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 种子 上

    所有的人都知道刚才那场堪堪脱险的战斗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的战争将无穷无尽。在一个未开拓的位面,入侵者就是所有原住民的敌人。所以在初步弄清了当前险恶处境后,所有人都如插足了魔力晶体的炼金傀儡,分头忙碌起来。

    流砂开始在前进基地里到处进行检查,时光灯塔是魔法建筑,附着了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无上神力,虽然在位面上可以看到塔的全貌,其实它有一部分处于时空间隙中,永恒的时光火焰在那里指引着穿梭位面的旅人。现在虽然火焰熄灭了,但是塔身的魔法阵还在,也就是说仍然连接着时空间隙,就要小心哪里出现空间裂缝,把整个前进基地撕裂或者吞噬。

    此外,时光乱流的冲刷痕迹还散落在各个角落里,紊乱的时光之力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致命的。不过流砂作为神眷者,却可以吸取这些时光之力,以补充消耗的法力,甚至可以使法力上限有缓慢的增长。

    她默默心算了下,如果将整个前进基地的时光之力全部清理干净,就会跃升到九级神眷者。虽然还不能施放五级神术,但是可以施放的神术总量又会有所增加。这也勉强算是因祸得福。

    步战骑士们则将流砂处理过的散乱武器铠甲收拾起来,这些都是十分有用的物资。有些精品武器甚至比他们带过来的还要好。因为这次跨越位面,他们有不少法职者,李察又是构装师,所以带了大量魔法材料,消耗掉许多能量,相对来说武器和装备就少了。

    他们一边收拾,一边在基地旁边选了一块地方,埋葬了战死的同僚。,如果将来还能够有回家的一天,那么可以带上同袍的骨灰,否则今天为同僚下葬的人也将长眠于同一天穹下。

    而敌人的尸体也需要掩埋或是焚烧处理,也算是诺兰德的骑士准则之一,对死去的敌人应当给予尊重,任由魔兽残害曝尸是有损荣誉的。敌人遗留的装备、铠甲和随身财物则是战利品,也需要清点收缴。

    水花和刚德去探索周围的地势环境,而奥拉尔本想跟着水花一起去,不知为何转念之间又留了下来。这让刚德在离开前,很是惋惜地看了他几眼。

    当然精灵诗人留下来并不是无事可作,李察随即就指派他去审讯活着的俘虏,以得到更多情报。因为高约爵士只是一个前哨,他身后至少还有一个男爵,男爵身后又有什么?

    两头食人魔跑到基地外随便找了个地方就躺倒开始睡觉。天然强悍的生命力,让吃饱睡足就成了食人魔很好的恢复手段。比如说差点要了奥拉尔小命的两箭,落在食人魔身上就是只需要两三天就能消失的小伤。他们并不仅仅是在睡觉,被德鲁依养大的两位美食家对于自然环境有着过人的敏锐感觉,一旦有陌生人接近,他们就会立刻警觉,比步战骑士的放哨还要有效得多。

    临近黄昏时,流砂已经粗略检查过了基地,很幸运没有发现任何时空裂缝,只要清理干净时光之力,基地就可以再度投入使用。而基地内囤积的粮食、兵器和钢箭等物资,则解决了李察的燃眉之急。这是足可以武装起上百名战士的物资。

    李察看到基地里一切都井然有序,便独自离开,找了一块空地,准备试验种子。这里地势略高,距离前进基地不远,正在视线范围内,一旦有事,可以快速召唤帮助。

    此刻‘种子’就捧在李察的手中,深青色蛋壳不断颤动着,似乎里面正有一个小生命要破壳而出。李察觉得‘种子’象是一种特殊的生命形态,,里面生命的气息正变得越来越浓郁和活跃,似乎穿越位面的过程让它吸取到了更多的力量。而当它和自己身体越靠近,里面生命脉动得就越是强烈。

    在这枚没有多大的青色蛋壳内,隐藏着恐怖的战争兵器?有机质的兵器?是指某种魔兽,还是其它的什么?能够让梵琳大神官透露一点点信息就损耗了大量神眷的东西,至少应该比低等龙族强得多吧。

    青色蛋壳如同坚不可摧的堡垒,里面的生命明显开始凿击蛋壳,却始终没有进展。而李察捧着种子,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他试着送入魔力,然而一点反应都没有。但当他把一缕精神力探入种子,试图感知一下里面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突然间精神力如开闸的洪水疯狂灌入种子内!

    李察头痛得几乎要裂开,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也被用力地撕扯了一下,好在他意志坚韧,这才没有昏过去。但是精神力却被源源不绝的吸取着,根本无法断流。

    李察很清楚如果不能切断被吸取的精神力,最终后果将是把自己的灵魂都抽离吸走!

    然而吸力是如此巨大,无论他如何努力,都阻止不了种子,而且剧烈的发自灵魂的痛苦让他所有的神经都麻痹了,全身动弹不得,甚至连呐喊一声或者把种子丢下都做不到!

    李察的精神力虽然比同级法师要强,却不是无穷无尽的,转眼间就被种子吸食一空,然后庞大的吸引力就牵动着他的灵魂向蛋壳内飘去。此时,李察的意识之海中几点魔法符号蓦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那是灵魂契约和魔法奴役契约的印记!瞬间爆发的强大契约力量牢牢抓住了李察飘动的灵魂,和种子那边传过来的吸引力猛然硬拼了一记!

    卡嚓一声,李察感觉到意识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他的灵魂在两种极端强大力量的撕扯下破裂出一个小小的残片,立刻被种子的引力吸了进去。

    李察眼前一黑,麻痹的神经似乎突然得到活力,整个人仰天倒下。

    而同一时刻,正在一棵棵树木间腾跃的水花忽然一头栽到地上,失去了意识。

    另一个方向上,跑动中的刚德猛然抱住了自己的头,一声痛苦的嘶吼,意识变得一团紊乱,不辨方向合身撞上一棵大树。喀嚓一声,这棵十几厘米粗的大树竟被刚德拦腰撞断。

    基地外的两个食人魔从香甜的梦乡里惊醒,同时弹了起来,纷纷抓住自己的头哀嚎起来。而基地中正审讯到关键时刻的精灵诗人则喷出一口鲜血,直接晕厥过去。

    失去意识的时间没有多久,李察就又被针刺一样的痛楚弄醒。他勉强抬起头,看到种子贴着自己的脸颊,就落在眼前,清晰无比的视野里一片晶莹的青色,光滑温润,丝毫看不到一般生物卵都有的毛细孔。

    而此时从种子内居然传出了一个若有若无的意识,这是直接在李察心底响起的微弱声音:“血……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