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零九 死亡训练营 上

章一零九 死亡训练营 上

    队伍中大部分人停留在巨木镇上,包下了小镇惟一的旅店。李察则在龙法师丽娜和镇长的陪同下,连夜向森林深处的死亡训练营赶去。

    阿克蒙德的训练营座落在森林深处,一共由七座分散的聚居群落组成,最近的一座距离森林边缘也有近百公里,根本没有可供行走的道路。即使有巨木镇长引路,三人也足足花去了三个小时,等抵达第一座训练营,已经是午夜了。

    这座训练营里受训的都是战士,或是同样以力量为核心要素的战职者。当经过一排歪歪斜斜的木栅栏进入训练营时,李察有点难以相信这个由几十间简陋木屋组成的小村庄一样的地方,就是阿克蒙德闻名遐迩的死亡训练营。

    不过当席勒,死亡训练营的主管站在面前时,李察终于确认这里的确就是自己的目的地。

    席勒是个中等身材的男人,一头乱草似的短发,身上没有任何魔法装甲,只有腰间挂了一把毫不起眼的战刀,刀鞘灰扑扑的,如同没有擦洗干净。他的衣服除了干净,也没有其它特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站在席勒面前,李察总有种被针刺着的感觉,连眼睛都不得不眯了起来。到最后甚至眼中微微一酸,几乎要流下泪来。就在这时,一道柔和的魔力波动笼罩了李察的全身,抵消了那种针刺感觉。

    身后传来龙法师丽娜冰冷的声音:“席勒!你这是什么意思,活得不耐烦了吗?”

    席勒若无其事地笑笑,神色轻松而随意,说:“没什么,只是想看看准备挑走我手下最出色勇士的小少爷是什么样子。李察少爷长得很不错。”

    龙法师丽娜冷笑几声,说:“李察少爷的实力高低关你什么事?难道你真以为这个死亡训练营是你的?你不过是个管事干活的而已,是不是在森林中呆得久了,连脑子也坏掉了?”她这几句话刻薄直率,竟然面子里子全不留给对方。

    果然席勒脸上掠过一层黑气,虽然还在笑,却阴沉得好像暴风雨来临前的铅色云层:“这里是哥利亚伯爵的领地。而且丽娜,我怎么记得你并不是我的对手来着。”

    空气里立刻弥漫起一股浓浓的火药味。李察静静看着两人斗嘴,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右手好像不经意地弹了弹身上法师袍的袖子,一道花边上闪过几乎无法觉察的微光,其上附着的一个魔法阵“元素诅咒”已经完成启动准备。但是在席勒和龙法师的冲突之间,这个魔法阵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李察自己也不抱希望。

    丽娜忽然噗哧一声妩媚地笑了起来,说:“我只是个法师啊,怎么可能是你这个黑暗卫士的对手?要不换几个人来吧,你想选谁?莫德雷德谅你是不敢的,比冯怎么样?还是阿西瑞斯?要不然凯兰和凯德那两个钢块?还是我们一起上?”

    席勒哼了一声,脸色更加难看,眼睛转动了几下,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按捺住了。歌顿的十三构装骑士之间当然不是铁板一块,但是在对外时,从来都是团结一致的。而且龙法师的话里还有一层意思,哪怕过半的构装骑士不是席勒的对手,但是任意两个构装骑士联手,席勒就得落荒而逃。

    丽娜的傲慢,其实也隐含着另一层意思。十三构装骑士中有不少是能够领军的将领,其地位不是席勒可比的。他们也用不着和席勒通过武力来一决高下。

    丽娜忽然收起所有假模假样的姿态,正色说:“席勒,看在哥利亚伯爵的面子上,我认真地奉劝你一句,收起所有的花样,也别以为阿克蒙德还是过去的老样子。在李察少爷这件事上,除了索伦侯爵外,所有重要的阿克蒙德都暂时达成了共识。如果耽误了少爷的正事,恐怕第一个要杀你的就是哥利亚伯爵!”

    席勒眼中精芒一闪,紧盯着丽娜,可是龙法师从容淡定,分毫不退让地与他对视着。席勒终于转开头去,又看了李察一眼,阴沉地说:“那么,尊贵的李察少爷,请跟我来吧,希望您能挑到中意的人选。首先,允许我先带你参观一下这小小的营地,可以让您更好地了解这些勇士们的成长环境。”

    在席勒的带领下,李察走进最大的一间木棚屋,立刻被里面刺鼻的味道冲得皱了皱眉。木屋其实很大,但当里面挤进了足足三十多人时,就显得狭窄而局促。木屋里充斥着汗臭、脚臭,以及不知道源自哪里的难闻气味。屋子里没有床,铺盖直接摊在地上,中间留下一条仅能落脚的通道。几十个大汉**着全身,东倒西歪地躺着,但身上那野性而蛮横的气息,却是丝毫不加掩饰。

    在木屋最里面,几个壮汉正围着一个女人疯狂地干着。那个女人身材同样强壮健美,一看就是死亡训练营的成员,只是因为自己的力量不够强大,才沦为这些凶悍男人的玩物。另一个女人正在和一个大汉在有限的空间内激烈地格斗着,如果她输了,那么结果不言而喻。

    看到李察一行人进来,特别是看到了身材火辣性感的丽娜,原本躺着的壮汉们立刻坐了起来,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丽娜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嘟起了嘴,向着那些壮汉抛了个飞吻。这下就象在篝火上浇了油,棚屋内的声浪骤然增大,过半的人都站了起来。不过他们虽然两眼的**几乎喷薄而出,身体绷紧的肌肉线条却明显处于戒备状态,因为无论李察还是丽娜,在这个时候、这种环境下出现,都显得十分诡异。

    当席勒也钻进棚屋时,所有人立刻肃静下来,刚才还一脸杀气的壮汉们纷纷后退。

    李察站在门口没动,目光环视一周,忽然说:“没必要看了。”不等丽娜和席勒发表意见,他已经径直转身出去。

    出了棚屋后,李察走到中间的空地上,抬头看着夜空,一言不发。的确没必要看了,这个棚屋内的人大多在七八级之间。而且在这种环境下都不能脱颖而出的人,不值得浪费一个宝贵的位面传送位置,更不用说灵魂契约了。

    夜空中,正高高挂着第五弦的染堇之月,那淡紫色的月光象征着艾露西娅的愤怒,对应的神术则是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