,基色是永恒龙殿的淡金。一进入车厢,李察就感觉到浓郁的沧桑气息扑面而来,如同置身永恒龙殿。流砂就坐在李察对面,她看上去年纪和李察相仿,有着淡金色的长发和同样是淡金色的眉毛。因为颜色的缘故,有时候不仔细看的话,几乎看不到她的眉毛。正因如此,本来十分美丽的流砂却透出一种奇异而神秘的气质,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永恒龙殿中央的废墟。而在她的眉心处,则有着繁复的淡金色纹路,说不清是某个神术的结果还是天生的花纹。

    “我叫流砂,是永恒龙殿的神眷者和牧师,目前八级。”李察一上马车,流砂就自我介绍起来:“不要奇怪我的名字,这是梵琳老师取的。我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因为我是一个被扔在永恒龙殿门口的弃婴。我的能力除了各类通用神术外,主要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术。这是我的武器,时光之书。”

    流砂拿出一本厚厚的有着淡金色封皮的大书,给李察看了看。随后她又取出一幅地图,在李察面前打开。这是一幅莫克凡德港口及周围海域的手绘地图,在辽阔的海域上零散分布着数以百计的岛屿。

    流砂点着其中一个明显偏离了正常航线的岛屿,说:“我知道歌顿侯爵为你在位面建好了据点,但是还没来得及选定这边的传送门。这是梵琳老师为我们选择的位置,目前还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这个岛屿有足够大的平原和森林,还有必备的深水港口,大陆并不遥远,特别是到莫克凡德和你们阿克蒙德的玫瑰港都不算远。所以我们去位面的传送门可以建立在这里。”

    李察点了点头,记住岛屿的位置。

    流砂收起了地图,又取出一块深绿色的水晶交给李察,说:“这块生命水晶可以暂时稳定种子,这样你就不必到哪里都随身带着它了。这段路上把它放在马车里就好。”

    待李察收好水晶,流砂就不再说话,缓缓闭上了眼睛。当她双眼合拢的时候,所有生命的气息逐渐从她身体内敛去。当李察也闭上眼睛时,竟然察觉不到流砂的一点气息,她就似凭空消失了一样。

    李察一惊,又张开了眼睛,却看到流砂就端端正正地坐着,动都不动。她并不是没有气息,而是已经和马车内的时光废墟气息溶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

    看来流砂有自己独特的冥想和修炼方式,李察也就不再打扰她,而是拿出一本书,认真地看了起来。旅途很漫长,马车内外却如同两个世界,在车厢中几乎感觉不到任何颠簸,也听不到外界任何动静。这本书李察看得很慢,其中几页更是反复阅读,过于专注使得他并没有注意到流砂不知何时已经张开了眼睛,正静静地打量着他。

    “你在看历史?”流砂忽然问,显得有些惊讶。

    “是。”李察抬起头,微笑回答,合起书页,伸手递了过去。流砂毫无疑问是此次位面探险非常重要的一位伙伴,所以李察很愿意和她多交流,互相了解。在真正的战场上,与伙伴间的了解和默契程度可是会决定生死的关键环节。

    流砂伸手接过李察手中的书,看了几眼,说:“银月精灵的历史,你对这些也感兴趣吗?银月精灵是上古精灵帝国王族的遗族,但是分散在诺兰德大陆上的只是其中几个分支而已。在你的父亲歌顿侯爵率领神圣同盟的大军攻破永夜森林后,我们人类的疆域内就没有较大的精灵聚居地了,只有一些零散的精灵部落。如果你对高等精灵和精灵文化感兴趣的话,应该去大陆西方大海深处的青苍大陆去看看,那里还由精灵帝国统治着。或者等我们从位面回来,你也可以来永恒龙殿看看,梵琳老师收藏了不少精灵帝国时期的艺术品。”

    李察保持着迷人的微笑,说:“其实我对银月精灵感兴趣的主要原因,是想详细了解一下歌顿侯爵当年踏破银月精灵王庭的战役过程,那是近代战争史上一个十分经典的以少胜多的案例。不过我发现对这段历史的记录十分的少。只好多看几本书,侧面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