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 湮灭 上

    这时李察一口气喝下半壶烈酒,腹中热流涌上,终于感觉好了些,挣扎着站起来,说:“别吵!奥拉尔呢?”

    “我去找找!刚才好象在那边听到过他的声音。”刚德立刻揽下了这个活,匆匆向树林深处走去,也逃离了尴尬的局面。

    李察苦笑着摇了摇头,吩咐还能够站着的几名步战骑士清点战场,两个食人魔则被分配警戒,以防林间还藏着更多的敌人。他们天然敏锐的嗅觉,是哨兵的绝佳人选。不过就算还有敌人,也应该只是几个残兵了。粗略统计,现场就有五十多个精锐战士战死,这几乎就是一名爵士能够负担兵力的极限。而高约爵士本人的实力,其实已经强得很让李察吃惊了。

    这时流砂已完成治疗,走到李察身边。她的脸色终于显得有些苍白,李察则凝视着她,说:“你的神术似乎永远不会用完的样子。”

    流砂则回望了李察一眼,以神职者惯常的淡漠语气反问:“我刚才看到某位大人召唤出了四头凶暴野猪,这第四头是哪位魔法之神送给你的特殊礼物吗?”

    四阶魔法自然召唤可以召出一至二头凶暴野猪,有其他加成的话,极限就是三头,如果没有特殊原因,就是大魔导师也召不出第四头野猪来。

    李察嘿嘿笑笑,果断地不在流砂多得过份的神术上纠缠下去。

    战场清点很快结束。包括高约爵士在内,敌人一共战死69人,重伤10人,其中只有两个还完整一点。一共70名堪称精锐的战士,已经远远超过一名爵士应有的战力。在诺兰德,一个领地贫瘠的男爵,也不过就这点兵力而已。

    过了一会,奥拉尔也被刚德找到了。可怜的精灵吟游诗人中了两箭,早已重伤昏迷,好在流砂居然用最后的神力放出一个强效治疗,保住了他的性命。跟随李察而来的十名步战骑士则战死三名,重伤两名。

    此次传送过来的物资也都被找到,分别是两箱盔甲,一箱武器和一箱魔法工具材料。李察立刻开箱,把幸存的人武装起来。

    审问俘虏时遇到了麻烦,无论是重伤者还是轻伤者都分外强硬,但是从他们的叫骂声中,却还是可以辨别出一些信息,例如异位面入侵者的警报来自于神谕,再如高约爵士只是先遣部队,随后将到来的领主是一位男爵。

    也就是说,李察他们遇到的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围剿,因此当传送门开启时,几乎每个人都受到了围攻,整支队伍立刻被打散,陷入各自为战的困境。如果不是这次带的人几乎个个都有不俗本领,被全歼都有可能。

    李察心头一片阴霾,转头看了看流砂,她的眉尖微微蹙起,这里的敌人有坚定的信仰,还有真实的神谕,对神官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当然对李察来说,同样很麻烦,意味着审讯将要费点力气。不过眼下这不是最重要的,还有另外一件事。

    “我们的前进基地呢?”李察问。他是最后从传送门出来的,原本传送门应该开在传送基地内,结果却是出现在树林内。

    这时分散出去侦察周围环境的一名步战骑士匆匆赶回,说:“李察大人,找到前进基地了!可是,可是……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前进基地就在不到一公里远的地方,这名步战骑士比划了半天都解释不清楚,李察于是决定亲自过去看看。如果有自己不明白的地方,流砂也多半会明白。

    但是当真正站在前进基地前时,不仅是李察,就连一向淡漠的流砂都露出愕然。

    所谓的前进基地,其实规模就和村落类似,只不过多了一圈坚固的高墙,以及三个可以瞭望兼据守的箭塔。但即使隔着护墙,也可以看到基地中央那座高高矗立的石制尖塔。尖塔上雕刻着繁复奇异的花纹,如果仔细看,可以在花纹中找到一个个沙漏图案。顶端则是一个四方形的火塔,里面应该燃烧着常年不熄的时光火焰。

    这就是为后来者指明道路的时光灯塔,也是这座前进基地最重要的建筑。

    可是现在,整个前进基地内悄无声息,安静得让人发慌。时光灯塔中本应是永恒燃烧的火焰已经熄灭,而且不知道熄灭了多久。前进基地的大门敞开着,可以看到里面几十座大小不一的房屋,有些房屋门半掩半闭,但是里面却看不到任何活动的东西。

    李察刚想进去,就被水花一把拉住。少女提着‘永眠指引者’一跃上了围墙,向里面张望了一会儿,又用力嗅了嗅,才回首点了点头,然后纵身跃入前进基地。

    刚德已是左手提盾,右手提着巨斧,大步流星般从基地正门奔入。在刚德之后,食人魔三分熟跟上,而提拉米苏则给三分熟上了个魔法护盾和石肤术,总算体现了一次魔法师的本色。直到几乎所有人都进了前进基地后,流砂才放松了抓紧李察的手,但还是抓住了他的衣袖。

    “我没有那么重要!”李察苦笑着向流砂说。

    “你如果死了,水花也会死,其他人则都会降级。”流砂认真地说。

    “可是,这是应该是我担心的问题吧?”李察试图辩解。

    “在永恒与时光之龙的光辉中,目前你的神眷在我之上,所以我不能让你去死。”流砂依旧认真地回答。

    李察哭笑不得,于是以同样的严肃态度认真地说:“可是我也没有让女人挡在我前面的习惯!”

    “这是阿克蒙德的传统?”流砂问。

    “这个……算是吧。”一个简单的问题,李察却回答得很艰难。

    好在流砂没有坚持,而是松开了手。只是李察刚向前走了几步,五六个神术就如雨般落在他的身上,有护盾,有魔法抗性,有远程防御,有驱毒,还有持续恢复生命力。一时间,李察身上各色神术光芒不断闪耀,说不出的华丽,如此奢华的加持下,他就是想死也有些难度。

    小小的插曲之后,李察和流砂终于进入处处透着诡异气息的前进基地。为防万一,李察让所有的步战骑士都分散到基地内外的通道护卫放哨,免得被偷袭或者断了后路。

    前进基地并不大,仅用了十分钟不到,李察就已经把所有地方都看了一遍。当他重新站在基地中间的空地上时,脸色已是十分凝重。这时流砂从旁边一间屋子里走出来,脸色也不好看。

    前进基地中有单独的居家型房屋,也有专供战士们居住的军营,有粮仓、兵器库和杂物仓库,有铁匠铺和炼金室,还有一间小小的酒馆。但是无论是哪种建筑,里面都空无一人。然而古怪的是厨房的灶上还在煮着半熟的食物,只是灶内只剩焦炭,根本就没有火。而酒馆的桌上还摆放着酒菜,一块咬了一口的肉排则掉在地上。

    到处都是衣服和武器,每堆衣服都被仔细检查过,可以看到从内衣、衬衣到外衣、铠甲,一应俱全。如果一个**的男人过来,可以直接捡起一堆衣甲穿上,再拿起武器,就是一个装备全齐的先遣队战士了。除了战士,一堆堆衣服还可以区分出厨师,法师,侍女和女武士,等等。可是衣服武器都在,原本应该穿着这些装备的人却是一个不见,就象在某个时刻,他们全都凭空消失了一样,而且没有挣扎,也没有战斗,就是那么毫无理由地消失了。

    分头探查的人们陆陆续续回到了空地上,看到如此诡异一幕,所有人大多有点心惊胆战,都下意识地握紧了武器,不住向周围张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