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 意外 上

    穿过位面传送门的时候,感觉和通过传送魔法阵差不多,意识会出现短暂的停滞和空白,而眼前除了凌乱的光线织就的帘幕,什么都看不见。感觉上这次传送的时间比通过魔法阵要格外长些,实际上不过是多了几秒的时间,然而已经已跨越了无法度量的久远空间。

    在传送门的另一端,位面空间的缝隙里,阿克蒙德家族先遣人员已经建立起一个前进基地,并且设置了用来引导后续者的时光灯塔。在浩瀚无涯的时空乱流中,时光灯塔会提供稳定清晰的座标,防止临时铺就的传送通道发生偏移,导致穿越者迷失。

    根据李察拿到的资料,这座前进基地规模并不大,基地中连同被驯服的当地土著不超过五十人,和一个大点的冒险者营地差不多。先期传送过来的人员中目前还有十七人幸存,已经探索的区域半径还不到五十公里,可以说对于整个位面情况还处于茫然无知的阶段。但是每个稳定位面的座标都是无比宝贵的,一旦彻底征服,就意味着巨额的财富和无数资源。歌顿目前掌握的低等位面也仅此一个,所以李察也就无从选择。

    不过有落脚点,有相对安全的基地,还有对周围环境已经熟悉的先遣队员,李察已经非常满意了。可以说位面穿梭初期许多危险都已经避免。

    一道耀眼的白光在李察眼前炸开,一时间双眼刺痛,连七彩光线帘幕都看不见了。当视力恢复时,李察看到的不再是缭乱绚丽的光芒,而是天空白云,绿树远山。柔和的风扑面而来,告诉李察,全新的世界已在面前展开。

    单看眼前的景物和诺德兰相似度十分高,除了植被的主色调是紫色,不知道是季节的原因,还是常年如此,不过在湛蓝天穹下,连绵山脉覆盖着深深浅浅的紫色,透出格外浓郁的生命力。可是李察还不及多欣赏一下新位面的风景,一阵极为强烈的危险感觉猛然袭上心头,他还没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耳边风声骤起,是一记哭泣般的尖啸,眼角余光看到水花疾扑过来,一下就把自己扎扎实实地压在地上!

    一根羽箭几乎贴着李察的脸颊插进地里,凌厉的劲风刺得他眼睛发酸,露在地面的箭杆则余势未歇,依然在不断颤动着,发出令人心悸的嗡嗡声。

    再一次与死亡擦肩而过,李察却冷静了很多。敌袭!是他第一时间想到的。

    “跟我来!”水花生硬地说了一句,犹如猎豹般弹起,身形不断改变着奔跑路径,曲折冲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李察也一个翻身跳起,不假思索地就跟着她疾奔起来。

    一名阿克蒙德的步战骑士在他们不远处跑过,然而没有奔出几步,几支利箭就呼啸而来,尽数钉在他身上,扑扑沉闷的入肉声让人听得牙酸。那名步战骑士咬牙继续奔跑,想要找到掩体,然后就在此时,一阵尖锐的呼啸声响起,一柄手斧旋转飞来,瞬间命中了骑士,斧刃已完全没入他的后背!

    步战骑士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喊,终于栽倒在地。

    直到这时,李察耳中才能够分辨各种声音。喊杀声此起彼伏,从各个方向传来,显然他们已经被包围了。而不断有痛苦的吼叫从树林中传出,有些声音李察很熟悉,是步战骑士,还有些腔调陌生而怪异,那应该就是敌人。

    李察迅速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是一片稀疏的杂木林,掺着一蓬一蓬的灌木,偶尔有几棵特别粗大的古树。树木深处隐隐可以看到身手敏捷的战士,正借助树木草丛的掩护向这边靠近。仅从敌人的动作,李察就判断出他们至少是五级以上的战士,熟悉山林战斗,而且其中射手的比例很高。惟一的好消息是就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到魔法攻击的声音。

    李察一边观察,一边迅速向水花找到的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树后跑去。等他到达掩体后,少女立刻如狼一样跃出,以非同寻常的敏捷冲向树林深处几名正在接近的敌人。在森林这种环境下,面对等级低于自己的对手,李察对水花很有信心。

    果然,转眼间那里就不断响起惨叫声,在树林掩映中,水花出击的姿态有如一只真正的月狼,正把一个个敌人扑倒。

    李察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迅速为自己加持上魔法护盾和石肤术,这才开始向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潜去。

    就在前方不远处忽然响起刚德的怒吼,随后他魁梧的身躯从两棵根系紧紧纠缠在一起的大树中间冲出,树冠上挂下来的藤蔓对他没有半点阻碍,似乎被利刃切割般纷纷坠落。他本就**着大半个上身,可以看到脊背上插了一根长箭。不过刚德周身斗气浓郁强烈,显然那一箭并没有影响他的战斗力。他的手中抱着一截不知道从哪来的树干,比他肌肉纠结的手臂还粗,树干一头粘满了红红白白鲜血和脑浆。

    周围树林间人影憧憧,敌人正在谨慎地形成合围之势,但是受伤和不利的战局非但未能浇灭刚德的斗志,反而更加激发了他的凶悍。他一边大步奔行,一边挥舞着树干,沉重的脚步震得大地不断颤动,怒吼声则如炸雷在森林中回响着:“爬虫们!都给我滚出来受死!不要以为这些跟牙签差不多粗细的树苗能够保护你们,隔着几公里我都能闻到你们身上的臭味!我手中的大斧……”

    刚德的声音忽然一滞,他看看手中的树干,一时不知该怎么接下去。传送的时候,所有人的武器都被装箱统一搬运,以节省传送通道的法力。所以现在他那把大斧并不在手上,而是在严密打包的武器箱里。不过显然杀戮比口号更加重要,所以刚德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就继续咆哮着:“我的任何家伙都已饥渴难耐了!颤抖吧,爬虫们!”

    嗖!回答刚德的是从侧后方飞来的一支利箭。可是他却在瞬间显示出和体型不符的敏捷,一个侧跳轻松让过了这支箭,然后粘满了脑浆鲜血的树干脱手飞出,带着劲风撞入树林里,狠狠砸在一个只露出半边身体的射手身上!

    骨头碎裂声密密麻麻地响起,那名射手的身体骤然扭曲变形,连哼都哼不出一声,便倒了下去。刚德四下张望,一时看不到顺手的武器,索性硬生生扯下了身边一根粗大树干在手。

    另一个方向的战斗声音骤然密集,四名步战骑士把流砂团团护卫在当中,不断向后退去。他们武装不齐,只有一人手中持了盾牌,另外两人拿着长刀手斧。利箭一轮一轮从树林中射出,四名步战骑士已然人人带伤。不过每个骑士身上都闪耀着淡淡的光芒,箭矢一接触到这些光芒,立刻就象进入水中,去势凝滞起来,无论是力度还是速度起码被削弱了一半。

    远程攻击防御,这是牧师和魔法师共有的法术,也是战场上无比实用的低阶法术之一。

    即使处于绝对劣势,流砂仍然显得从容淡定,虽然她本人也在移动中,但是一个个神术井然有序地落在步战骑士们身上,为他们补充反复攻击后被破开的远程防御,并且向伤重的人施放治疗术。即使这些都是低阶神术,可是数量却多得惊人,好象她的法力永远不会枯竭一样。

    流砂对面的一片林子里忽然响起一阵金属磨擦般的笑声,然后一个声音在不停地说着什么。流砂立刻给自己加持上一个通晓语言,才听清了对方的话:

    “异位面来的入侵者,落到我高约爵士的手中,就不要再想挣扎了!我会把你们通通杀光,然后把你们的尸体悬挂在男爵的城堡前,让领地里所有人都看清你们这些入侵者的下场!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