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 湮灭 中

    基地中发生的一切已无法用常识解释,如果这些人全体都中了九级魔法女妖之嚎,那至少会留下尸体。如果是六级的解离术,则不会留下衣服,而且在原地会有一堆很难扫除的灰白粉末。至于传奇法术‘吸血鬼之拥’,死在这一魔法下的生物都会变成木乃伊一样的干尸。

    流砂走向矗立在空地一侧的时光灯塔,伸手抚摸着塔身上雕刻的花纹,仔细感知了片刻,说:“所有的时光之力都消失了,以我现在力量不可能修复它。最重要的是,灯塔内的时光火焰也熄灭了。它原本包含着至关重要的位面座标。所以,我们现在不知道到了哪里,暂时没有可能重回诺兰德大陆,而诺兰德的人们也无法找到我们的位置。”

    “我们迷失了?”奥拉尔一声惊呼。迷失在时光乱流中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毁灭。

    “没那么严重!跟娘们一样的小子!我们至少来到了一个位面,而且还聚集在一起!”刚德吼了一句。

    刚德说得没错,但情况也不容乐观。失去位面座标,就不知道要在这个陌生的位面呆上多久,和流放其实没什么区别。

    不幸中的大幸是,这个位面的地貌和物种,至少看起来和诺兰德大陆差不多,那么采集生存资源可能会相对容易一点,如果是不小心被扔到一个元素位面或者深渊、地狱这种地方去的话,连最基本的生存都会发生问题。而且看起来前进基地中的基本物资很齐全,包括可以武装上百人的武器盔甲,以及可以支撑几个月的存粮。

    这时酒馆内忽然传出提拉米苏的声音:“这块肉排有些奇怪,它似乎很好吃的样子,但又象放了几百年。我可不敢下嘴!”

    “你要是不吃就让给我!我已经饿了很久了,而且以我美食家的品味看,它烤得恰到好处!”三分熟吼着。

    “还是先拿给那个叫流砂的小姑娘看看吧,敏锐的魔法感知告诉我,它有古怪!”提拉米苏坚持着。

    于是争执不下的两个食人魔从酒馆中挤了出来。他们庞大的身躯几乎要让厚实的肥肉变形好几次,才能穿过酒馆的大门。也不知道他们当时是怎么进去的。

    提拉米苏的手中拎着整片汁水淋漓的羊排,看样子是刚从后厨的锅内捞出来的。三分熟则死盯着肉排,不住吞咽着口水。作为一个食人魔,能够在饥饿情况下不让口水四处流淌,三分熟完全可以自封食人魔中的礼仪大师了。

    流砂清瘦俏丽的身躯站在两头超过两米五的食人魔前,柔弱得就如风中的芦苇。然而食人魔们却对她恭恭敬敬,仅次于对待李察。提拉米苏干脆蹲在地上,辛苦地俯身弯腰,把羊排送到了流砂面前,让她可以查看得轻松些。

    流砂轻声念颂起咒语,这还是她第一次需要念咒施法。一抹淡金色的光芒在她指尖生成,化成颗颗砂粒,落在羊排上。羊排表面立刻激发出明暗不一的金色光芒,有些区域完全暗淡无光,而有些部位光芒则浓烈得直接凝成了颗颗时光之砂,最终那一点上似乎承受不住,以至于向空中喷出,形成一条金色喷泉。

    流砂表情凝重,指挥着提拉米苏把羊排放在地上,然后说:“这块羊排上残存着紊乱的时光之力,应该是被时光乱流冲刷过,却不知为什么还能以这个完整的形态保存下来。也就是说,它有些部分存在于现在,而另外一些部分却已经存在了千年之久。如果谁吃掉了这块羊排,那么在时光之力的影响下,很可能某部分内脏会瞬间衰老千年。那时的结果,我不说你们也知道。”

    提拉米苏的汗立刻就下来了,他看看自己的双手,好在没有任何异象,这才松了口气。而另一边的三分熟则是腿都软了,直接坐倒在地。他从来没想过,一块貌似美味多汁的羊排居然也暗藏杀机。

    李察一直在边上静静地看着流砂检验那块羊排,直到她得出了结论,才说:“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基地状态很异常,还有那些伏击我们的战士都在四五级左右,放在诺兰德也不算差了,而高约爵士本人则至少有十二级。如果这真的是一个低级位面,十二级的壮年战士怎么可能只是一个爵士,只带着不到一百名战士?”

    流砂抬起头,等着李察的下文。

    李察平静地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现在正站在一个次级位面上。这个位面的力量上限,如果以高约爵士的爵位和个人实力为衡量基准来估算,很有可能已经超过20级的传奇线。这绝不是我们原本的目的地。”

    流砂淡漠地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显然我们这次位面传送的目标发生了偏移。原本连接位面缝隙和位面本体,在时间乱流中显示坐标的前进基地被移到了这个陌生的位面,所以我们也就来到了这里。而在位面空间中跃迁,这种低等级的前进基地没有足够的魔法防护,受到时光乱流直接冲刷后,基地内的一切生命都会彻底消失,只有无生命的物质才能够完好无损地穿越。我们现在看到的景象就是这样。在位移瞬间,基地内所有的人都消失了,所以才有满地的衣甲,煮了一半的食物,和只咬过一口的肉排。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发生在我们面前的一切。”

    “为什么?”李察皱眉问。有成熟的座标,又有流砂这样的永恒龙殿神官随行,怎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

    “在时间与位面之前,发生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流砂说,

    这是一个常识式的回答,放在现在,却又是一个非常无奈的回答。

    流砂想了想,又说:“另一个可能的原因,则是座标发生了错误,也许是因为时空乱流的扰动,也许是因为某些人为的原因。就我所知,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赐中有某种隐含的规律,某类祭品会得到特定一类的神赐,甚至某些古老家族有挑选神赐的能力。虽然这样做会使原本的神恩下降一至两个等级,但是在特殊情况下,他们会认为这是值得的。所以,李察,你应该想想有什么人会为了杀你而付出如此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