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 意外 下

    原本援护着流砂的四名步战骑士已散向两翼,迎战摆脱了凶暴野猪的敌人。现在李察身后,扶着他的就只是流砂。

    李察还来不及说声谢谢,对面三名战士就向着他们冲了过来!或许是发现李察和流砂都是法职者,而其余步战骑士暂时都被缠住,这三名战士竟笔直地全速冲来。而此时步战骑士们一时摆脱不掉数倍于己的敌人,转眼间就有更多的战士越过他们,扑向李察。

    李察稍稍聚了一下魔力,立刻放弃,残余的魔力已经连一个火球术都发不出来。而战士们已逼近到冲锋的距离,甚至可以看到他们瞳孔中翻滚的狰狞红雾。

    生死之间,李察脸上忽然涌上一抹异样的鲜红,头发根根飘飞,一步迈出,斜冲而上,合身撞进中央一名战士的怀中!这是强横而扎实的碰撞,轰然一声闷响,那名战士即刻退出两步,一口鲜血已满满喷了李察一身。

    在血脉能力‘爆发’的作用下,李察瞬间的力量已经不下于十级战士,而他的对手不过是五级战士,全力对撞下立刻重伤。

    李察则已顺势摘下了战士手中的砍刀,头顶骤然浮现一轮深黄的圆月,琥珀色的月力以惊人的流速贯注全身。而后他平持砍刀,原地旋身,同为琥珀色的刀光无声无息地划出一步圆环,从越过他左右正向流砂扑去的战士身上掠过!

    这是精灵秘剑.命运之环。

    那两名战士依然在全速冲刺着,起初两步仍不见异样,就在他们的刀锋行将刺到流砂时,忽然脚下踉跄,再也站不稳,分向两边栽去。琥珀色光环切过之处,手臂已脱离身体,肋下更是多了深不见底的切口!

    两名战士惊恐之极地嚎叫起来,拼命想要按住身体上的伤口,可是血和内脏碎块疯了一样从那伤口中涌出,根本不是一只手能够拦住的。剧烈的挣扎更让血如泉水喷出,他们的叫声很快就变得微弱,然后消失。

    第二弦的琥珀之月悄然隐去,李察手中的长刀则不见点血。他持刀静立,刀锋点地,淡然看着就站在几米外的敌人。那几名战士尽管人数上占据了绝对优势,一时却无一人敢于踏前一步!

    李察看了看手里的砍刀,忽然浮现一个美丽而残酷的微笑,说:“这东西似乎有些过于锋利了。”

    战士们的脸色立刻变了,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任何人,哪怕是老兵,在面对一个可以瞬杀自己,并且以鲜血和折磨为乐的杀人狂时,大都会心生畏惧。

    然而这时他们身后的树林中忽然响起噼噼啪啪的爆裂声,随后林中烟尘大起,不断有树木倒下,似乎有什么巨兽一路冲来,声势比刚才那几头凶暴野猪还要大得多!突然,两个射手从树林中飞了出来,然后重重栽在地上,一动不动,四肢扭曲成奇怪的角度。从飞空的势头来看,他们明显不是自愿出现的。

    树林最外围的几棵小树轰然倒下,两头食人魔咆哮着从飞扬的残枝败叶和尘土中冲出。他们每人手中都抱着一根折断的粗大树干,根本不理会对面的敌人是什么职业,准备作些什么,只要够上攻击范围,就是一树干当头砸下!奔得性起,他们连地上的灌木丛也一脚踢开,眼见一棵棵倒霉的植物根须尽起,在空中飞舞。迎面扑来的箭雨因此停顿下来,射手的视线里一团乱,不要说瞄准目标,即便胡乱发射出去,多半会撞到树枝叶片上。

    两头食人魔身上都插了几支箭,然而粗厚的皮肤和厚实的脂肪就是天然的盔甲,这点小伤根本没能影响他们的行动。他们既不观察周围环境,也没有队伍配合的概念,就这样直接冲进残余战士的阵线,树干一抡,就有两三名战士被轰飞,阿克蒙德家的一名步战骑士正在那里缠战,若不是躲得快,差点被一起撩飞。两头食人魔正是提拉米苏和三分熟,可是自称法师的提拉米苏却同样生猛地轮着树干,根本没有半分法师模样。

    而在另一侧,刚德也咆哮着冲了出来。他身上又添了几处新伤,不过从手中那根树干上染的鲜血看,他的敌人早已变成尸体。在刚德庞大的身体后,水花则如幽灵般行走着,一双赤足无论踏在草地还是枯枝上,都没有丝毫声音。她手中的‘永眠指引者’斜指地面,刀锋上滴血不沾,却无需怀疑它的战果。

    这下四方合围,高约爵士手下幸存的最后十几名战士瞬间就被砍倒,只留下几个重伤的活口。

    而李察依然笔直站着,拄刀于地,甚至脸上的微笑都没变过。流砂悄悄走来,伸手在李察背上一拍,轻声说:“喂!已经没敌人了!”

    没想到李察应手而倒,流砂大吃一惊,急忙伸手去扶,却托不住他沉甸甸的身体。眼看着要被一起带倒时,她面前白影一闪,水花已出现在右侧,和她一起扶住了李察。原来李察魔力透支后,又使用血脉能力爆发,接下来强行催动精灵秘剑,早已是强弩之末。在说完最后一句话时,就已接近失去意识,只是凭借坚韧的意志强撑住身体不倒,以震慑敌人而已。

    流砂和水花把李察平放在地上,流砂抬起手,准备再给李察一个神术活力。不过手刚抬起来,却被李察握住了,他看着流砂有些错愕的眼神,虚弱地说:“有很多人受伤,我只要休息一下就好,别在我身上浪费神力。”

    流砂深深看了李察一眼,没有坚持,而是站了起来,走向受伤的人。这一次她施放的都是治疗微伤。如果不是很严重的伤势,在神术的作用下都可以在两三天内痊愈。

    李察靠在水花怀里,喘息却越来越是剧烈,魔力透支后的感觉比预想的还要难受,他只想睡去,却知道这时候绝不能失去意识,否则魔力有可能会受到损伤。于是挣扎着问:“有什么提神的东西吗?”

    “酒!”提拉米苏说。

    “烈酒!”三分熟强调。

    然后两头食人魔一起转向刚德,直直地盯住他。

    刚德狐疑地看了看两个食人魔,终于在布条卷成的腰带里翻了翻,再翻了翻,然后摸出一个小小的银壶,递给了水花。水花打开壶嘴,一股浓冽的酒香扑面而来。她仔细地嗅了嗅,又伸出舌头碰了碰,才把银壶放到李察的嘴边,喂他喝了一大口。

    刚德立刻愤怒地吼了起来:“喂!水花小妞!你过分了啊,那可是我本来准备自己喝的酒!你觉得我会给自己下毒吗?”

    水花冷冷地看了刚德一眼,以生硬的语气说:“难说!”

    “水花!!”刚德咆哮起来,握紧了手中的树干。

    水花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雪白纤长的右手则搭上了身边的‘永眠指引者’。刚德脸色变幻,目光来回在自己手中的树干和‘永眠指引者’之间游走,最后终于充满无奈的怒吼:“有本事你别用那把刀!”

    水花则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刚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