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 湮灭 下

    李察皱眉,又想起了约瑟夫家族对他的刺杀,可是他很不明白,年纪还不到十六岁的自己,有什么必要让他们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但现在不是关心这个问题的时候,所以李察问:“我听说位面开拓时,这个位面的所有人都会视我们为敌,是不是这样?”

    流砂又点了点头,说:“而且大规模的位面穿梭,比如说我们这样的队伍,一定会引起本位面掌握了位面规则的强者注意。如果这个位面的力量界限真如你所说,那就是次级位面内少数具备传奇力量的位面,那么我们的处境可就很不妙了。你准备怎样做?”

    准备怎么做?

    李察暗自苦笑,再怎样挣扎,等位面真正的强者抵达,他们这一队人也就没有丝毫机会了吧?

    这个时候,不光是流砂,两个食人魔,刚德,水花,精灵吟游诗人,都在望着李察,等待着他作出决定。

    李察蓦然惊省,再一次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才是这支队伍的领袖,哪怕不是因为力量的压制,有灵魂契约和魔法奴役契约的存在,也让他天然就成为了中心。原本以他手中这样一支力量,又有熟悉位面的先遣队员接应,打开局面不是问题。然而现在,到了高端的次级位面,首先需要考虑的却是如何存活下去。

    李察看向流砂,问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我们有没有办法回去?”

    “有三个方法。一,占领整个位面,那时就有足够多的资源,我就能够建立一座可以探索外部位面坐标的时光之塔。二,运气够好,找到一处永恒与时光之龙被遗忘的神殿。在重新启用神殿后,我们就能献祭祈求神恩,打开重归诺兰德的位面通道。最后,则是凑巧也有一队来自诺兰德的开拓者抵达这个位面,然后被我们捉住,这样就能得到回去的座标了。”流砂淡淡地说,作为永恒龙殿的神官,她显然对位面比李察要熟悉得多。

    李察再环视一周,忽然提高声音,说:“我很想有足够的幸运,能够找到一座永恒龙殿,然后可以逃回诺兰德去。但是,即使找到了龙殿,我们现在又哪来的祭品?够资格敬献给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祭品,获取的难度难道会比在这里打下一片天地更小吗?把我们送到这里来的祭品,可是一颗大恶魔的头颅!而且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作为一个阿克蒙德,我可不想就这么灰溜溜地逃回去!所以,我愿意选择第一个方法,事实上,这也是我们惟一的选择!”

    李察的声音越来越是响亮,而阿克蒙德这个词似乎有种魔力,当它被说出来时,所有的人都有些振奋,不再是心神不定的模样。而李察自己则忽然发现,当恶狠狠地吐出阿克蒙德这几个音节的时候,身心深处的血脉也在悸动、在雀跃,在渴望着血与火交织的日子。最先振奋起来的,反而是自己。

    这时刚德忽然大声吼道:“嗨!头儿,战斗时你那一刀非常帅!可是说到战前动员,我觉得你要是再喝上几口酒的话,就会更有气势的!”

    李察愕然,看着刚德,半天才说:“你不紧张?”

    刚德耸耸肩,说:“原本的确有些害怕的,不过想想死亡训练营里的环境可比现在危险多了,那时候每个看到的活物说不定都会要你的命。既然连水花那小妞都不怕,我又怕什么?”

    水花怀抱着长刀,斜靠在墙壁上,眼睛半开半闭,好象要睡着的样子,根本没去理会刚德的挑衅。她一身白衣,又赤着双足,在哪里都显得很醒目。不过看她的样子,对于当前环境如何根本就不在意。

    李察又望向两个食人魔,三分熟抓了抓自己的脑袋,翁声翁气的说:“我只怕没有好吃的东西!”

    提拉米苏扬起硕大的拳头,在三分熟的后脑上重重砸了一拳,大叫:“你总是知道吃!如果这个位面也有食人魔那就完美了!打下他们的部落后,最漂亮的十个母食人魔都是我的!你从第十一个开始挑!”

    三分熟猛然跳了起来,咆哮道:“不可能!最多让你先挑一个!”

    “我是魔法师!”

    “魔法师也不行!”

    放下瞬间吵成一团,并且开始互揪领口的两个食人魔,李察又看向奥拉尔。精灵吟游诗人此时俊美的脸上仍然是一片惨白,也不知道是受伤后流血过多没恢复过来,还是心中害怕的缘故。见李察的目光望来,他勉强笑了笑,却没有说什么。

    奥拉尔犹豫了好一会儿,看着流砂,终于鼓起勇气,说:“如果美丽的流砂小姐能够给我个鼓励,比如说一个香甜的吻,那么我就会有无穷的勇气!”

    流砂淡淡地笑,说:“你调戏永恒龙殿的神官,就不怕生命缩短吗?”

    奥拉尔一怔,果然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又开始寻找新的勇气来源,这次则是对着水花说:“那么美丽的水花小姐如果可以给我点奖励,我的勇气也会足以征服整个位面!”

    水花忽然睫毛翕动两下,张开一只眼睛,瞄了精灵诗人一眼,淡淡地说:“好,等环境合适的时候。”

    奥拉尔脸上猛然胀起一层潮红,他激动地对着天穹张开双臂,象要拥抱什么,然后转向李察单膝跪下,大声说:“主人!您收获了一个最勇敢的战士!”

    李察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他和水花之间有灵魂契约,也可以隐约感知到少女的想法。而水花似乎也没有任何要瞒他的意思,把现在心中所想一股脑儿地推送来过来。那可都是些切切割割的画面。不过如果对眼前这个浪漫的游吟诗人据实相告,似乎也不太妥当。

    李察这才感觉到,原来要带好一个队伍是如此不易。真不知道歌顿是如何把十三位构装骑士弄到一起去的。从莫德雷德直到丽娜,可都是个性十足,而且每一个好惹的,都不是善茬。

    而这时,刚德则用大手托着下巴,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奥拉尔。他很想大笑,因为忽然觉得这样看人原来很有成就感。

    “那个男爵的军队或许会很快出现。”流砂提醒李察。

    李察深吸了一口气,说:“一个男爵还能对付。我想接下来,是尽快研究种子的时间了。”他们带过来的资源就这点,唯一尚未动用的,就是那枚青灰色的蛋。

    “种子……”流砂的身体似乎轻轻颤抖了一下。当李察奇怪地望过去时,只看到她微低着头的淡漠表情,又好像没有任何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