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二 灵魂守卫 下

章一一二 灵魂守卫 下

    她踞伏着的树枝很细,有些难以承载她的重量,不断上下起伏着,在又一次弹起时,少女已然如一道白色闪电弹射出去!树枝猛然向下一沉,眼看着就要到了弯折的极限,但少女的蹬踏力量已经消失,它又向上回荡去。

    仅仅是一个纵跃,李察就忍不住在心中赞叹。他学习过黑暗技艺,明白这一记弹跳背后力量掌控的玄妙之处。踏坏一根树枝看似小事,却是留下了无法抹除的痕迹。一个高明的猎人就可以凭藉这点痕迹追踪猎物的去向。重伤的猎物就在前方,但是少女在发出最后一击时也丝毫没有松懈,不留下分毫自己的行进痕迹,如若不是训练有素,对细节的掌控已经到了本能反应的地步,那就是天生的杀手。

    少女无声无息地落在地上,然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掠行,迅速拉近与猎物的距离。那双赤足往往只在某块岩石上一点,人就会如箭般冲出数米。远远望去,她就如一只疾飞的白色幽灵。

    重伤的猎物好不容易才爬到溪流对岸,然后脚步不稳,一头栽在地上。重伤之后,又在寒冷的溪水中浸泡过,他显然已接近崩溃的边缘,挣扎着爬起,又栽倒,再一次爬起,然后踉跄着奔逃。

    “这家伙在装,正酝酿着最后一击呢,看来是想同归于尽。”丽娜继续点评。

    虽然刚刚踏入大魔导师的门槛,但是她的感知能力和战斗经验却不是李察可以同日而语的。丽娜也发觉李察对这个新出现的猎手很有些兴趣,于是便提供更多的资讯,以供判断。

    少女的速度越来越快,身体则逐渐前倾,双手几乎可以触到地面。转瞬间,她已冲到了溪流岸边,随后则如野兽般四肢踞地,猛然跃出,淡淡的身影在空中拉出一道幽白的轨迹,期间双手在溪流中一块刚刚露出水面的岩石上轻轻一搭,整个人弓背蜷身,双足也落在岩石上,随后她又如箭射出!

    这一刻,李察好象看到了一匹凶残狡诈的冬狼,正在全力追捕猎物。宽十多米的山溪,她仅仅是一个纵跃就跨过,追到了猎物身后。而在整个追捕的过程中,她几乎没有发出哪怕是一丁点的声音!

    重伤的男人却是准确捕捉到了她的位置,就在这刹那完全抛弃了伪装,闪电般转身,嚎叫着向她合身扑上。从体型对比,就可以知道他的力量要远胜那野兽般的少女,近身缠斗肯定占优。不过少女没有一点后退闪避的意思,而是直接扑了上去!

    少女明显比男人跳得更快更高,两人眼看就要在空中撞在一起时,少女忽然团身,双脚闪电般在男人身上一踏,整个人借力空翻、转体,已到男人身后。然后如被一只无形的手牵着,忽然诡异地在空中变换了方向,刷的一下贴上了男人的后背!

    时间似乎在这时定了格,少女的右手搭在猎物的咽喉上,左手中则不知何时多了一柄黑沉沉的类似于多棱钢锥般的武器。

    然后,就在李察注视下,少女的左手狠狠地向前一送,那枚钢锥已没入男人的臀部!

    看到这一击,李察忽然打了个寒战,下意识地夹了夹屁股。好在他左右环顾,看到很多人都有类似下意识的动作,就连丽娜也动了动。

    男人猛然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号,身体骤然崩紧,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

    而少女手腕一翻,再向前狠狠一推,直到钢锥全部没柄,才抽出钢椎,带出一股飙飞的鲜血!

    她连续两个翻滚,已经远离猎物,不再理会那垂死挣扎号叫的男人,而是如狼一样蹲伏在地面,环视着在木屋和山壁中露头的学员们,威胁的意思非常明显。具有黑精灵血统的卡夫本来已经向前走了几步,不过看到少女并没有受到重创,而且也没有体力透支的迹象,于是摊了摊手,又把伸出的脚收了回去。

    至于其他学员,当少女凶狠的目光扫过来时,则大多数把视线偏到了一旁。

    看到没人想来争抢猎物,而那个男人也失去了最后挣扎的力气,只是倒在地上抽搐呻吟,少女这才走到猎物身边,用手中钢椎的棱锋划开了他的咽喉,终结了他漫长的痛苦。然后又在他胸口摸了摸,掏出一枚银质铭牌,一把扯断链子,拿在手上,向着席勒这边走来。

    距离席勒数米远时,她就停下了脚步,不再接近,而且全身崩紧,显然处于极度戒备的状态。这种紧张,甚至比她面对训练营的伙伴时还要强烈。

    唰的一声,她将从猎物身上取下的铭牌扔给了席勒,用生硬的口气说:“这个月的……牌子!”

    席勒点了点头,说:“你是这个月第三个拿够牌子的,很好,我明天就叫人把你的那份东西送过来。”

    丽娜低声在李察耳边解释了几句。死亡训练营会不定时放进‘猎物’,每个猎物身上都有铭牌。学员每个月需要击杀猎物,获得一定数量的牌子后才能得到相应的补给,比如说装备、材料以及提升个体能力和素质的药剂。其中药剂是大头,主要为了强化学员的个体战斗力。而每个学员身上也都有标明身份的牌子,被当作猎物的人只要能够交出一块学员的牌子,就可以获得自由,这样比直接逃跑要安全得多。

    至于完不成定量的学员,最初的三次会受到惩罚,惩罚内容从虐打到**都有,只看程度,不分男女。

    第四次完不成定量的学员,就会变成猎物。

    少女把牌子扔给席勒后,又向丽娜看了一眼,然后缓缓向后退去,依旧紧张戒备,不愿将后背对着他们。而就在这时,一道魔法光辉忽然在她身上闪亮,少女一惊,随后凌乱的碎发几乎根根飘起!刷的一下,她就已蹲伏在地,那枚血迹未干的钢凿悄悄滑入左手手心。她那双碧色的眼睛,已经死死盯在李察身上!

    丽娜上前一步,半挡在李察身前,华丽的法杖已握在手中。面对少女凛冽的杀气,丽娜也显得有些凝重。龙法师心中很是惊讶,不明白这个少女为何会给她带来一点危险的感觉,明明少女的力量并不是十分出众。

    至于少女身上闪动的魔法光辉,和丽娜先前释放的一样,也是一个侦测术。不过一般法师发出侦测术只能得到力量、元素、魔力、血脉等诸如此类的常规数据反馈,只有修习了专项感知的构装师才能够从侦测术反射出的魔法波动中察知对方承载力的高低,而如李察这样能够精确到个位数的,却是大构装师都难以办到。

    慑于丽娜和席勒的强大力量,自己又没有感觉受到伤害,少女的杀气终于消退了一些,再次慢慢向后退去。

    “等等!”李察忽然叫住少女,然后向她一指,对席勒说:“我就要她!”

    席勒的双眉立刻稍稍向一起凑了凑,然后说:“她叫水花,应该在16-18岁之间,目前是9级的杀手。她对于危险有敏锐的嗅觉,战斗天赋也非常出色,但现在并不是最合适您的人选。一个理由是她刚刚到9级,等级比我推荐给您的三位要低,您要去的是低级位面,最好是派出达到十级上限的人选。而另一个理由,是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血脉能力出现。并且她很难驯服。”

    李察打量着少女,说:“我有灵魂契约,驯服不是问题。她为什么叫这个奇怪的名字,是哪类稀有的种族吗?还有,为什么会弄不清楚她的年纪?”

    席勒迟疑了一下,说:“她是我偶然间在森林深处捡到的,那时候她和一群月狼生活在一起,应该是从小被狼群养大的。当时的她大约五岁左右,这是以人类为标准判断的,但是等到后来我教会她说话,她也还是说不清自己和狼群生活了几年,所以无法确定她的年纪。至于名字,则是训练营的学员们取的,据说是她和水花果一样,美味,有强大的力量,却又带有剧毒,普通人根本就没法触碰。”

    “好!就是她了。”李察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

    丽娜忍不住插话说:“李察,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她虽然很有战斗天赋,但是毕竟到现在都没有显示出血脉能力,这是无法弥补的硬伤。而且席勒也说了,她是被狼群养大的,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去考证她的出身血统,也就无从推断她是否有潜藏的血脉力量。我觉得应该慎重,相比之下,刚德是最合适的选择。”

    丽娜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单以理论上的战斗力而言,血脉能力和魔纹构装一样,都是非常重要、甚至是决定性的组成部分。比如同样两个十八级的大魔导师,拥有高阶强悍血脉能力的有可能对另一位产生完全的压制。歌顿派她跟随李察,并不是随意点人的,而是要借助丽娜丰富的魔法知识帮助李察挑选灵魂守卫,不能让他偏移得太离谱。

    劝说完毕后,丽娜又盯了一眼水花那其实非常美丽的容颜以及优美有力的身体曲线,忽然觉得李察有可能是看上了她的姿色,才作出这样的决定。毕竟水花的实力也十分出众,从刚才的一幕看,她还拥有恐怖的战斗直觉,在实战中,这种天赋不比直接提高力量的天赋差。只是要在她身上使用一张灵魂契约,却是显得太浪费了。

    而且丽娜出身真正的贵族世家,对于优雅和品味的要求十分高,所以对水花刚刚那攻击对手肛门要害的手段感觉到十分不舒服。不过从水花的经历看,她是由魔狼族类中可以和冬狼比肩的月狼养大的,战斗时带着浓重狼的色彩并不奇怪。死亡训练营的训练也只讲究杀死对手,根本不会去管她攻击哪个部位的。

    一想到这里,丽娜立刻转头问席勒:“这个水花,被多少个男人用过了?”

    龙法师的潜台词很清楚,在这种地方出来的女人,早不知道有过多少个男人,论打数都是少的。在第一处训练营中大棚屋内看到的景象,就是一个明证。

    没想到席勒说:“到目前为止,她是干净的。”

    “不可能!”丽娜立刻反驳。

    “她是我捡回来的。在十岁之前,我不许任何人碰她。等到她十岁之后,同时期的学员就没人能动她了。”席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