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三 契约

    丽娜皱眉不语,席勒不会在这种关键的事情上撒谎,而且这也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席勒望向李察,叹了口气,说:“水花毕竟是我捡回来的,在我眼里始终把她当成半个女儿在看待,当然希望她能够被选中离开这个地方。但是这一次……我不得不说,或许她干净的身体就是对您最大的价值所在,除此之外,在战斗方面她真的还配不上一张灵魂契约卷轴。”

    然而李察已经拿出了灵魂契约卷轴,说:“我刚才看过,她现在就有可能承载四阶甚至是五阶的构装,所以有没有血脉能力已经不重要了。”

    “五阶构装?”丽娜和席勒都为之震惊!

    现在就能够承载一个四阶构装,说明水花在将来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全三阶的构装骑士,这已经是歌顿十三位构装骑士的最低等级!如果是这样,那么在构装承载力上的巨大优势完全可以抵消没有血脉能力的缺憾。

    如此一来,水花的价值也就超过了刚德,可以说值得投资一枚灵魂契约卷轴下去了。

    而李察并没有说明全部的观察结果。水花目前的承载力竟然高达153,远远超过一个普通四阶构装所需的80-120的承载力,仅比破晓的流砂那不可思议的180低了一些。而水花全身上下几乎都在闪耀着魔法光辉的回应,粗看之下,她身上的构装位就多达八处,竟然比流砂的七个还要多出一个位置。

    ‘破晓’的流砂,是永恒龙殿的神眷者,被视为未来可以接替梵琳大神官的人物,属于完全不可以常识来推断的天才。而水花在构装承载上的天赋能够与流砂接近,简直可以用妖孽来形容了。

    这下丽娜和席勒都不再有异议。

    “水花,过来。”席勒向水花招了招手。

    少女警惕地看着三个人,不过她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在犹豫和戒备中,她开始小心翼翼地靠近。这是她学自野兽的本能,对一切拥有强大力量的生物都有着强烈的警惕,不管对方是什么人。

    席勒看了看水花,目光有些复杂,缓缓地说:“以后,你就是李察大人的灵魂守卫了,不用再呆在这里。成为灵魂守卫后,你就是大人的第二条生命,从此与大人共命运。所以,无论走到哪里,你都要和在这里一样,时时不要忘记提升自己的力量,直到无法再进步的那一天到来。另外,这把刀跟了我很多年,它很适合你,就给你拿着吧。”

    说着,席勒解下了后腰上插着的那把一米多长的直刃战刀,扔给了水花。水花一把接过,先是闪电般后退两步,小心翼翼地向身后的学员们看了一眼,确定没人有出手抢夺的打算,这才握住刀柄,抽出了一截刀刃。

    这是把刃宽不过三厘米的战刀,刀锋通体乌黑,几乎没有什么反光,但是刀一离鞘,立刻有种晦涩凝重的波动隐隐散开。

    龙法师丽娜本身也是鉴定大师,立刻低呼一声:“沉砂精金!这是永眠指引者!”

    李察也吃了一惊。沉砂精金是比精锻黑曜铁更高一级的材料,是打制兵器的极品金属之一,用它打制的战刀,其本身杀伤力就是普通高碳钢刀的一倍,更能承载两个额外的附魔。而水花手中这把刀是大师所铸,附加了‘出血’、‘撕裂’、‘强化锋锐’和‘破甲’四重附魔,威力可想而知。

    在席勒的催促下,水花终于走到李察面前,然后在丽娜的指导下跪坐下去。但是如此接近的距离,明显让她感到十分不安,看她紧张的表情和隐隐伸缩的手指,随时都有跃起伤人的可能。现在水花“长眠指引者”在手,又是如此接近的距离,就连丽娜也感到有些不安。

    最终丽娜连续施放了两个宁静术在水花身上,才让这个狼一样的少女稍稍安定下来。而李察则缓缓展开灵魂契约卷轴,按照既定的咒语念颂着:“以永恒与时光之龙的名义,将吾之灵魂与眼前之人相联……”

    随着咒语的颂念,灵魂契约卷轴通体开始散发出越来越强烈的金色光芒,然后一寸一寸解体,化为颗颗纷飞的砂粒,在空中汇聚成一团金色的云雾。水花微仰着头,有些好奇地看着那团宛若有着自己生命的神奇砂粒。这一刻,她没有了恐惧,反而隐隐有些期待。敏锐的直觉,让她感觉到,这是改变她命运的时刻。

    咒语复杂而冗长,在某个时刻,所有的金色砂粒忽然汇聚成一道金色光流,瞬间冲入水花的额头,在她眉心处凝聚成一枚淡金色沙漏,沙漏迅速颠倒了一下,然后缓缓消失。水花低低呻吟一声,身体软软倒了下去。而李察则觉得一瞬间,自己的一部分灵魂被抽出体外,消失在时空的最深处。

    强烈的虚弱感觉也袭上了李察心头,让他忍不住后退了两步,随后靠进一个温暖而极具弹性的怀抱里。原来是早有准备的丽娜及时抱住了他。对于使用了灵魂召唤契约后的结果龙法师十分清楚,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两瓶精力恢复药剂,递给李察一瓶,又给水花灌下一瓶。

    服下药剂后,李察感觉到体力在徐徐回升,这才好过了些。而这时,在他的意识中,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水花的存在位置,甚至可以感知到她模糊的情绪波动。

    被灌下药剂的少女也缓缓醒来,刚恢复意识,她就从丽娜的怀中弹了出去,随后‘长眠指引者’出鞘,警惕地看着周围。李察可以感觉到,她很不明白自己刚刚为何会失去意识,于是在本能地寻找着未知的敌人。

    少女忽然惊讶地向李察看了一眼,显然也感觉到了灵魂契约的效力。李察通过灵魂契约送过去阵阵抚慰之意,她终于宁静下来,把长刀入鞘,然后慢慢向李察靠近。契约力量使得李察的气息在她感知中是最安全和平静的。

    席勒长长出了口气,说:“您已经挑到了合适的灵魂守卫,现在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吧,听说您接下来的行程还很紧张。”

    李察点了点头,转身刚要离开,忽然脚下大地震动起来,随即身后传来一声如滚雷般的大吼:“嗨!这位少爷!我承认水花那个小妞是很厉害,可是我刚德也不错的!至少她现在打不过我!看看我这把饥渴难耐的大斧!它是多么的粗糙!我的大斧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看到一路飞奔而下的大汉刚德,李察停下了脚步。而水花则充满警惕地上前一步,握紧了手中的长眠指引者,有了这把威力强大的长刀,她完全不怕刚德。

    李察犹豫了一下,对席勒说:“这个人我也想带走。”

    席勒沉吟了一下,说:“虽然我接到的命令是给您一个保卫者,不过按照惯例再带走一个也不是不可以,歌顿侯爵额外给些补偿就行了。但是我需要提醒您,死亡训练营出来的人毫无忠诚可言,只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够使他们暂时慑服。我的建议是魔法奴役契约,您会发觉这笔投资是值得的。”

    李察点了点头,转向虽然外表粗豪莽撞,但是很自觉地在十五米外止步,并没有试图进入到危险近战距离的刚德,问:“那你愿意承受魔法奴役契约吗?”

    刚德哈哈一笑,说:“如果这是忠诚必须的证明,那么我愿意!只要能够离开这该死的地方,只要能够在真正的战场上杀戮,让我干什么都行!看看这把粗糙的巨斧,它早已……”

    “好好!我知道了!”李察立刻打断了他,然后对龙法师说:“丽娜?”

    “准备好了。”丽娜取出一枚深色的魔法卷轴,扔给了刚德。刚德毫不犹豫地展开卷轴,激发了卷轴的力量,一道黑气瞬间钻入他的胸口,强烈的痛苦只是让他稍稍咧了咧嘴。另有一小缕的黑色则没入了李察的身体。

    魔法奴役是罕见且珍贵的卷轴,有了这个契约,李察就可以凭藉自己的心意使被奴役者感受到强烈的痛苦,甚至受到重创。而如果李察死了,那么所有被附加了魔法奴役效果的生物的力量都会永久性大幅下降。对于力量就是一切的诺兰德来说,这是几乎不可承受的严厉惩罚。

    魔法奴役的效果远不如灵魂契约强大,却亦是非常有效的约束手段。这一次李察位面之旅的核心队伍,都将受到魔法奴役契约的控制,当然,流砂是例外。

    丽娜并没松懈,看到契约完成后,她又用灵魂魔法对刚德做了仔细检查,确认契约正常生效,然后对李察点了点头。

    刚德则兴奋地扬起巨斧,向着死亡训练营其他学员吼叫起来:“爬虫们!你们的好日子终于到来了,我刚德马上就要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了!你们再也不用畏惧我的巨斧了,赞美你们的运气吧!哈哈哈!”

    看着咆哮的刚德,李察忽然感觉到有些头痛,对席勒说:“这就是你原本最佳的推荐?”

    “从战斗力的角度说,是的。当然,水花除外。”席勒面无表情地说。

    李察再看看刚德,以及他那把明显粗制滥造并且‘饥渴难耐’的巨斧,叹了口气,说:“我们走吧,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