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一 灵魂守卫 上

章一一一 灵魂守卫 上

    席勒则淡淡地说:“不,这次是来挑人,今晚你们当中会有一个幸运的家伙被选中,成为灵魂守卫,并在异位面的战场展示杀戮的技艺!”

    大汉目光如电,在丽娜身上一扫而过,瞳孔猛然收缩,然后视线才落在李察身上,立刻从小木屋里拖出一把做工粗劣的双面斩首斧,在空中用力挥舞了几下,高声叫着:“嗨!这位小少爷,选我吧!你看,我的大斧早已饥渴难耐了!”

    面对如此热情的自荐,李察顿时感觉有些哭笑不得。席勒则向大汉一指,介绍说:“这是刚德,21岁,十级战士,有巨人血统,血脉能力是‘大地之力’,爆发时可以临时增加力量与防御力。是死亡训练营最合适的人选之一。”

    山壁几个山洞的洞口也都陆陆续续钻出来几个人,席勒又向其中一个瘦小的年轻人一指,说:“卡夫,19岁,十级的杀手,属于人类和黑精灵的混血儿,血脉能力为隐匿。也是适合的人选。”

    最后席勒又指着木屋前的一个表情冷漠的女人,说:“迪芙,凯米雷亚族人,21岁,高地巫师的后裔,有着强大的魔法天赋,是个天生的术士。她可以在任何情况下提供足够强大的火力,血脉能力是魔法增效。她是我要为您介绍的最后一个合适人选。”

    阿克蒙德训练营的成员一般最多到十级为止,因为在这个时候所有的天赋和血脉能力都会被激发。而十级以后的成长,就要从真正的战场上去获取了。

    而席勒为李察挑出来的三个人,明显要比其它的学员强一些,这刚好契合李察此行的需要。他要去的次级位面还没有建立永久传送通道,因此能够被传送的上限就是十级。十级以上的职业者,有很大可能会因为过强的力量而干扰到空间通道的稳定,从而被紊乱的空间通道甩到时空乱流中去。一旦落入时空乱流,就是没有准备的传奇强者也难以来去自如。

    李察抬起双手,刚想吟唱咒语,身后的龙法师丽娜已经先一步扔出了群体侦测术。如果是李察自己来,还得一个一个地放侦测术。

    李察仔细感知着每个人身上的魔法反应,以确定他们的魔纹构装承载力。如若以一个标准初阶构装所需的承载力为10计,那么卡夫的承载力是43,迪芙是41,可是刚德居然高达72!这意味那个一直叫嚷着大斧已饥渴难耐的家伙完全可以承载四个构装,其中还可以包括一个要求不高的三阶构装。只要砸个上百万金币下去,这家伙立刻就会变成一个构装骑士!

    刚德敏锐地感受到李察的目光变化,于是更大声地咆哮起来,这一次却是对自己的竞争者们吼叫的:“喂,你们这些没用的爬虫,看到没有,这位贵族少爷想要的是我!是我刚德!谁不服大可以站出来,我们来战上一场!让我再教教你们怎么样才能做个聪明人!来啊,有谁想来?我的大斧早已饥渴难耐了!”

    没有人动,卡夫和迪芙都是一脸木然。

    刚德的咆哮显然有震慑作用,看得出来,这些学员内部也是经常互斗,而刚德是其中的大赢家。对于刚德,李察还是比较满意的。这个壮汉才21岁就有了十级实力,将来至少达到十四五级不是问题,哪怕就此止步不前,对构装的高承载力也足够让他变成一个高级构装骑士。在李察未来的战力构成中,刚德会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不过李察还是沉吟着,难以下定决心。刚德是很出色,但是把灵魂契约用在他身上,却有些难以取舍,好的战将和好的护卫还是不同的,而且他的天赋还没有让李察感到惊艳的地步。在深蓝呆久了,不知不觉间,李察的胃口也被养刁了。

    看到木屋还有好几间是空着的,李察询问了一下席勒,得知那些木屋原本居住着的人现在应该还在森林深处狩猎,因为离得太远,所以一时没能赶回来。不过席勒的建议是最出色的几个人已经都在李察面前了,没必要再等其他人。

    就在这时,森林深处忽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叫声,随后传来一路披枝踏叶的响动。转眼之间,一个浑身浴血的男人从密集的树林中冲了出来,一举跳入溪流,然后拼命涉水想要逃到对岸。说是溪流,其实这段水面又宽又深,水流湍急,水下更是遍布嶙峋礁石。那个男人奔窜得张皇之极,而且显然受伤极重,几次摔倒在溪水中,鲜血将溪流都染成淡淡的粉色。

    “十一级的战士,没什么特殊能力,是死亡训练营的猎物。”丽娜在李察耳边轻轻地说。

    死亡训练营的‘猎物’有各种魔兽,但更多的却是人,各个种族、各个职业的战士,都会被投放到这座森林中,学员们最常领到的一项作业,就是在猎物逃出森林前把他们找出来并杀掉。猎物的表面评级往往要高于学员们,高分考题例如毕业考试时甚至会出现十四、五级的战士。所以猎杀并非全无危险,学员被渴望自由的猎物杀死的例子比比皆是。

    李察望向森林边缘,他忽然有种感觉,这个猎手说不定会给他一个惊喜。

    一个有些瘦弱的白影在森林边缘无声无息地出现,那是一个很年轻的女人,白色的裙子已破烂不堪,完全就是一堆细碎的布条,别说防护效果,就是遮挡身体都作不到。如果不是她在敏感的胸和下腹处又缠了一层布条,已和赤身裸体没什么区别。

    第一次出现在李察视野中时,她是无声无息地蹲在一根横生的树枝上。两条长腿在幽黑森林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白,甚至有点耀眼,紧紧扣着树枝枝干的赤足,连每一根脚趾都看得清清楚楚。她有着一头半长不短的凌乱碎发,显然是平时自己随意切削几下弄出来的,轮廓分明的脸有着雕塑般的美丽,一双深碧色眼睛却闪耀着野兽般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