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 种子 下

    在吸取了李察一小块灵魂残片后,种子内的生命幼体竟然和李察建立起了灵魂上的联系,就如水花那样。而仍然没有破壳的它却已在向李察呼唤鲜血。

    它的呼唤声非常微弱,似乎下一刻就会彻底消失,但是对鲜血的渴求却异常清晰。李察怔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忽然感觉脸上一片温热,伸手抹了一把,才发现掌心里全是鲜血。而此时李察才感觉到嘴里也全是血腥味,应该是刚才抵御灵魂撕裂痛楚时,内脏受到震动所致。至于脸上的血,则是从鼻中和眼角流出来的。

    “血……”种子还在呼唤着。那不是任何一种已知的语言,更确切一点,那是一种意识的波动,强烈地冲击着李察的灵魂,映射出了这个含义。

    李察索性把手上的血抹到种子的青色蛋壳上。诡异的是,那莹润没有丝毫孔缝的蛋壳忽然好像生出许多间隙,瞬间把所有的鲜血都吞得干干净净。在李察的意识中,则感觉到种子内的生命开始飞速生长、不断变化着,生命气息越来越强大,到后来甚至强大得让李察都有些战栗!

    种子并没有再要求鲜血,它需要的只是李察的那一滴血就象火种,这滴鲜血彻底点燃了它的生命。

    卡察一声轻响,蛋壳表面出现了一道可见的裂缝,随后裂缝越来越多,当一截乌黑锋利的刀锋猛然伸出时,也就意味着种子已然出芽。

    刀锋周边的蛋壳开始龟裂破碎,然后是整片整片脱落,一个深黑色如虫子般的奇异生物从里面爬了出来。它有着六只节足,异常大的腹部,靠近头部的部位则有两片锋利的刀锋。整个形状甚至有点滑稽,就像一只圆滚滚的球上插了几把刀片。

    破壳而出后,它立刻扑到破碎的蛋壳上咀嚼起来,转眼之间蛋壳就被它吃得干干净净,连一点残片都没有剩下,干净得不像是被吃进去,而象是整个地面都被吸了一遍似的。而但凡它经过的地方,李察滴落的血迹也都随之消失,不知是被它用什么方式给吸收了。

    它用力撑起身体,忽然全身开始快速抖动,一会儿功夫,身体表面的粘液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吸进体内,原本软质的甲壳逐渐变硬,开始闪耀出一层晶莹的光泽,在这个过程中,身体也有显著的膨胀。打扫完地上的蛋壳残片后,它小小的上半身奋力抬起,头上六对复眼望着李察,复杂的口器开始快速翕动。

    李察的意识之海中则悉悉索索地响起大量快速、嘈杂、不明含义的音节,如此反复几次,才形成了一个清晰而又怪异的声音。这是新生小生命的声音,它刚才是在寻找和李察交流的方式,而现在终于找到了,居然是诺兰德通用语,而不再是剧烈的灵魂的冲击映射。

    “需要……高能……食物。”它的表达似乎很困难。

    “你是种子?”李察试探着问。

    “种子……是……我们旅行……休眠形态。”还是不能成句,跳出一个一个单词。

    “你们?你们是谁?”李察问。

    这一次它传递过来的又是一阵嘈杂不清的噪音,好不容易才重新清晰:“我们……我……不清楚。我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我的记忆只到……觉醒的时候。前面,前面都是空白……我……是母巢,我的存在是为了毁灭敌人。”

    “那么你的敌人是谁?”李察警惕起来。小生命刚出生就散发出另他都有些战栗的气息,它的敌人肯定更加不好对付。

    “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主人。”这一次它的回答极为流畅清晰。

    “你叫我主人?”

    “是的,你激活了我,只有我预定的……主人才能够激活我。我会服从……命令。”

    李察蹲了下来,看着这只如奇异昆虫一样的生命,沉吟了一下,问:“母巢,你的食物都是什么?”

    “血,肉…一切生命……能量晶体……”它艰难地回答着,但是目前的语言能力显然难以把所有的内容都列举出来,于是它换了种方式:“我目前处于幼生第一阶段,可以……自己觅食。我还需要学习主人的语言,这需要一天的时间。”

    李察有些无语,即使在通晓语言魔法的帮助下,大魔导师们想要彻底掌握一种语言也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如果只是粗浅听得懂说得明白,也需要三天左右。而这个刚出生的小东西居然只需要一天时间!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基地内还有一些食物储备。你刚刚出生,在外面会遇到危险。”李察说。

    “不,我感觉得到,这里……没有我的天敌。”

    于是在李察面前,它张开背部的甲壳,露出小小翅翼,用力扇动,嗡嗡声中,它的身体笔直地升起来,到和李察视线平齐,然后笨拙而缓慢地向森林深处飞去。

    李察忽然一怔,精确的天赋让他发现,这只新生的母巢居然比刚出生时大了近一半。体型的增长刚好是它所吞下蛋壳的体积。如此接近无损的食物吸收方式,似乎有些恐怖了。

    对于新生的小小母巢,李察潜意识里总有些说不出的畏惧。这是一种他全然没有听说过的生物,没有在任何魔法典藉中记载过。它现在的外形很像一直甲壳昆虫,那种平滑莹润的光泽其实很是漂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总给人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寒意。

    在李察的记忆里,很多生物的形态都要比母巢诡异得多,比如说诺兰德地下世界的吸灵妖,蛛化精灵,海洋深处的罗托族等。但是这些种族外形再怎么狰狞可怖,能力再如何奇诡而有破坏性,总是能找到许多资料记载的。已知的强大并不可怕,只有未知才令人畏惧。

    通过灵魂上的联系,李察能够大致知道种子的位置,就和水花一样。而从灵魂链接中,他也能触摸到母巢的意志。那是一片冰冷而死寂的世界,没有任何情感波动。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令人颤栗的是它单纯得没有任何杂质的意识,那就是进食,现在它的全部意识里只有这一个词。进食,以快速完成幼生阶段,然后成长。

    至于母巢的功能,李察得到这样一段信息,等完成幼生阶段后,自然就会展示出来。

    这时流砂跑了过来,还带着两名步战骑士。远远看到李察无事,她才松了口气,试探着问:“怎么了,不要紧吧?”

    李察心神不宁地说:“我刚才成功激发了种子,然后得到一只母巢,现在它已经自己去觅食了。关于母巢,你知道什么吗?”

    李察详细地描述了母巢的形态,流砂却表示从没有看到过甚至是听说过类似的生物。不过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恩赐中出现用途不明的东西已不是第一次了,传奇物品谱系也是这么一点点丰富起来的。既然母巢与李察建立了灵魂联系,又服从命令,从魔法契约角度来说,就没什么好担心的,特别是神赐的契约生物,更不会有例外。